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三月

《小飛象》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母子情深 曉龍

一直以來,迪士尼都會藉著老少咸宜的電影故事宣揚傳統的社會價值,今趟在《小飛象》內亦不例外。片中的Dumbo從出生開始本就有一雙大耳朵,外表與正常的小象有很大的差異,無可避免地被取笑為「異類」,本來備受鄙視排斥,甚至可能因其缺乏「利用價值」而被馬戲班賣掉,殊不知牠能象所不能,懂得在上空飛翔,卻在偶然的機會下,成為馬戲班的「賣點」。初期牠進行公開表演時落力演出,在休息時與母親一起享受天倫之樂,但其後牠母親因其年紀較老,不能進行高難度演出而被送往另一表演場地,牠們骨肉分離,使牠垂頭喪氣,亦在公開表演時不願意飛翔。這段情節表明家庭對牠的重要性,可能此片的觀眾對象是一家大小,家庭在片中有其不可或缺的角色,牠只是嬰孩,喜歡經常與母親共處,此乃象之常情,當牠失去母親,就像失去了一切,故牠與母親分離後情緒低落,「茶飯不思」,時常掛念母親,渴望有機會看見母親,這實屬合情合理。很多時候,成年人只從馬戲團的利益出發,用盡各種方法強迫牠再次飛翔,反而孩童願意了解牠的心理狀態,知道讓牠重見母親是治癒牠的「心病」的唯一辦法。

《小》的保育意識強烈,創作人認為動物在馬戲團內為人類服務,卻深受虐待。在全片的前中段內,觀眾會多次看見不同種類的動物濃妝豔抹,為了討好遊客而需要以不同的打扮示人,罔顧了牠們嚮往樸素生活,融入大自然的天性,只不斷把牠們的表演「商品化」,亦忽視了牠們在表演期間的安全問題。片中牠們在演出時需要滅火,這種表演類似人類的特技表演,有一定的危險性,本來有一定的安全措施,但為了提高其演出的驚險性,當女藝人與Dumbo進行凌空表演時,工作人員竟然沒有開啟龐大的保護網,一旦她與牠不幸墮地,輕則殘廢,重則死亡。由此可見,強迫動物進行馬戲團表演其實是一種虐待,因為牠們被剝奪了基本的自由,亦違反了牠們的本性。倘若遊客真的喜歡看動物,大可到森林世界隨意觀賞,這最低限度可給予牠們足夠的活動空間,讓牠們健康快樂地成長。片末Dumbo終返回母親身旁,與其他大象一起活在大自然世界內,這明顯是動物的安樂窩,亦是保育者對牠們的權益獲得實踐的終極寄望。

《小》由鬼才導演添布頓執導,抹去了過往黑色的作者風格,專心致志地製作一齣合家歡的兒童電影,片中的畫面色彩豐富,觀眾彷彿在一剎那間進入童話世界,享受童真帶來的歡愉和快慰。添氏著意在片中設計不少唯美的鏡頭,大型娛樂馬戲團Dreamland色彩斑斕的摩登設計,光色亮麗,活像現今連鎖式的大型百貨公司,以雄厚的資本壟斷全國的娛樂事業,與設計簡陋、色彩暗啞的小型馬戲團有天淵之別。導演以眾多具有強烈對比的鏡頭顯明社會上大集團生產者淘汰小本經營者的苦況,不論成年人還是小孩,都容易被美輪美奐的裝修設計「欺騙」,撇棄小型而投向大型娛樂馬戲團,故最後大型馬戲團的表演場地被火燒毀,可能是大淘汰小的不公平現象引致的「天怒人怨」的結果,亦可能是讓Dumbo與牠的母親得以重返大自然的「最佳辦法」。因此,觀眾如不介意部分畫面因應劇情需要而進行的「刻意設計」,《小》對普羅大眾,特別是保育者,都算是賞心悅目的家庭電影。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三月 30th, 2019 at 11:51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