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一月

《家和萬事驚》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香港人的悲/喜? 曉龍

無可否認,其他地區的居民對香港人的日常生活有兩種極端的看法,第一種人認為香港人十分幸福,身處繁榮富裕的大都市內,交通四通八達,周邊環境舒適安逸;第二種人認為香港人十分悲慘,樓價長期高踞世界之首,需要買樓組織家庭,實在談何容易!2010年上映而由彭浩翔執導的《維多利亞壹號》已先說明香港高樓價帶來的禍害,甚至引致兇殺案的出現;2017年上映而由黃進執導的《一念無明》亦講述香港高樓價引致基層市民被迫住在狹小的劏房內,間接導致男主角患上精神病;2019年上映而由邱禮濤執導的《家和萬事驚》同樣談及香港高樓價使盧偉文(吳鎮宇飾)一家「透不過氣」,因為他拿了收入的一大部分供樓,父親(張達明飾)亦用清所有積蓄繳付樓價的首期,這導致他們需要節儉度日,妻子(袁詠儀飾)不能在假期內與朋友到海外旅遊,兒子(吳肇軒飾)不可購買最新型號的手機,女兒(蔡頌思飾)不可與同學到貴價餐廳吃飯,他們節省了大量金錢,只過著高樓價造成的艱苦生活。這證明香港人表面上衣著光鮮,生活安逸;實際上卻承受著高樓價所造成的巨大生活壓力,他們脾氣暴躁,精神恍惚,可能是大都市問題所造成的失常「常態」。

《家》內每次盧偉文一家家人產生衝突時,他們站近窗前看著些微的海景,全家人的心情在一剎那間平復,彼此的衝突更迎刃而解,似乎這一點點海景是化解衝突的竅門。不過,當那一點點海景被對面大廈天台的巨型廣告牌擋住後,他們彷彿遇上世界末日,彼此發生衝突後欠缺舒緩喘息的空間,這導致衝突無日無之,他們變得越來越暴躁,情緒精神失常的情況越趨普遍,海景被擋住三個月後,他們一家人彼此之間的關係已日漸惡劣,倘若盧氏再等下去,問題將一發不可收拾。故全片用了不少篇幅講述盧氏如何尋求政府部門協助,但不同部門的職員都說這不是自己的責任,他耗盡時間和精力,仍然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最後不得不想辦法剷除廣告牌主人王小財(古天樂飾),可能這是合法途徑以外的唯一有效的辦法,亦是「斬草除根」的不二法門。由此可見,很多時候,香港人並非不想用合法手段解決所有問題,但當運用合法途徑而處處碰壁,耐性越來越有限,心情越來越焦急,時間越來越緊迫時,「斬草除根」已是唯一可在非常時期內運用的非常方法。

綜觀全片,盧偉文一家內每位家人似乎都患上躁狂症,可能因為《家》改編自張達明親自創作的舞台劇《亞DUM一家看海的日子》,舞台上誇張外露的演繹方法原封不動地應用在此片內,雖然有表演過度(overacting)之嫌,但可能這正是導演追求的「戲劇效果」。其實全片有明顯的定位不清問題,說其屬於社會諷刺電影,會嫌其諷刺的廣度和深度皆不足,只反映樓價高企的現實,並未詳述此現實帶來的連鎖問題,遑論會深入探討香港人普遍因此問題而須承受的心理壓力;說其屬於爆笑瘋狂喜劇,會嫌其不夠天馬行空,社會現實感過重,且演員肢體語言衍生的幽默感不足,這導致全片帶來的笑料質素有待改善。倘若創作人想得仔細深入一點,不只把焦點集中在海景問題,多「挖掘」盧家內不同年齡和處境的家人自身面對的問題,多思考和鋪排這些問題衍生的笑料,相信全片的整體效果會更佳。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一月 27th, 2019 at 16:06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