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八月

《Emoji大冒險》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想像式的電影文章 曉龍

筆者還記得中學時代曾經撰寫一些想像式的文章,以假如我是一部自行車,我會……」爲題,進行假設性的創作,此類型文章可以天馬行空,無需循規蹈矩,但必須代入日常生活,在生活化的框架下,創作非一般的經歷,以舞文弄墨。創作這種文章的優點在於發揮空間較廣,能運用生活化的體驗,作出個人的聯想,亦可透過它表達個人的感懷,其形式雖然與2017年中學文憑試(DSE)中文科卷二作文的第一題「試撰寫文章一篇,並以『自此以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為末句收結全文。」不同,但兩者同樣要求創作者運用日常生活中的個人體驗,表達所思所想,呈現自己的内心世界。今趟《Emoji大冒險》的創作人運用影像的手法撰寫了想像式的電影文章,讓觀眾假設自己是手機内的Emoji,每天每時每刻皆渴望被手機擁有者選中,以確認自己的存在價值和生存意義,倘若幸運地被選中,便會升價十倍百倍;否則,自己便會被打進冷宮,被忽視,甚至被刪除。在手機内,刪除鍵仿似魔鬼,能鯨吞數百個Emoji,能把Emoji置諸死地,Emoji對此鍵「敬而遠之」,但於手機擁有者在一刹那間下最終命令時,Emoji的「生死」完完全全受他/她掌控,沒有決定個人命運的機會,亦沒有掌管自己生死的可能。

此外,與其說《Emoji》内阿基、俾個五和JB一伙人爲了求存而進行大冒險,不如說它們努力地走進雲端,讓手機擁有者記得它們,從而增加它們被選中的機會。這種歷險旅程其實無時無刻都會發生,因爲現今的都市人頻密地更換手機,像片中主人一樣,以為手機壞掉而決定刪除所有程式的手機擁有者比比皆是,故此片創作人運用新穎而人性化的手法刻劃Emoji的個性,透視它們的内心世界,這對於觀眾建立同理心而言,有很大的幫助。不過,全片透過多種Emoji的相繼出現填塞約九十分鐘的時間,這些Emoji皆熟口熟面,撇除美觀的3D效果,全片的故事情節其實不算豐富,它們在片中的大冒險過程不算別開新面,遑論能帶來驚喜。故此片背後的想像空間如能更廣更闊,大冒險過程如有更多難關,整體情節更迂迴曲折,相信此片會有更大的吸引力。如今較簡陋的故事内容,較平凡的繪畫技巧,如觀眾不是Emoji的忠實支持者,實在難以被此片吸引。因此,假如能在此片内加入打機式的「過關斬將」場面,豐富整個畫面,增加其刺激感,相信此片會有更大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Emoji》粵語配音版内部分對白有弦外之音,兒童觀眾可能不容易理解,但成年觀眾卻能感同身受。例如:片中阿基和JB俾個五失散,當時阿基JB已進入雲端,它們大可不理會俾個五,但阿基卻突然醒覺,「失去了俾個五,贏了又如何?」,這種重視團隊精神而壓抑個體的慨嘆,對於經常需要在考試和教育制度内脫穎而出的學生而言,少一個「對手」,即使是自己的好友,對自己仍然利多於弊,故此慨嘆實在匪夷所思,但對於已在社會内工作的成年觀眾而言,他們深諳團隊合作的重要性,很大可能會認同「贏了又如何?」的看法。由此可見,《Emoji》表面上是一齣兒童電影,實際上蘊藏着成人世界的概念,故兒童觀賞此片時,家長的從旁指導必不可少。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八月 5th, 2017 at 10:32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