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三月

《霓裳魅影》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特立獨行的藝術家 曉龍

從社會學角度分析,社會上每個人都是獨特(unique)的,按道理,每個人都與眾不同,但偏偏人有相似,當大部分人的行為模式都沒有相當大和明顯的差異時,這些人都會被視為「普通人」,而一位具有與俗世有明顯不同風格的藝術家出現時,他便會被視為另類,甚至特立獨行,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倫敦,筆者相信《霓裳魅影》內的服裝設計師雷諾士(丹尼爾戴路易斯飾)是當時「特立」之士的表表者。他不單對衣著服飾講究,還有與眾不同的品味,故由他設計的服裝得以「鶴立雞群」,使名流皇室明星等趨之若鶩,因為他們想依靠服飾突出自己,並表現其崇高的身分及顯赫的地位。基本上,他的姓名已是一種具品味的品牌,源於「名牌效應」,他在女性群體中大受歡迎,但偏偏他持守著不為別人所理解的獨身主義,認為女性能觸動他的創作神經,使他的創作靈感源源不絕,但要與女性建立親密關係,他卻沒有十足的把握,甚至欠缺充足的信心,直至艾瑪(維琪嘉莉絲飾)在他的生命中出現,他的愛情觀才得以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變化。

男主角丹尼爾戴路易斯以演技出眾著稱,曾經演活了《無悔今生》內的作家兼畫家,《黑金風雲》內的礦業大王,以及《林肯》內的美國總統,曾經三度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今趟以《霓》為自己演藝生涯的告別作,仍然絕不欺場,其舉手投足皆表現藝術家的自信和「狂莽」,有類似著名荷里活導演占士金馬倫 “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的氣勢,周邊的女性雖然欣賞他的才華,但始終無法進入他的內心,遑論能與他建立愛情以至婚姻關係。他對角色別具自我風格的外露演繹,成功表現特立獨行的個性,亦與初期他對獨身的堅持互相配合,但當他遇上艾瑪時,他的生命出現了難以抗拒的「轉捩點」,讓他始了解女性對自己的重要性。他認識她之前與之後的變化顯得適可而止,在演繹角色時靈活運用身體語言,別具人性化地表現個性和行為兩方面細微的變化,但這些變化對於他作為特立獨行之士而言,已是前所未有而「翻天覆地」的改變。例如:在她出現之前,他百分百醉心於自己的時裝設計事業,女性只是表現他的創作的「工具」,遑論會在他的生命中佔據一個較重要的位置;在她出現之後,他在醉心事業之餘,多用了別的時間和精力陪伴她,甚至在她不甘寂寞而出外參加舞會時,他會到舞會現場找她。丹尼爾戴路易斯初期以高傲而不可一世的姿態出現,其後從強者變為弱者,轉而「臣服」在她的裙下,他精準地拿捏此一點一滴的變化,以自然而毫不做作的方式表現其轉變。要不是他曾多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評審可能覺得他無需再次以此獎證明自己高超的演技,筆者相信他可憑《霓》再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

由此可見,荷里活內有實力的演員實在不少,丹尼爾戴路易斯作為從上世紀至今世紀的出色演員,能真真正正地憑著出色的演技演繹不同時代的傳奇人物,在具先天的天分之餘,後天的努力都不可或缺,他明顯在演出前用了不少時間和心力研究這些傳奇人物的個性和行為,此肯定與荷里活有「本錢」運用較長時間製作一齣電影有密切的關係。現今港產片內的演員演技常被詬病為浮誇膚淺,這可能與其欠缺足夠時間琢磨演技有關,但願香港電影創作人仿效荷里活,為影片的整體效果著想,免除急功近利帶來的禍害,讓演員在演出前有充足的時間和空間探索角色的人生道路和心路歷程。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三月 10th, 2018 at 15:17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