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七月

《超人特工隊2》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對超級英雄的愛與恨 曉龍

倘若在現實社會內真的出現超級英雄,你會有甚麼反應?慶幸他們能救人救世還是埋怨他們把事情弄得越亂越糟?恭賀他們擊敗惡勢力還是貶抑他們做事多此一舉?讚賞他們維持社會秩序還是引起邪惡軸心空群而出破壞社會秩序?《超人特工隊2》內超能先生和彈弓女俠與其他超級英雄一樣,面對十分尷尬的處境,要麼保護了市民的生命和財產卻犧牲了法治精神,要麼遵守法治而犧牲了市民的安全和社會的穩定,初時為了避免警方面對兩難局面(因超級英雄的不法行為而逮捕他們,但卻使普羅大眾為他們伸張正義的行為卻無辜被捕而感到失望;不逮捕他們卻於理不合,亦違反了法治的原則),故他們只好隱姓埋名,收藏異能,做回不折不扣的普通人。彈弓女俠曾認為超能先生與自己都應該「收山」,因為他們「好心做壞事」,以為救了人會獲得嘉許,反而被警方責怪,由於自己的「無知」和「魯莽」,竟把原來簡單的事情弄得更複雜更麻煩。因此,片初警方以至社會大眾對超級英雄恨多於愛,埋怨多於讚賞,實屬人之常情。

不過,如果情況一變,超級英雄合法化成為事實,超能先生與彈弓女俠便能名正言順地出動,並心安理得地為警方撲滅罪行,不單使他們在普羅大眾心底裡的形象獲得改善,還可讓「英雄有用武之地」,超能先生亦無需「安分守己」地重操故業,埋沒自己的才能,只成為一個平平無奇的保險經紀。片中的商家要求彈弓女俠成為超級英雄界的人氣KOL,爭取超級英雄合法化,從謀利的角度看,對商人和超級英雄皆百利而無一害,不單提升了前者獲取大量利潤的可能性,還增加了後者發展事業的機會。超能先生多次披露自己救人救世的宏願,享受成為受景仰的超級英雄帶來的滿足感和光榮感,對從事其他行業的萬般抗拒,正好反映他是一個有理想亦有正義感的大好人,而他在太太彈弓女俠出外工作期間,留在家中擔當「家庭主夫」,正好讓他體會「做人阿媽甚艱難」的道理,過往他以為自己出外打拼才是超級英雄應當完成的工作,殊不知現在他初嘗照顧兒女的艱辛後,才了解家庭主婦雖然長時間留在家內,但可能需完成比出外打拼更重要的「任務」,並成為更刻苦耐勞的另類「超級英雄」。因此,本片雖然是一齣動畫電影,但創作人憑著其對現實社會的指涉,除了使觀眾嘻哈大笑外,還可引起他們對假設性的超級英雄和真實性的「家庭主夫」現象進行更仔細更深入的思考。

作為一齣合家歡的動畫電影,《超2》內小麗生活裡關於男女關係的青春期困擾,小衝的小朋友世界裡毫無機心的活潑和天真,加上BB積積的嬰兒期裡不知天高地厚的貪玩和搗蛋,皆使大部分擁有完整家庭的觀眾產生共鳴。除了畫工了得,彼思動畫的創作人擅長於製造多姿多采的幻想世界,但又不會過於「離地」,在虛幻空間內加入一些具高度現實感的社會和家庭現象,讓觀眾欣賞其天馬行空的創意之餘,亦在片中找到自己的「角色」,並享受虛與實交替互接所帶來的新鮮感,繼而「縮短」了自己與此片故事情節之間的「距離」,更可發揮個人的聯想力,想像超級英雄在現實社會中出現可能帶來的影響,以及其衍生的問題;或者,對超級英雄的愛與恨,正由此而生。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七月 19th, 2018 at 16:12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