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三月

《比得兔》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成人與「小孩」的相處之道 曉龍

動物(毛小孩)與人類的相處,喜中有怒,但怒中有樂。說這些「小孩」是人類最佳的朋友,實不為過,皆因牠們為人類帶來歡樂,沒有狡計,沒有詐騙,只有天真,亦有純潔。這就像《比得兔》的比得,牠是一隻頑皮的「小孩」,活潑貪玩,保留小兔的本性,喜歡四處活蹦亂跳,當牠遇上憎恨動物的麥奎格先生(當勞格利遜飾)時,由於他想把牠的一家趕盡殺絕,源於其保護家庭的本性,牠遂向他進行大報復,他與牠的大鬥法,成為全片的劇情重點,亦是喜劇感衍生的最主要源頭。導演韋古克刻意在片中安排兩個極端的角色,碧雅(露絲拜恩飾)對這群「小孩」柔情似水,愛意洋溢,對牠們調皮的行為處處包容,深知過度活躍地四處奔跑是牠們的天性,不單不會覺得厭煩,還認為牠們十分可愛。相反,麥奎格先生認為牠們經常騷擾自己,當牠們肆意把他家中所有東西弄得一塌糊塗時,他大為震怒,並把所有怒氣發洩在牠們身上。當牠們面對「被殲滅」的嚴重危機時,源於其自然的本性,必定會做出強烈的反撲。因此,人類與動物的關係順其自然地成為全片探討的主題。

全片創作人特地把比得塑造成具豐富人性的「小孩」,牠懂得思考,學會分析,亦有其與人類相似的七情六慾。基本上,除了外貌和體型外,牠與真真正正的小孩無異。片中麥奎格先生與牠冤冤相報,這使彼此復仇的行為無日無之,這就像父親教導小孩,只懂不斷打罵來訓斥他,沒有解釋他的越軌行為背後的問題所在,遑論會用打罵以外較溫和的方法來教育他。相反,碧雅視這群「小孩」為自己的朋友,會告訴牠們其調皮行為的不當之處,亦會向牠們展示其行為帶來的嚴重後果,比得在全片後段內對自己的過失萬分懊悔,並改過自新,這證明創作人描繪的牠不是一般的動物,而是有感情有思想的人性化「小孩」。或許創作人想帶出人類與動物的相處之道,就像教導自己家中小孩一樣,有賞有罰,有溝通有交流,打打罵罵已不合時宜,遑論能成功地化解積聚已久的衝突。由此可見,小兔「擬人化」是全片故事開展的起點,創作人從這起點開始不斷發展出多條相關的支線,構成全片完整的故事內容。

此外,動物重視家庭,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小兔亦不例外。片中比得向麥奎格先生進行大報復,源於牠的一家在他的「迫害」下,很大可能無家可歸。受求生本能的驅使,牠對他的反擊,絕非偶然,因為人類用上殘忍逼迫的方法對付牠,這使牠唯有「以暴易暴」,幸好創作人用輕鬆惹笑的手法敘述牠的「反攻」,本來暴力的傷害被淡化,原來殘忍的行為被稀釋,或許這就是兒童電影的一貫手法,至最後在牠眼中是絕頂壞人的麥奎格先生「改邪歸正」,愛屋及烏,把他對碧雅的愛延伸至這群「小孩」,把他對她的情擴展至他與「小孩」的和諧關係上。他不再驅逐「小孩」,牠們亦可繼續活在安舒的家中,享受家庭溫暖。或許《比》作為一齣兒童片,無論在故事發展的過程中如何顯現人性狡猾邪惡的一面,都依舊會在終局內展露人性美麗善良的另一面,讓小孩安心舒暢地離開電影院,亦讓陪伴在側的成人愉悅自在地離場。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三月 28th, 2018 at 13:03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