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七月

《逆流大叔》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中年男人的悲哀? 曉龍

人到中年,高不成低不就,的確會為這群男士帶來煩惱;年青時代的幹勁在時代洪流的衝擊下已蕩然無存,中年男人對未來充滿疑惑,在希望繼續向前衝的同一時間內,想起日漸「衰殘」的軀體,不禁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使個人事業更上一層樓?自己能否像年輕人一樣,具有豐富的創意和不朽的魄力?事實上,隨著醫學的進步,香港男性的平均年齡已超過八十歲,當他們活至四十歲時,很大可能只度過了人生一半的「旅程」,倘若身體健康,應能在餘下的數十年內繼續發揮自己的所長,並在社會內繼續發光發熱,到了四十歲已輕言放棄,實在「言之尚早」。《逆流大叔》內阿龍(吳鎮宇飾)、淑儀(潘燦良飾)、泰哥(黃德斌飾)分別面對愛情、事業和家庭等各方面的難題,要解決這些問題,實在談何容易!編導運用寫實性的筆觸描述這群中年男人如何在低谷內「反彈」,雖然有悲痛哭泣怒罵的時刻,但仍然有努力發奮而永不放棄的精神,這就像龍舟競賽一樣,不論遇上任何困難,都必須勇往直前,沒有後退的空間,遑論會有放棄的機會。片中的龍舟其實象徵著各位大叔的人生,不論身邊出現任何「狂風巨浪」,路仍然要走下去,人生依舊要繼續向前。

近年來,不少香港人都被視為自我中心的一群,所謂「各家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香港人自私自利,只顧自己的事的心態已「世界馳名」,數十年前獅子山下式的同舟共濟精神似乎已一去不返。今趟《逆》以龍舟展現香港人久違了的團結精神,即使一起扒龍舟的團隊成員互不相識,甚至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仍然要通力合作,跟隨鼓聲的節奏,不斷向前扒,以到達終點為最後的目標。這種守望相助的傳統香港人精神可在龍舟運動中體現出來,編導以扒龍舟為全片故事情節的主線,應看中了這種運動的特殊性,縱使其他運動同樣講求團隊合作,這種運動的特別之處在於其無需像籃球足球排球比賽中隊員之間進行緊密的合作和「技術性」的分工,團隊成員在扒龍舟時只需有基本的默契,往同一方向跟隨同一節奏向前扒,便可順利完成比賽,其「技術性」的要求明顯比不上其他體育項目,故這種運動隨時歡迎平平無奇的「普通人」參與。因此,扒龍舟正好用來象徵「普通人」平凡的人生旅程,沒有「珠光寶氣」,沒有「錦衣華服」,只有同舟共濟、勇往直前的團隊精神;扒龍舟的「平民化」特質正好與片中三位大叔較平凡的「土味」一脈相承。

由此可見,《逆》是否只表達了中年男人悲哀的一面?實際上,所謂「前面是絕路,希望在轉角」,阿龍、淑儀和泰哥三人都分別在全片中後段內找到「出路」,他們的悲哀只停留在想不通想不開的「一剎那」內,當他們了解自己發奮向上後雖不能稱得上事業有成,但最低限度能對得住自己時,自然自覺今生無悔,畢竟自己的人生由自己擁有,當威廉(胡子彤飾)被龍舟團隊內中年男性的遭遇和命運「啟發」後,終察覺自己不可再浪費時間,應趁著年青有為之時追尋自己的理想。故片中的中年男人的人生不算悲哀,最少能給予年輕隊員「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的珍貴啟示,叮囑他必須在年青時盡情發揮所長;否則,便會「反水不收,後悔不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七月 31st, 2018 at 15:35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