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五月

《拆彈專家》與《失眠》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創作人的宿命論 曉龍

近期導演邱禮濤和編劇李敏一連炮製了兩齣與別不同的類型片,一齣是警匪動作片而另一齣是心理懸疑片,兩片表面上風馬牛不相及,實際上兩片無獨有偶地反映了創作人的宿命思想。自古以來,人類欲控制自身的命運,希望一切盡在掌握之中,期望世事都盡符人意,生活安穩順暢,不希望有任何突如其來的事情發生,殊不知世事往往出人意表,不想遇上的厄運往往在不知不覺間降臨在自己身上,無從猜透,甚至無從估計。創作人在《拆彈專家》與《失眠》內強調「人力有限」,人類在面對生命的「大限」時,顯得不知所措,既失落,又無奈,最後只好坦然地接受生命中的一切,在命運不變而自己又無法改變命運的大前提下,自己只好勇敢面對,沒有任何逃避的可能,甚至沒有些許退縮的機會。《拆》與《失》的現實感在於「血淋淋」的遭遇經常秒殺「弱不禁風」的肉體,人類軟弱的血肉之軀實在難以抵擋強大命運的「殘害」,我們在面前,竟顯得無助,甚至徹底地暴露完全無能的「自我」。

別以為《拆》內章在山(劉德華飾) 身為「爆炸品處理課」的高級督察,必定對所有炸彈瞭如指掌,見招拆招,是典型的警隊大英雄,殊不知他有不安無奈的時刻。當他看見年青警員被頭號通緝犯火爆(姜武飾)的犯罪集團在其身上綁著「數之不盡」的炸藥時,初時他自以為能替這位警員拆彈並解除危機,但其後他發覺拆彈的時間不足,一切為時已晚,他只好讓炸藥自動引爆,這種不安和無奈,充分顯露人類不論有多大的能力,都敵不過命運的安排,在人力已盡的情況下,一切只好「順其自然」。又如片末他嘗試阻止火爆炸毀整條紅磡海底隧道,即使犧牲自己,仍只能阻止一半引爆,另一半炸藥的自然引爆,實在難以阻止。因此,無論他如何努力,怎樣盡忠職守,拆彈依舊不可能百分百成功,在盡力而為的大前提下,他只好以自己的生命為賭注,以死相博,但求換取最少人死亡的較佳結局。無論他有多大的能力,多聰明的才智,在命運之神面前,仍然「不堪一擊」。

《失》內著名大學醫學院教授林惜家(黃秋生飾)才高八斗,具有科學的頭腦,勇於嘗試創新,希望研究一種人類不需要睡眠但仍能生存的方法,此研究明顯違反自然定律,但最諷刺的是,他替前女友丘夢熙(吳俐璇飾)醫治失眠症,但卻能醫不自醫,他的父親被下了降頭,自己身為下一代不幸遭殃,卻用盡所有科學的方法,仍不能擺脫厄運。此「無從抵擋的命定論」徹底摧毀了他的一生,他沒法抵抗,亦無從改變,只好無奈地接受命運的安排。由此可見,雖然《拆》與《失》在故事情節方面毫不相干,但的宿命論貫徹兩片,兩位男主角同樣在不濟的遭遇上顯得無奈,即使他們出盡全力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仍然需要面對赤裸的現實,同樣只好等待「噩運」的來臨。幸好他們在兩個與別不同的崗位上耗盡一己的時間和精力,雖然無力拯救自己,但總算對別人對社會作出了一點點的貢獻,不至於無了期的等待,甚至完全無助的放棄。故忠於自己的職業而承認自己珍貴的生存價值,然後積極過活,仍算是創作人在兩片內堅守而不被動搖的正面價值。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五月 6th, 2017 at 11:07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