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三月

《紅雀特工》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間諜的複雜性 曉龍

間諜是電影及電視劇內常見的職業,肩負此職責的人擁有特殊的身分,既是國家特派的專員,負責蒐集他國的情報,冒著被他國政府捉拿、甚至犧牲生命的危險,以完成艱鉅的任務,他/她必定是對自己國家忠心耿耿之士。不過,他/她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無時無刻地受他國的引誘,以金錢利益/個人前途為誘餌,驅使他/她變節,轉而為他國政府服務。因此,任何一國派出間諜的一剎那,對他/她既信任又懷疑,值得信任之處在於這位間諜是本國的公民,曾經接受多年的愛國教育,對自己所屬的國家應有濃厚的感情,且在專業受訓的過程中已學會服從的重要性,故理應不容易被引誘,遑論會出賣國家。值得懷疑之處在於人心詭詐,這位間諜亦不例外,倘若他/她被迫接受特工的培訓,被迫成為間諜,在萬般不願意的情況下,他/她會對自己的國家從愛變恨,因為自己並非源於愛國而自願成為間諜,反而在不利的客觀形勢驅使下,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為了自身家庭著想,並滿足自己謀生的需要,只好「下海」成為特工,故他/她為了他國給予的金錢利益而變節,並非不可能。根據《紅雀特工》的故事內容,女主角多明妮加(珍妮花羅倫絲飾)明顯屬於後者。

《紅》與《職業特工隊》及《占士邦》系列不同,不會描寫英雌如何「上山下海」的過人之處,亦不會講述她如何救世的偉大事業,反而敘述她的辛酸史,怎樣忍辱負重地過活,如何埋沒尊嚴地謀生,以及在艱苦的情況下被嚴刑迫供,終於饒富智慧地略耍手段,諉過於人,奸險地使自己一身清白,並「守得雲開見月明」。自古以來,美人難過愛情關,《紅》的多明妮加亦不例外,她在執行任務期間竟愛上美國中情局的特務尼特(祖爾艾哲頓飾),這迫使她在愛情與個人安全之間難以作出精明的抉擇,究竟她腦海裡的感性曾否淹沒理性,令她作出不理智而危險的抉擇?或者她依舊以個人安危為最優先的考慮,不惜犧牲一段大好愛情而獲得續命的機會?《紅》的創作人構思的懸念,多源自她在「苟延殘喘」下如何思索下一步的決定,以扭轉自己被懷疑是變節者的不堪命運,亦源自週遭環境和人事的變化怎樣使她的命運逆轉,繼而無需再次在屈辱之中艱苦求存。因此,她的個人命運的變化,其影響命運走向的因素,是全片最具觀賞價值之處。

《紅》改編自賈森·馬修斯創作的同名小說,而小說以部分真人真事為依據,這使全片的故事內容不算天馬行空,即使部分情節偶有誇張失實之處,但最低限度此片講述的部分特工經歷有根有據。例如:片中多明妮加身為雙重間諜卻不被俄羅斯政府發覺,反而獲得政府給予的崇高榮譽,雖然她隱瞞個人身分的技藝高超,其說謊而不被發現的能力強勁,但她總不可能那麼輕易地「瞞天過海」,最後成功恢復「潔白之身」。很明顯,全片的不合情理之處不少,幸好她在前段內接受特工培訓及在中段內飽受迫供的情節有足夠的事實根據,以致影片仍具一定的實感,亦可加深觀眾對間諜的認識和了解;否則,全片只像一大堆隨意捏造的片段的馬虎湊合,沒有值得討論的空間,遑論會有其指涉現實的影響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三月 5th, 2018 at 20:55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