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一月

《異能仨》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請注意「我」的存在 曉龍

不少人不甘於平凡,希望能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從非凡智商至思裂人格再至不死身,《異能仨》內「玻璃先生」(森姆積遜飾)、凱文(占士麥艾禾飾)及大衛杜恩(布斯韋利士飾)擁有異能,但偏偏不被所謂「平凡正常」的社會接納,為了阻止「玻璃先生」破壞社會秩序、大衛杜恩執行私刑及凱文拐帶禁錮年青女子,他們皆被視為精神異常人士,被囚禁在精神病院內,政府以為這樣做便一了百了,並圓滿地解決所有問題,殊不知那些精神病院的「門」容易被「穿越」,這些「超級英雄」離開精神病院後需要再次被世人認同,攝影機拍攝的鏡頭內他們盡情發揮自己的異能,或許他們最渴望的心靈良藥,並非心理醫生給予的精神治療,亦非自己認同自己的才能,而是世人對他們的認可和接納。片中不乏大衛杜恩與凱文大打出手的畫面,表面上,他們一正一邪,「貓捉老鼠」,十分合理;實際上,他們殊途同歸,同樣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而進行大鬥法,在大衛杜恩心底內,警惡懲奸是一種手段,把自己伸張正義的慾望付諸實踐才是最終目的,在凱文心底內,禁錮別人是一種手段,把自己認為「不清潔」的人滅絕的慾望付諸實踐才是最終目的。故這些「超級英雄」似乎正在「粉碎」社會規範和制度,但其實他們只需要世人給予的一點點認同,他們已能心滿意足地離開世界。

此外,《異能仨》的英文片名是 “Glass”,恰巧與「玻璃先生」的英文名相似,其實片中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是「玻璃先生」,他憑著非凡的智慧,暗中操控凱文與大衛杜恩,讓他們在公眾場合施展異能,使世人知道政府對他們只採取禁制策略,除此以外,別無他法。全片末段展示不同的公眾場所播放他們「大顯身手」的片段,正告訴世人他們「真的存在」,不論政府如何遮掩他們,怎樣隱藏他們的行為,他們仍然是「有血有肉」的人,需要被尊重,需要被接納。因此,雖然這群「超級英雄」終有一天會消失,但他們在影像世界內獲得「保存」,或許漫畫裡的人物顯得虛假,其展露的異能誇張而難以置信,但當他們真的把這些異能實踐在現實世界內,世人便不可不相信其確實的存在,不可不深信其帶來的真情實感。由此可見,導演禮切沙也馬蘭在《異能仨》裡作出一個從《不死劫》和《思.裂》內獲得的簡單總結,就是:需要有廣闊的心胸,包容生心理異於常人的異能人。

從小至大,我們從不同的新聞媒體內都會獲得不少有特異功能的人的相關資訊,會驚訝於他們的特殊才能,亦好奇於他們的精神狀態。《異能仨》正好告訴我們:不要視這些異能人為奇人異士而「避之則吉」,反而應該嘗試與他們接觸,學習如何與他們溝通相處,並了解其成長和家庭背景怎樣使他們的心理失衡。這就像片中曾在《思》內僥倖獲凱文釋放的年青女子,她在《異》內再次出現,不似精神病院的職員整天想著如何安全地囚禁他在精神病院內,反而嘗試了解他,讓其「野獸」的傷害性人格不會再次出現,不會再次破壞社會秩序,做回正常人;她特地到漫畫店內搜尋一些與「野獸」行為相似的漫畫角色,嘗試了解他,探討他的成長背景與思裂人格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或者,有精神病的人最需要的,便是其他人認識他們時付出的愛心和關懷。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一月 19th, 2019 at 20:56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