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六月

《小偷家族》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渴望擁有自己的家 曉龍

不論中國人或日本人,都渴望擁有自己的家,《小偷家族》內不同成員亦不例外。片中窮爸爸 (Lily Franky飾)與太太信代 (安藤櫻飾)不能生育,但希望有自己的兒女,遂相繼收留了兒子 (城檜吏飾)和女兒(佐佐木光結飾),並與婆婆(樹木希林飾)共住。表面上,片中各人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但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比真正的家人還要好,正如窮爸爸在沙灘上說出的其中一句話:我們的關係比真實的家庭更加密切,這正好說明擬親屬關係有時候比真正的血緣關係更加具有不可取締的存在價值,亦表明人際關係的好與壞未必會與血緣產生直接的關聯。故《小》容易令觀眾感動,在於其重拾家的重要性,使這個傳統家庭觀念已差不多徹底崩壞的新時代裡,觀眾仍然懂得愛惜自己的家人,依舊珍惜自己與家人共聚的時刻,繼續重視自己與家人相處的愉悅日子。因此,片中各家族成員「拉雜成軍」地建立一個家,即使這個家不道德不合法,部分家人心底裡貪圖小便宜,部分甚至各懷鬼胎,他們彼此之間的互動,依然充滿著相濡以沫的深刻情懷,相對於現實世界的冷酷無情,觀眾對他們之間隨著時間累積而衍生的深厚情感定必萬分羨慕。

顧名思義,《小偷家族》的片名明確表示片中的家人靠偷竊為業,窮爸爸教兒女在小店內偷東西,本來很不道德;但導演運用了靜態的場面調度,從第三者的角度展示他們身為社會中的最底層掙扎求存的殘酷「事實」,蘊藏披露社會醜態之意,使原有偷竊的不道德行為值得同情,他們的悲慘遭遇亦值得憐憫。片中的家庭成員不會因金錢的壓力而經常自怨自艾,反而依靠偷竊艱苦謀生,更不申報親人離世,以繼續騙取政府養老金,其行事為人不受道德束縛,安於現狀,自得其樂。當然全片不可能宣揚錯誤的道德價值而教壞觀眾,至全片的中後段,窮爸爸與太太被控告拐帶兒童,她最後被判坐牢,這是合乎常理的結局,亦有教化世人的功效。但導演偏偏有情有義,依靠對窮爸爸的內心世界深情描寫的鏡頭,使他與太太和兒女分開而依依不捨的感覺具有更強的感染力,亦令他即使不能成為兒女真實的終生爸爸,仍然能成為他倆心底裡有愛有關懷的臨時爸爸。因此,《小》雖然有道德正確的劇情安排,但卻沒有進行道德方面的強烈批判,反而對社會上的最底層充滿著人文式的關懷和厚愛。作為具有豐富人文色彩的本土導演,是枝裕和算是交足功課。

《小》把焦點集中於人與人之間的小情小趣,沒有豪華的大家族風貌,亦沒有複雜的人脈規模,只有樸素的小家庭特色,以及簡單的人際關係。導演是枝裕和把觀眾帶回原始電影以人為本的敘事空間,嘗試改變主流商業片觀眾只著重視聽享受的慣性期望,並以簡潔的故事「喚醒」他們,讓他們重新以故事內容為觀影的焦點。在美國以至日本漫畫化電影大行其道的今天,導演依然具勇氣地透過《小》提醒觀眾,讓他們重新重視自己原原本本的家,相對片中「東拼西湊」、由雜牌軍組成的一個「虛擬」的家,他們的原生家庭顯得更完整、更可愛,亦更珍貴。由此可見,在當今「娛樂就是一切」的大環境裡,別具文化意義的《小》的出現,仿如俗世中的一股清泉,具有難得一見的存在價值。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六月 30th, 2018 at 17:16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