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四月

《挑戰者1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虛擬空間對現實生活的入侵 曉龍

正如《孔夫子與機器人:科技文明中人類的未來》一書所言,「虛擬空間日益入侵我們的生活,這種趨勢不僅不會結束,而且日益突出。」《挑戰者1號》的故事在2045年發生,影片一開始,觀眾已看見家家戶戶的年青人沉醉在虛擬實境內,對James Halliday (馬克懷倫斯飾)創造的宏偉虛擬世界OASIS十分著迷,似乎他們已脫離現實世界,把自己化身為另一個與別不同的身分,我行我素地在另一世界內生活,享受著虛幻帶來的滿足感,在不知不覺間忘記了現實的存在,甚至整天以虛假的身分活在實質上不存在的空間內,就像吃了「迷幻藥」一樣,如癡如醉卻又「渾渾噩噩」地度過每一天。近年來,虛擬實境遊戲大行其道,參與者戴著一副眼鏡,已可讓他進入虛擬世界,香港的i-square商舖曾售賣此類遊戲,參與者在進入遊戲後,彷彿看不見現實世界中在自己身邊出現的人和物,只在遊戲設定的空間內生活,所有曾在現實中出現的煩憂皆一掃而空,這就像片中的遊戲參與者玩遊戲時已進入瘋狂狀態,因為他們在遊戲內沒有束縛,沒有枷鎖,甚至沒有任何限制,現實中曾出現的種種「障礙」皆不存在。故片中OASIS大受普羅大眾歡迎,其「逃離現實」所獲得的自由和快感能給予他們難以言喻的滿足感,這種感覺滿足他們的內心需求,讓他們獲得一剎那的歡愉和舒暢,這明顯是OASIS大受歡迎的主要原因。

別以為《挑》旨在呈現美輪美奐的視覺效果,它在同一時間內亦為觀眾帶來其對高科技的反思,有外在亦有內在美。電玩少年Wade Watts (Tye Sheridan飾)在James Halliday去世後不斷在OASIS內找彩蛋,其目的是為了承繼豐厚的遺產,以助其脫貧,由於Watts在貧困家庭內成長,遂以為金錢就是一切,豐富的物質能滿足他所有需求,殊不知自己在遊戲內遇上Samantha Evelyn Cook(Olivia Cooke飾),初時他愛上她在遊戲內的美少女形象,在遊戲內他們成為匹配的好拍檔,但現實中的她十分自卑,臉上有胎記,與遊戲中的少女美貌相距甚遠,但他毫不介意她真實的外表,在現實中他仍願意愛上她。這種從物質提升至心靈層面的人生追求,使他察覺自己人生的意義不在於在虛擬遊戲內獲取多少次勝利,亦不在於自己是否能獲取彩蛋而成為億萬富豪,而在於自己能否找到真真正正的愛情,以及自己能否在虛擬以外的真實空間內擺脫高科技的限制,自由自在地享受屬於自己的人生。

片中的OASIS本來只是一種遊戲,所有參與者皆屬自願性質,但當他們「沉迷不醒」,就像著了魔一樣,不單嚴重影響其在現實世界中的生活,還使他們在真實空間內負債纍纍,一發不可收拾。片中Samantha Evelyn Cook參與虛擬遊戲的目的,是為了反對此遊戲,並向世人展示此遊戲帶來的禍害。無可否認,OASIS的設計者創作此遊戲,可能只出於一番好意,但不法之徒利用此遊戲謀取暴利,這肯定是他始料不及的後果,甚至在他去世後有大型機構成立,邀請大量電玩玩家集體參與遊戲以獲取彩蛋,這使整個遊戲變成一個徹底的商業活動,已不單純是一種遊戲,而被複雜的人事「轉化」成詐騙、殘暴、虐待並存的大陰謀。姑勿論現在推展至未來時會否真的出現此情況,導演史提芬·史匹堡已在片中作出大家容易忽略的「警世呼籲」:虛擬遊戲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但不要過度沉迷;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片末Watts掌控OASIS後,把此遊戲一星期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時從不中斷的運作模式改為逢星期二、四休息,讓玩家重新把自己的人生焦點放在現實世界內,很明顯,這是創作人作出上述「警世呼籲」的最佳證明。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四月 2nd, 2018 at 11:11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