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十二月

《大娛樂家》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天生我才必有用 曉龍

別以為「天生我才必有用」是一句老掉大牙的說話,直至今時今日,我們仍舊會在不知不覺間貶視一些與自己不同的人。這些人與生俱來的特質與所謂的「正常人」有很大的差異,他們當中有一些特別高、特別矮、特別肥或者身上有特殊的圖案,家人覺得他們怪異,把他們「隱藏」,怕他們外出見人會被取笑,被傷害,甚至會被羞辱。這使他們從小至大自覺「低人一等」,被迫活在社會中的邊緣地帶;雖然《大娛樂家》內巴納姆(曉治積曼飾)不是像他們一樣的「怪人」,但他同樣是社會上被排斥被壓抑的弱勢社群。他愛上了富家女(米雪威廉絲飾),卻因自己的地位不及她,以致她的父母極度反對這段愛情,使兩人的感情差點無疾而終。他突然被公司裁員後,不曾放棄自己,反而積極向上,刻意拉攏他們,進行前所未有的馬戲表演,為觀眾帶來新鮮感,提供娛樂,這亦同時使他與他們獲得發揮個人才能的機會,不是「廢柴」,不是「垃圾」,而是以高難度動作贏盡觀眾掌聲的表演者,是堅持到底和不屈不撓的成功人士。

說《大》勵志,在於此片以真人真事為藍本,片中巴納姆大起大跌的人生,如這些經歷放在另一人身上,很大可能使那人意志消沉,甚至一沉不起,但他偏偏「越跌越強」,在最低沉之時東山再起,確實需要與眾不同的恆心和毅力。初時他想以怪異博物館招徠客人,但客人只覺其古怪,卻嫌棄那些展品只是毫無生氣的死物,缺乏吸引力,他沒有因此而放棄,反而繼續發揮他「能人所不能」的冒險精神,把死沉沉的博物館「轉化」為活生生的舞台。他屢創新猷的積極態度,雖被視為離經叛道,甚至在每次表演時都有一群反對者進行激烈的示威,亦在表演後被劇評人貶為「騙人的小丑把戲」,但他深深了解自己不可能滿足社會上千萬種人的需求,有些觀眾喜歡看高檔次的表演,可欣賞歌劇和芭蕾舞表演;另一些觀眾喜歡看通俗的表演,可欣賞由他籌辦的馬戲團表演。在娛樂方面「各取所需」,正是品味趨於多元化,鼓吹思想自由,促使社會邁步向前的原動力。

由此可見,片中的巴納姆其實是香港的王晶,曾經在商業上取得空前的成功,但其作品被尊貴的評論家貶為「一文不值」。巴氏的原意本為了賺取龐大的利潤,但他發掘了社會上邊緣人物不為人知的才能,使他們獲得自尊和自信,這些公開表演的「副產品」可能比其得以維持生計的少少金錢更加重要,因為他們終於知道自己有無可取締的生存價值,了解自己在社會中的角色,即使不能像常人一樣平淡地過活,仍然能對社會作出貢獻,在屬於自己的舞台上發光發熱。當然,不論他或他們,在奮鬥過程中不會單單依靠自己,事業上固然大多依靠自己的天賦才能,精神/情緒上卻多依靠身旁的伴侶/家人或「生死與共」的表演拍檔。例如:他在最低沉而瀕臨破產之時,依靠太太和兩位女兒的支持,才可再「站起來」,重新出發;同一道理,他們鬱鬱不得志時,同樣依靠長年累月的表演拍檔,才可重建公開表演的信心,繼續在舞台上再現輝煌。因此,「怪人」之所以為怪,皆因其與別不同,這不代表他毫無存在價值,反而因他的「怪」,才突顯上帝創造人類的珍貴價值。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二月 22nd, 2017 at 15:22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