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七月

《編寫美好時光》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什麼是美好? 曉龍

何謂美好?每個人對美好的詮釋皆千差萬別。有人認爲名成利就,享受舒適豪華的生活,住洋樓,養番狗,就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亦有人認爲心靈富足,每天能滿足於自己已擁有的一切,無欲無求,這就是人生的一大美事;更有人認爲即使四處戰火蔓延,自己有幸能在悲哀中找到歡樂,可以達成心中的理想,做一些對自己對民族對國家皆別具意義的事,這就是一生中無可取締的美事。《編寫美好時光》内嘉特蓮(珍瑪雅德頓飾)身處二次大戰的戰亂時期,如她像普通人一樣,必定會埋怨自己不濟的命運,不堪的際遇和悲慘的生活環境,但她沒有因這些遭遇而氣餒,反而樂觀知命,寓工作於娛樂,在編寫振奮人心的抗戰電影的過程中,獲得滿足感和成就感,其滿足感在於完成絕不簡單的任務,期望透過政治宣傳電影撫摸打動女性的心靈,亦可透過電影鼓動人心,在艱苦患難中仍對人生抱着樂觀積極的態度,不鬆懈,不放棄;其成就感在於自己能爲民族和國家出一分綿力,雖然不是勇猛無比的戰士,但能夠用柔軟溫和的方法支持自己的國家,這已算是她一生中其中一件不可忘記而別具意義的事。

此外,表面上,戰爭是男性的事,因爲上戰場的人以男性居多;實際上,女性對男性的鼓勵和支持是軍心穩還是不穩的關鍵。《編》的故事情節正好突顯女性在戰爭中的重要性,因爲女性能滿足男性心靈上的需要,有些人可能認爲嘉特蓮編寫一個觸動女性的劇本實屬多此一舉,真正上戰場面對面打仗的人以男性爲主,女性的心靈被觸動,與男性的關係不大,但男性在戰爭的患難中正需要身邊女性的關懷和安慰,如她們擁有較高的心理質素,對男性會有正面的影響,讓他們以樂觀的態度對待自己的人生和命運,打仗時自然會較積極,亦會較賣力。故《編》的創作人構思整個故事時,懂得從宏觀的社會實況進行探討,在一個男女共存的社會内,女性的角色不可或缺;全片刻意從女性角度出發,正好突顯女性在世界歷史的進程中擁有的重要地位,隨着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女性地位的提升,女性的身分已受到相當程度的關注,到了二次大戰,她們受尊重的程度已獲得提升,《編》内的女性視角可能在當年仍顯得「先進前衛」,但從二十世紀四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紀一零年代,女性運動不斷發展,身爲先進國家的元首,即美國總統特朗普,竟然不太尊重女性,有時候隨意發表一些不尊重女性的言論,《編》在今時今日放映,正好大力地刮他一巴掌。這證明《編》不僅是文學和歷史電影,即使把此片放在今天較複雜的時代氛圍内,仍別具政治諷刺意義。

另一方面,雖然《編》的導演朗舒菲身爲女性,卻沒有一味宣揚和彰顯女性的偉大,反而在片中間歇性地呈現女性軟弱的一面。例如:嘉特蓮在電影界内努力地用獨有女性角度編寫故事,表現其「強悍」的一面,但在同一時間内,她與其他普通女性一樣,在軟弱時需要身邊男性的關懷和愛護,其與湯(森加芬飾)暗生的情愫,正好表明她有渴望被愛的心靈需要,男性在她心底内,顯得十分重要。這證明《編》的創作人不是極端的女性主義者,純粹渴望透過此片肯定女性存在的重要性及其對社會的貢獻;片中的她有普通女性的特質,但在個人感情和事業兩方面皆樂於接受命運的安排,沒有怨天尤人,積極地「跟隨」自身的經歷奮發向前。因此,從她在片中的際遇分析,美好不是社會客觀的價值,而是個人主觀的態度。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七月 25th, 2017 at 17:22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