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二月

《捉妖記2》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突顯家庭幸福的重要性 曉龍

作為一齣農曆新年電影,《捉妖記2》刻意突顯家庭幸福的重要性。片中胡巴欲尋回牠的父親天蔭(井柏然飾),有《漫漫回家路》的影子,牠遍尋不獲的失落感,在其略顯憂鬱憔悴的樣貌裡表露無遺;且天蔭在牠離開自己後經常惦掛著牠,在神情和行為兩方面略顯滿懷心事、鬱鬱寡歡。其實導演許誠毅身為荷里活動畫電影《史力加》的創作人,在製作《捉2》時面對一個十分尷尬的處境,一方面欲描寫角色掛念家人的內心世界,希望突出親情的重要性,為觀眾帶來溫情洋溢的感覺;另一方面又需兼顧此片是一齣喜劇,過於突顯角色的憂鬱愁緒,便會破壞全片營造的歡樂氣氛。故《捉2》的創作人對角色心態和情緒的低沉式描寫皆點到即止,即使胡巴掛念天蔭,天蔭掛念胡巴,他們的愁緒只維持了一段不太長的時間,大多只以舊日他們一起相處時歡樂惹笑的片段交代,其淡化鬱悶情緒的傾向顯而易見。或者創作人把《捉2》定位為兒童片,過於渲染負面情緒,定必「傷害」兒童觀眾的心靈,使他們變得悲觀消極。

《捉2》內賭徒屠四谷(梁朝偉飾)一向獨來獨往,四海為家,沒有家的觀念,遑論會有掛念家人之情。初時他視金錢為生命中的一切,當他得悉獲取胡巴能得到大量金錢後,想盡辦法把牠留在自己的身邊,待適當時機變賣牠以獲取高額懸紅,這種功利的想法顯得非人性化。但畢竟人非草木,不論他如何酷愛金錢,在與牠相處的過程中,都會被其可愛的外表和較萌的動態吸引,所謂「日久生情」,原本視牠為「商品」,後來竟視牠為「夥伴」,甚至必不可少的「家人」,這種變化突顯了人類對家的渴求。即使片中的他是對別人不屑一顧的獨行俠,仍然渴望自己會有同行的「家人」,依舊希望獲得別人的關懷,或者期望別人能獲得自己給予的關懷。很明顯,家庭幸福在片中胡巴和天蔭的心底裡有不可取締的重要性,而對於他,在形單隻影、落寞孤單的一剎那,都會希望牠伴在身邊,以削減這種不容易消失的孤獨感覺。由此可見,人類是與生俱來的群體動物,片中的他亦不例外,在獨來獨往之際,仍然會在心底裡渴望擁有一個家,追求家帶來的溫暖和關愛。

至於片中的小嵐(白百何飾),表面上硬朗剛強,是武俠世界中的女中豪傑,但實際上柔情似水,她對胡巴的愛仿如母親對兒子的情,故片中曾出現舊日她與牠難捨難離的閃回(Flashback)鏡頭,正表明她理性上認同人與妖難以共同生活的實際情況,感性上卻渴望自己能與牠「一家團聚」。因此,《捉2》的創作人承接上集的風格,繼續在人與妖難共存的矛盾點兜兜轉轉,藉著「被迫分離」的殘酷事實說明家庭幸福非必然的道理。片末天蔭、小嵐夫婦與胡巴樂聚天倫,不再理會俗世內人與妖的分野,亦不再在意俗世人對他們人妖一家的奇異目光,享受自己的家庭生活,這或許是兒童電影中最理想化的畫面;不過,亞洲區的兒童在長大後耳聞目睹的社會上光怪陸離現象,可能會使他們變得憂鬱消極,如在童年階段看《捉2》,在銀幕內脫離現實世界,「嚐嚐」家庭幸福的可貴,滿足他們追求家庭溫暖的渴求,這未嘗不是一件農曆新年期間的賞心樂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二月 22nd, 2018 at 12:26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