14
十月

《雙子任務:疊影危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複製人的身分認同危機 曉龍

複製人的題材不算新鮮,以此為主題的美日電影多不勝數,要在此題材內創新猷並不簡單。今趟導演李安再次以此題材創作一齣描寫未來世界的電影,《雙子任務:疊影危機》內亨利·布羅根(韋史.密夫飾)是一位出色的遠程殺手,能在很遠的距離內殺掉目標,但他打算退休,這使江湖內失去傑出的人才,幸好克萊頓·「克萊」·瓦里斯(克萊夫·歐文飾)早有預備,已「製造」與年輕的他甚為相似的複製人,他自己打「自己」,陷入嚴重的身分認同危機。從社會學角度分析,每個人都是獨特的(Every individual is unique),但偏偏瓦里斯為了延續其殺手企業而不尊重他,讓他的另一位「自己」視他為需要摧毀的目標,這不單令他尷尬,還在其對打過程中不知所措,每次攻擊複製人時,彷彿打了自己「一巴掌」;每次需要把複製人「置於死地」時,彷彿正在進行毫不留情的「自我摧毀」。本來導演大可在他的內心世界描寫上大造文章,但偏偏為了顧及全片動作鏡頭帶來的刺激感和娛樂性,犧牲了其對他的心理狀態細膩的描繪,過度著重暴力畫面的美感,罔顧他的身分認同危機衍生的劇情張力的營構,這算是全片顧此失彼所造成的重大缺失。

此外,李安一向擅長拍攝文戲,《推手》、《囍宴》、《飲食男女》等片皆以細膩描繪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見稱,其人文精神皆為觀眾津津樂道。可惜《雙》未能發揮導演的長處,欲深入滲透布羅根的內心感受時卻「欲言又止」,渺渺幾句對白實在難以反映他的身分認同危機,在他面對複製人之際,與其依靠他無奈的眼神和無言的狀態「折射」其不知所措的心境,不如多用幾句對白說出自己忐忑不安的內心感受。可能韋史.密夫只是一位動作片明星,不擅長演文戲,故導演對其心理狀態著墨不多,實在情有可原;不過,導演刻意安排他與複製人對打,構建了此特殊畫面,卻不深入地描寫他的內心世界,明顯有捉到鹿而不懂脫角之嫌。因此,導演除了在此片內嘗試呈現嶄新的3D視覺效果外,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劇本的細緻琢磨,導致他的身分認同危機出現之前欠缺仔細的鋪排,當他感到無奈而對自我價值作出質疑時,其低迷狀態缺乏足夠的鋪墊,引致其不安的眼神和愁苦的臉容嚴重欠缺說服力,遑論能有觸動人心的果效。

由此可見,李安本來可能想透過《雙》探討人類的生存及身分認同問題,但礙於在拍攝過程中須顧及全片的娛樂性和商業性,並受到男主角韋史.密夫本身的特質所限,只好避重就輕地帶過上述問題,安分守己地拍攝其具有突出視覺效果的動作片。畢竟導演不是拍攝動作場面的高手,如今觀眾雖然可享受凌厲動作鏡頭帶來的快感,但卻欠卻連續性技擊所帶來的刺激感和震撼力;可能李安始終是一位文人,擅長表現動作場面的藝術美,卻忽略了不同技擊動作的層次感和多元性。即使《雙》算不上「金玉其外」,仍然弱於表現動作場面內生命哲學的涵蘊,當布羅根自己打自己時,欠缺了生命及身分元素的投放,只淪為美輪美奐卻欠缺「靈魂」與「真心」的動作鏡頭。坦白說,片中所謂的美感其實只是不堪細看的「花瓶」,與融入生命哲學的經典動作場面相距甚遠。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十月 14th, 2019 at 20:51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