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十一月

《SUNNY陽光姊妹淘》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友情與真情 曉龍

近年來,關於集體回憶的電影多不勝數,《SUNNY陽光姊妹淘》不算特別,以六位好「姊妹」的成長經歷述說九十年代日本的流行文化,算是老調重彈,當時的少女化妝和服裝似曾相識,其組成樂隊跳舞的舞姿亦不算突出,惟她們的青春和活力容易勾起於不同年代成長的成年人的共同回憶,即使自己與她們沒有共同的經歷,仍然會懷緬舊日的一點一滴,不論這些回憶美好還是悲傷,都會覺其值得珍惜,因為成長本就是喜與哀、怒與樂的混雜,喜樂固然值得回味,而哀怒亦同樣值得記念。例如:片中組成SUNNY的六名女子高中生常常聚在一起,經常集體逛街,共同跳舞,形影不離,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但她們畢業後各散東西,失去了聯絡,彼此的感情轉淡,當其中一位成員芹香身患重病時,在另一成員奈美四出搜尋下,終使其他成員歸隊,重拾舊日的種種回憶。筆者相信不少觀眾在中學時代與好友在一起,畢業後各有各忙,沒有再相約見面,這是十分自然的正常人經歷,但當有突發事情發生時,昔日的好友會再次相聚,聊起往事,百般滋味在心頭,過去的畫面一一「重現眼前」。參加喪禮是重見好友的黃金機會,此言應用在《SUNNY》內,不單十分貼切,亦能一針見血地點出全片的重點。

全片多次呈現九十年代日本高中生的生活軼事,即使成長於不同年代的觀眾沒有共鳴,都會愛上六位好「姊妹」之間的真情,因為大家都曾經享受青春,曾經在年青時代無憂無慮地過活,羨慕那種「青春不知愁滋味」的不羈和放任。當她們人到中年時,各自有不同的財政和家庭負擔,不能再像年青時期那樣輕鬆自在,自然會懷緬當年難得的天真和自由,那種未經世俗「洗禮」的笨傻和耿直,與成年後「飽歷風霜」的世故和圓滑,形成強烈的對比。當我們出外工作後,雖然事業有成,獲得大量財富,但仍然活得不自在,因為我們為了在工作場所內討上司/同事的歡心,迫不得已地戴著一個自己不喜歡的「面具」,以虛假的臉龐與別人交往,已經忘卻了真真正正的自己;當我們走進「時光隧道」,重返年青時代,便能在過往的生活片段內重拾真我,了解自己,讓真我得以重返「個人的舞台」上。因此,《SUNNY》不單為觀眾提供了一個懷舊的黃金機會,還讓我們重新擁抱久違了的真我,了解做回自己帶來的無限歡愉和快慰,使我們享受真正的「自由」所帶來的無拘無束的感覺。

從來青春電影都有一定的市場,因為其表露的活力和真情令觀眾感動,《SUNNY》內真摯動人的情感來得自然,沒有刻意浮誇,沒有故意催淚,只有一份窩心的暖意,傳送著一種莫名的感動。或許這就是電影的魅力,只靠一百多個畫面,數十段生活化的情節,便能牽引著觀眾的心靈。畢竟人非草木,只需具備一種常人共有的愛和同情,便能了解片中六位好「姊妹」在中學時代不捨不離的「親密」關係;只需具有一種常人共有的友情,便能體會她們相距多年依然渴望重聚的心意和盼望。諺語有云︰「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她們有五位知己,當芹香渴望在去世前與知己重聚,正正因為她不想在死前留下遺憾,希望在生命終結前留下美好燦爛的回憶。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十一月 18th, 2018 at 16:28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