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四月

《黃金花》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在絕望中尋找出路的可貴 曉龍

照顧一個自閉症和中度智障的兒子(凌文龍飾)達二十年,使《黃金花》內作為母親的黃金花(毛舜筠飾)身心俱疲,曾擔憂自己「兩腳一伸」(意指去世)後,兒子乏人照顧,會變得無依無靠;即使她依然健在,卻背負此重擔,丈夫(呂良偉飾)雖然已努力分擔,但仍然有灰心懈怠的時候,加上她對自身生活和命運諸多埋怨,他與她的婚姻關係出現危機實屬必然。故片中丹鳳眼(冼色麗飾)介入其婚姻關係而成為第三者,絕非偶然,因為他與她其實難以承受長期養育此兒子的沉重壓力,在透不過氣時,她可找自己的師奶好友傾訴,或者一起玩樂,以暫時性地忘憂,並舒緩壓力;但他的好友不多,面對此具「缺陷」的家庭時,除了逃避,根本別無他法,而丹鳳眼的出現,正好為他提供建立另一個家以「逃避」原有家庭的黃金機會。因此,他尋找第三者的越軌行為,不像那些富豪「包二奶」那樣惹人討厭,反而他的遭遇和命運反映香港政府對弱勢社群的支援嚴重不足,引致他的精神和心理健康因自身家庭而受損,遂希望建立另一較「正常」的家庭,從他的處境感同身受地分析,他的選擇實屬人之常情。

在全片中後段內,黃金花經常想著她的丈夫如何被丹鳳眼「搶走」,以致自己失去他的經濟支援,需要經營雪糕車以自力更生,在他離開她以後,她在腦海內經常出現幻覺,想像自己會殺死丹鳳眼,以報仇雪恨;幸好她在欲實踐復仇大計之時,懸崖勒馬,顧及兒子雖然智障,但並非沒有感覺,為了避免嚴重影響兒子的情緒,她只好放下仇恨,想辦法使他回心轉意,讓他主動回到她的身邊,以使整個家庭得以重新開始。這段情節說明在絕望中尋找出路的可貴,別具社會意義。身為香港人,每天可從本地新聞片段內得悉有「缺陷」的家庭很多時候都會用極端的方法逃避/解決問題,自殺/他殺的悲慘結果對於這些處於困境卻又屬於基層的家庭而言,確實十分常見。因此,《黃》作為一齣慘情勵志片,正好鼓勵一些曾經/現在有類似經歷的觀眾,在遇上困境時,不要老是「鑽牛角尖」,悲觀地想著自己如何與家人「一拍兩散」,反而需要樂觀地在絕望中尋找希望,堅信陰天過後終會出現晴天,這就像《黃》內他主動返回她的身邊,整個家庭恢復正常的結局一樣,證明「喜樂在乎主觀的心,不在乎客觀的事」。所謂「關關難過關關過」,只要對未來懷著盼望,衝破難關以後,終會獲得前所未有的喜樂,這明顯是《黃》的創作人欲帶出的正面訊息。

此外,《黃》內毛舜筠和呂良偉與凌文龍的母子和父子關係獲得不少生活片段的承托,加上三人到位的演繹,使這兩段關係感人至深。例如:片中黃師奶與兒子「親密」的接觸,反映兩人的感情深厚,雖然他只能說單字,但她可以心領神會地了解他的情緒反應,這暗示他與她心靈相通,無需多用言語卻可進行精神上的交流。父親與兒子的相處以室內及戶外活動為主,透過彼此的互動認識和了解對方,從而建立深厚的感情,兩人雖然不多向對方說話,但通過靜態/動態的「接觸」,得以理解對方的所思所想,並進行心靈方面的交通。上述兩段關係較強的感染力,源於三位演員對角色精準的演繹,他們曾經在演出前搜集大量關於自閉症、中度智障及其家庭的相關資料,然後運用這些資料以提升其演出的層次,故全片故事的感染力,需要經過時間和心力的「熬煉」,並非一朝一夕所能煉成。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四月 7th, 2018 at 10:12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