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六月

《危牆殺戮》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危與機的「困獸鬥」 曉龍

如果觀眾看過荷里活常見的戰爭片,便會發現:導演經常以炸得亂七八糟的震撼場面緊扣觀眾對畫面的專注力,透過緊張得喘不過氣的正反對立鏡頭牽動他們緊張焦急的情緒,依賴不同角色之間的恩怨情仇引起他們對人際交往情節的投入感。《危牆殺戮》的導演德格里文與別不同,且藝高人膽大,以靜寂之際「暴風雨」快將來臨的畫面代替戰爭的震撼場面,以正反對立的對話代替其具有相似戲劇作用的鏡頭,以兩人各為其主的低調對立代替高調的恩怨情仇。片中艾錫中士(艾倫莊遜飾)在伊拉克戰爭中,於對講機內得知敵方一名狙擊手想射殺他,他與狙擊手之間只有一道爛牆的距離,這使他迫不得已地與狙擊手玩一個猜猜尋尋的「遊戲」,初時他以為狙擊手不清楚他的行蹤,但其後從狙擊手的說話內容得知他的行蹤已被一清二楚地披露,這使他陷入隨時被射殺的困局;不過,狙擊手射殺的目標其實不止於他,還有他的其他美軍同僚,故狙擊手刻意留住他的性命,企圖以他為餌,以實現一箭雙鵰的終極目標。很明顯,他與狙擊手之間的「困獸鬥」是全片的一大亮點。

在廣闊無疆的戰場內,伊拉克裡四處都是沙,《危》內白濛濛的荒野呈黃色,容易使觀眾悶得發慌,幸好此片的編劇擅長撰寫精警到位的對白,且背後的寓意深刻,讓觀眾把注意力集中在艾錫中士與狙擊手之間的對白內,其具有鬥智鬥力的遊戲感,並與美國跟伊拉克之間的國際形勢有密切的關連,如觀眾對全球性的國際政治有濃厚的興趣,此片定必不容錯過。此外,假如觀眾能把自己代入艾錫中士在片中的處境,便會發覺敵方在暗,自己在明,在戰爭中自己極容易被暗算,故可以想像一下自己如何在危機之下「苟且偷生」。倘若自己與狙擊手硬碰硬,除了使自己早赴黃泉外,亦容易連累自己的其他美軍同僚,死傷不計其數,後果不堪設想;相反,倘若自己對狙擊手以軟碰硬,自己便會在敵人面前顯得膽怯懦弱,不單使自己丟臉,還會令整隊美軍顏面無存。因此,如果自己是艾錫中士,應如何在不失體面的情況下與狙擊手討價還價?應怎樣在危與機兼備的形勢下與狙擊手鬥智鬥力?無可否認,自己觀賞此片,彷彿參與一次冒險式的鐵人耐力賽,要麼擊敗對手,大功告成,要麼被對手牽制,功敗垂成。如能成功地把自己代入其中,原來的悶意自然一掃而空。

另一方面,《危》內艾錫中士與狙擊手之間的對白蘊藏深刻的意義。艾錫中士以美軍成員的身分參與伊拉克戰爭,由於從小已接受美國的愛國教育,故對國家有濃厚的感情,參軍是為了報答國家對自己多年來的培育,至於為何美國需要參與這場戰爭?這是美國總統與幕僚作出的決定,自己只負責執行命令,視打仗為效忠國家的英勇行為。相反,片中的伊拉克狙擊手本來只是一位平民,質疑美國參與伊拉克戰爭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認為艾錫中士拼盡全力打仗只源於他身為軍人的愚忠,他根本不清楚亦不了解美國插手伊拉克戰爭的意義,很明顯,這位狙擊手對他的「無知」嗤之以鼻。由此可見,《危》超越一般戰爭片賣弄視聽效果的層次,嘗試從軍事延伸至政治,為觀眾提供畫面以外不一樣的國際視野,並擴闊他們的思考空間。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六月 5th, 2018 at 17:23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