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九月

《寶貝神車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主流以內的「混雜」風格 曉龍

很多時候,我們只把電影簡單地分為主流與非主流,但有些影片「曖昧」地界乎主流與非主流之間,與其說這是「踩鋼線」之舉,不如說這是主流以內的「混雜」風格,其具有強烈的後現代色彩,是作者風格的徹底體現。《寶貝神車手》的創作人刻意揉合古今的流行元素,讓觀眾對此片留下非一般的飛車片的另類印象,不容易混淆此片與其他荷里活主流的同類型電影。例如:片中的男主角Baby(安索艾果特飾)喜歡用現今流行的i-Pod,但仍會使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卡式錄音帶,這種時代的「混雜」,充分顯現全片的後現代特色,亦反映其跨時代的另類風格。Baby的耳朵無時無刻插著耳筒,似乎沉醉於自我獨立的世界內,與外界隔絕,屬於當今我行我素的年青人風格,但他把別人跟他說話的內容錄製成歌曲不斷重複播放,卻有願意與外界接觸溝通的上一代年青人的意圖,故他在流行與守舊之間,亦在自我與開放之間,經常在「灰色地帶」內遊走,享受「混雜」多元而不純粹的生活方式。

此外,片中的Baby因一時犯錯而捲入犯罪集團的劫案內,本來享受風馳電掣地逃避警方追捕的快感和成功感,亦樂於一展所長,實現自我;但他無意中認識夢中情人Debora(莉莉詹絲飾)後,變得成熟,甘願為愛而金盤洗手。不少老師和父母等長輩都可能認為年青人的情人容易使他們誤入歧途,甚至一發不可收拾,但《寶》的創作人偏偏強調愛情的正面影響,把年青人從歪路帶回正路,把錯誤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撥亂反正」,讓片中的他了解重歸正途能令情人Debora安心,即使其後從事外賣速遞等較為平凡的工作,最低限度能為未來作出打算,可與Debora組織一個正常的家庭,無需過著「腥風血雨」的江湖式生活。因此,片中Debora的出現是全片的故事情節,以至他的人生最大的轉捩點,如果沒有她,他根本不會放棄做「神車手」,亦不會與犯罪集團的首領(奇雲史柏西飾)產生衝突,遑論會與黑幫犯罪分子大開殺戒,構成全片「刀光劍影」的最重大的高潮。

另一方面,《寶》的創作人嘗試為Baby建構獨一無二的另類形象,以滿足觀眾的獵奇慾望。觀眾進入電影院,在一剎那間「離開」現實世界,在黑暗的環境內,自然渴望看見一些在現實生活中看不見的人和事,尋求瞬間的緊張和刺激,《寶》內在大街小巷內發生的械劫案,觀眾在日常生活中難以看見,這可滿足他們「尋幽探秘」的渴求;Baby喜歡聽不一樣的歌曲,擁有非一般的個性,其另類風格和行為,在現實世界內絕無僅有,觀眾在大銀幕內看見他,可滿足他們「遇見怪人怪事」的渴求。由此可見,《寶》的創作人刻意在主流的飛車類型片內構築具個性的另類風格,使影片與別不同,亦不容易被遺忘,這是創作人「踩鋼線」的亮點,充滿著「奇幻詭異」的色彩,配合全片偏紅卻非鮮豔的主色調,相信能令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而片中「改邪歸正」的道德正確的結局鋪排,亦顯示創作人在走另類偏鋒之餘,亦不忘捍衛傳統的道德價值。由此可見,創作人從表面的風格「混雜」走向較高層次的意識形態的「雜種」,處處顯露其非一般的後現代色彩。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九月 16th, 2017 at 14:19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