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五月

《幸福路上》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真正的幸福是甚麼? 曉龍

小時候,父母總「給予」子女各種自願/非自願的期望,不論子女喜歡與否,他們大多會盲目地跟從,到了青春期,開始有反叛的心態,刻意背向著這些期望,喜歡按己意而行,但進入成人階段後,終了解父母的苦心,回憶起自己的成長歷程,總是點點滋味在心頭。童年時期,我們很多時候會像《幸福路上》的小琪,以為實現了自己的夢想便會獲得真正的幸福;青年時期,我們會與她一樣,歇盡全力追尋自己的理想,以為能擁抱理想便是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成年時期,我們不少已有自己的兒女,尋根探源,與她相似,懂得珍惜自己與家人共處的時間,已是最大的幸福。因此,片中典型的她跟我們一樣,幸福在不同的成長階段內會有相異的定義,當我們問自己「何謂幸福?」時,隨著年齡的增長,經歷的積累,心境的變化,自然而然地會有不同的答案。雖然《幸》是一齣台灣電影,但她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寫照,即使我們與她身處在世界的不同地域內,仍然會有相似的成長經歷,這是《幸》能觸動人心,且使我們產生共鳴的源頭。

《幸》的小琪以為自己離開了台灣遠走美國,就會獲得真正的幸福,殊不知婚姻道路不順遂,與丈夫不咬弦,引致她決意離開美國,再次返回家鄉,即台灣新北市幸福路。我們很多時候會像她一樣,走了不少自以為幸福的冤枉路,在「左兜右轉」後,始發覺真正的幸福本就在自己身邊,只是自己不曾發覺且不懂得珍惜而已。看畢全片,筆者發覺台灣的年青人與亞洲的其他地區一樣,有強烈的崇洋傾向,以為西方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我們只需「逃離」自己身處的國度而遠走西方,一切都會變得美好。事實上,不論台灣還是中國內地,英語補習的生意皆大行其道,此源於中國人都以為「外國的月亮特別圓」,離開現時不堪的處境,理想的實現將指日可待。因此,《幸》以她為例,指出中國人的愚昧,當以為自己原來的家「殘破落後」時,便想找另一更舒適的環境,建立另一更安穩的家,怎料異族異國婚姻卻出現了種種始料不及的問題,這個新的家明顯不比舊的好。故我們主觀地確認的物質層面的幸福,可能比不上自己原來已擁有的精神層面的幸福;我們花了大量時間和精力追尋的幸福,可能及不上與生俱來而「獲賦予」的幸福。

《幸》內已成年的小琪經常質問自己:「長大了,我有成為理想中的大人嗎?」當我們處於童年階段,常認為自己如果成為大人,一定會追尋夢想,不會整天營營役役,把謀生放在首位,然後已把夢想完完全全拋諸腦後。她本來對社會充滿期盼,在讀書時期有願景有堅持,但大學畢業出來工作後,仍然為了謀生而犧牲了自己的夢想;她本來對人生充滿希望,在讀書時期有盼望有執著,但捲進社會洪流後,仍然為五斗米折腰,改變了自己而作出不少妥協。由此可見,我們保留童心,珍惜原原本本的自己,對理想中的自我形象的強烈渴求,使我們仍可「堅守」自己生存的價值,雖然我們會忍受、會妥協,但那個純淨的真我依舊伴隨自己的一生,不曾作出翻天覆地的改變。這就像片中的她,時代轉變,環境劇變,但自己對原生家庭的家人的一份真情真意卻始終未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五月 29th, 2018 at 19:56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