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恕與報復 曉龍

很多時候,寬恕與報復是一枚硬幣的兩面,要麼寬恕敵人,要麼向敵人報復,在寬恕與報復之間,似乎沒有值得考慮的第三選擇。寬恕需要偌大的寬容度,即使大方地饒恕仇人,他日自己再看見他時,仍舊會於心不忍,欲向他進行報復;報復可能帶來恐懼和憤怒,即使完全地在仇人身上洩憤,他日自己再想起他時,仍舊會怒火中燒,「受傷害」的不止是他,還有自己。寬恕與報復猶如一場不得不進行而難以避免的博弈;在兩人彼此之間爆發衝突時,雙方中的其中一方必須作出讓步,之後再進行仔細的商討,如能獲得雙方都同意的決定,雙方的利益才可獲得足夠的保障;否則,倘若雙方只堅持自己的觀點,不願意做出一點點的讓步,就會激發更嚴重的矛盾,後果肯定不堪設想。因此,《奏不響的風琴》內利雄(古館寛治飾)與《伊朗式遷居》內伊密(沙哈比河西尼飾)的報復心理,只會造成更嚴重的衝突,問題不但不能獲得解決,反而會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最後造成難以想像的後果,只有《奏》內章江(筒井真理子飾)與《伊》內蘭娜(塔雲妮阿里度絲蒂飾)對仇人的寬容和饒恕,才能真正破除各種恩恩怨怨帶來的精神困擾和心理障礙。

《奏》內陌生怪客(淺野忠信飾)突然來訪,使原來平淡的小家庭生活無緣無故掀起一陣漣漪,他的行為顯得曖昧,忽然戀上章江,對於自己殺人而被囚禁多年,而利雄身為幫兇卻逍遙法外可能心有不甘,欲以自己對她的戀情拆散她與利雄的夫妻關係,很大機會是他處心積累地進行的復仇計劃,報復可能間接造成無辜女孩小螢的全身癱瘓,可見報復只會傷害他人,不單不能解決問題,反而使問題越來越嚴重。她身為一位基督徒,在陌生怪客失蹤而相隔多年後,已決定對他的行為與小螢受傷的關係不再繼續追查,甚至對他既往不咎,此具有廣闊胸襟的寬恕態度,緩和了利雄欲利用太賀(陌生怪客的兒子)追蹤他的下落的復仇心態,使全片在報復的仇恨心理以外多了一種難得一見的寬容,亦讓憤怒之內仍然有一點點人情的「撫慰」、體諒的「愛意」和包容的「偉大」。

至於《伊》,伊密與利雄相似,同樣在多番折騰後仍然不願意放過罪犯,並要求犯人因傷害蘭娜而須負上沉重的代價。俗語有云:「冤冤相報何時了!」伊密以暴易暴的心態和行為,可能造成兩個嚴重的後果:第一,犯人對他作出更大的反抗,使他們雙方的衝突日趨加深;第二,犯人對他產生恐懼,軟弱畏縮,使犯人留下心理陰影,造成嚴重的精神問題。至於他,不會因犯人被報復而一洩心頭之憤,反而會在自己向犯人的報復過程中,在不知不覺間加深自己的憤怒和怨氣,嚴重傷害自己的身心健康。相反,受害者蘭娜願意饒恕犯人,了解犯人傷害她,只因一時衝動,雖然算不上「無心之失」,但總有值得原諒之處。故寬恕相對報復而言,更能有效地解決問題;但願現實世界內「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同樣學懂寬恕的功課,認識寬恕無可取締的珍貴價值,亦懂得報復帶來害人害己的後果。由此可見,《奏》與《伊》的創作人透過不同個性的人物,檢視寬恕與報復的主題,在道德倫理和人際關係兩方面都帶來深刻的思考和廣泛的討論。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四月 22nd, 2017 at 18:09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