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七月

《職業特工隊:叛逆之謎》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特工的「夢魘」 曉龍

《職業特工隊》系列到了第六集,如觀眾要求全片再為他們帶來驚天動地的創意性劇情和視覺刺激,對創作團隊來說,實在有些困難,畢竟背叛的主題,「上天下海」的動作場面,千鈞一髮的驚險鏡頭,在此系列內已屢見不鮮,那些大玩視覺效果和高科技的畫面,無論如何創新重構,都一定會有其與之前當中任何一集的重複之處,故第六集最多只能成為此系列的另一變奏。幸好《叛逆之謎》的創作團隊懂得在全片主題上「左兜右轉」,使忠心與背叛在片中獲得嶄新的詮釋,讓信任再一次成為全片的劇情重點。當身為觀眾的我們以為眼前所見的眾多角色都是忠心耿耿的美國特工,殊不知部分竟是間諜,暗中與美國政府對抗,早已走進極端恐怖主義者的「巢穴」,認為推倒面前的一切後,才可重新建立一個和平的新世界;否則,整個世界只會越來越混亂,最終走向滅亡。

不少荷里活動作片描寫的恐怖分子流於表面膚淺,但《叛》在動作鏡頭以外的有限空間內嘗試建立這恐怖分子的立體形象,他不是窮凶極惡的大壞蛋,亦不是變態殘忍的暴力主義者,而是思想較偏激的理想主義者,以及勇於把烏托邦式的「夢想」付諸實踐的未來學信徒。因此,全片沒有一個百分百的壞人,因為壞人有好的另一面,他欲破壞世界,不為私慾,不為個人利益,只為建立另一個更好的未來,並為地球的下一代謀福。傳統動作片正邪二分法的舊有原則被粉碎,在特工圈子內既正亦邪的矛盾和尷尬成為全片戲劇衝突的源頭,雖然《叛》的創作人為了顧及情節向前行進的急速節奏,放棄了深化這種衝突的機會,但總算為同一類型的電影開創了另一劇情發展的新路向。《職》系列一向只賣弄動作鏡頭而得過且過地處理劇情發展,《叛》算是盡力地補救了此弊病,最低限度多角度地描寫了恐怖分子多元複雜的思維,讓觀眾得知他們欲摧毀世界的主要動機。此外,片中伊頓亨特(湯告魯斯飾)忠於美國政府,遵從上級的命令,亦百分百信任其與自己出生入死的同伴,但彼此可能有不同的理念,對現今世界和人類未來都有相異的看法,故在執行任務時「大義滅親」實在在所難免,幸好他在此片內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有內心感受,亦有情緒變化,更有仁慈之心,與傳統荷里活動作片內活像「機械人」而不苟言笑和無畏無懼的英雄大相逕庭。

由此可見,《叛》的成功之處,在於其對片中骨幹人物有情有義的描寫。觀眾能投入其中,不單源於欣賞伊頓亨特單人匹馬跳降傘和追趕跑跳碰的高難度動作場面而大感「錯愕」,還源於他是一個顧及妻子和家人安危的好男人。當他在夢境中了解妻子需要為他的特殊工作以致承受著自身生命岌岌可危的沉重代價後,他突然大嚇一驚地睡醒,從夢境「返回」現實,這證明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自己最關心的事情,除了如何執行任務拯救世人外,還有怎樣保護他最愛的身邊人;他窩心的暖男形象應能不限年齡地迷倒不少女性觀眾,因為這是她們的理想對象的必要條件,亦是英雄共通的性格特質。很明顯,《職》系列的創作人在討好觀眾方面下了不少功夫,可能這就是其在全球票房內取得空前成功的不二法門,亦是其在坊間贏盡口碑的商業伎倆。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七月 27th, 2018 at 18:21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