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三月

《老師 你會不會回來》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教學熱誠的重要性 曉龍

別以為自己是一位香港觀眾,對台灣電影沒有認識,對台灣社會毫不了解,未曾到台灣讀書,甚至未曾經歷地震,看見《老師 你會不會回來》的宣傳片段時,便自然而然地對此片「避之則吉」,不曾注意它,亦不對其相關的真人真事產生興趣,遑論會入場觀賞此片。沒錯,此片是不折不扣的台灣片,講述的是一個地道的台灣故事,但這不代表此片會與香港觀眾相距「十萬八千里」,因為我們其實很容易把自己代入整個故事,如果我們曾經為人師表,一定曾看見片中學生搗亂課堂的頑皮行為;倘若我們曾經是學生,必定會對「突然消失」的學生衍生難以言說的悲痛之情。台灣地震奪走不少無辜的性命,2003年香港的非典型肺炎同樣使不少年輕生命「成為過去」,故片中學生在地震過後重回課室上課時,看見旁邊一張又一張的空椅,其抑鬱愁緒的氣氛籠罩整個課室,他們在地震前天真活潑的個性在「一剎那」間變為沉默無奈,這種劇變背後象徵的命運和際遇的逆轉,使原來討厭頑皮學生的王政忠老師從離開他們的決定轉變為陪伴他們的最終抉擇,歸根究底,他被激勵而衍生的教學熱誠是這種「巨變」出現的最主要源頭。

事實上,初時片中的王政忠老師不喜歡那群貪玩的學生,甚至對他們產生厭惡,此乃人之常情,且留在最貧困的中寮鄉爽文國中內任教,真的對個人事業的發展沒有多大的幫助,希望被調走,到另一間中學內任教,這肯定是正常人的選擇。不過,由於貧窮國中的學生自小欠缺家人的照顧,成年的父母忙於謀生,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照顧他們,這導致他們缺乏別人施予的愛和關懷,當王老師在班內任教他們多個科目時,其見面和相處比與家人共處的時間還要長,這自然使他們視他為親切的「大哥哥」,即使有時候他對他們較虛偽較冷漠,他們仍不以為意,因為他們最需要的是親人的陪伴,但偏偏親人經常不在自己身旁,而他的出現正好填補了這個明顯的「空隙」。因此,當他們得知他需要離開他們接受軍訓時,他們對他有萬般的不捨,甚至他們惦掛他之情遠遠多於他記掛他們之心,這從他經常收到由他們寄出的大量信件,但他依舊不曾回校探望他們的故事情節內,已可清楚了解他們對他在短時間內建立的深厚感情,但他卻不太在意他們的失衡狀態。

作為一位年青人,王政忠老師在未到中寮鄉爽文國中實習前渴望在大城市內成為補習名師,從功利的角度分析,他的決定合情合理,其教學目標只為了使自己盤滿缽滿,擁有豐裕的物質生活,以能招收學生人數的多寡為成功的指標,欠缺真正的教育目標,遑論會有教學熱誠。不過,其後學生對他產生的感情和一場地震帶來的傷害改變了他,讓他了解教學不單為了謀生,還為了育人。十多歲的年青人難以承受失去親人和摯友的打擊,心靈方面承受著極大的傷害,這使他們需要陪伴者和安慰者,老師正好能「扮演」此兩個在他們人生中重要的角色,讓他們隨著時間的消逝戰勝傷痛,在災難過後重新振作,不再垂頭喪氣,不再放棄自己,片名《老師 你會不會回來》正是他們需要他的終極而急切的呼喚,沒有等待的時間,沒有閒懶的空間,只有其對他們深深的愛及言教和身教並重的教學熱誠。正如王老師說的一句話,大意是:我們參加全國音樂比賽,並非為了獲取獎牌,而是為了那些在地震中喪生的家人和同學,可見老師的陪伴能醫治他們難以復原的心靈創傷,並讓他們成功走出地震所造成的情緒困局。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三月 17th, 2018 at 17:36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