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六月

《以恩寵之名》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良好見證的重要性 曉龍

一直以來,天主教神父性侵案不算罕見,每幾年便有一宗突發而驚為天人的案件出現,初時忠心和虔誠的信徒覺得這只是謠言,但隨著相關而越來越多的證據「浮出水面」,當事人不得不承認自己曾做了錯事,並向受害者認罪。很多時候,案件發生後至其水落石出之日相距十多二十年,因為身為兒童的受害者礙於自身家庭的宗教背景和當時的社會風氣,大多都三緘其口,徹底隱瞞其被性侵一事,這導致表面上好好先生的神父得以在犯罪後「逃之夭夭」。要拿出勇氣來說出事實真相確實不容易,《以恩寵之名》說出了受害者在濃烈的宗教氛圍下承受的沉重心理壓力,以為這些創傷會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消逝,殊不知創傷只會「歷久常新」,至青少年甚至成人階段仍然深深地刻印在心底裡,久久不能忘記。已長大成人的受害者,在同病相憐的伙伴陪同下,終鼓起勇氣揭發當年神父性侵自己的殘酷事實,這使不同媒體譁然,亦讓宗教狂熱分子大感失望沮喪。《以》雖然不是一齣紀錄片,但創作人以平實的手法進行創作,對媒體內類似的事件偶有所指,可引起關注此類事件的觀眾深入的反思。

此外,《以》的導演法蘭索瓦奧桑一向以奇詭怪異的獨特創作風格見稱,今趟因應嚴肅的題材而大大收斂其走偏鋒的個性,以平實的攝影和順敘、倒敘與插敘的流暢剪接訴說一個具強烈新聞性和真實感的故事。此片證明導演創作的靈活性很高,懂得因應故事內容和情節特質調較自己的風格,亦懂得調控演員的表演,過往在他的作者電影內演員浮誇外露的演出在此片中不再出現,不論受害者、他們的家人還是神父,都以含蓄內斂的演出表現角色的個性、心理掙扎及其面對困境時的即時反應。例如:大部分被性侵的受害者皆怕事,對自己的經歷羞於啟齒,不願意多說童年時的不愉快經歷,這群演員說出當年真相時吞吞吐吐,忽爾連續地說話,忽爾不自然地停頓,以含蓄的演出表現沉鬱隱藏的心理掙扎,他們說出真相能使罪犯被繩之於法,但卻令自己的私隱公諸於世;不說出真相卻令自己的創傷埋藏於心底內而久久不能釋懷,罪犯能繼續以好好先生的正面形象「包裝」可能已呈現病態的猥褻兒童心理。因此,導演擅於調教演員的演出,讓他們的表演配合影片的風格,不會為了突顯創作者的個人風格而對影片故事特質置諸不理,此靈活有度的創作技巧,證明導演有足夠能力駕馭不同類型和風格的電影創作。

另一方面,從影像「返回」現實,不論任何宗教,當神職人員犯法時,雖然他們可能已認罪悔改,但他們的偏差行為無可避免地對此宗教的固有形象造成或多或少的傷害。例如:《以》內神父的性侵事件陸續被揭發後,不少從小至大的忠心信徒開始離棄天主教,認為他們只是「人面獸心」的敗類,繼而不再參與任何聖堂/教會聚會。由此可見,作為宗教的事奉人員,必須謹言慎行,嚴以律己,在日常生活中做出良好的見證;否則,他們的壞榜樣不單使自己蒙羞,亦會對整個宗教造成嚴重的傷害,因為非信徒的不知情者會誤以為每位神父都是性侵兒童的罪犯,對此宗教嗤之以鼻,其原有的形象便會被毀於一旦,後果不堪設想。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六月 8th, 2019 at 08:38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