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四月

《攻殼機動隊》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可怕的政治陰謀 曉龍

在恐怖分子行為日趨猖獗的今天,各地的保安問題越來越受關注,《攻殼機動隊》的創作人借題發揮,把現今的問題推想至未來世界,讓女主角少佐(施嘉莉祖安遜飾)成為政府的「打手」,與恐怖分子對抗。本來政府利用生化人(cyborg,意指半人半機械的生物)殲滅犯罪分子,原意是維護治安和國土安全,出於實際的需要,但政府運用外判的手法辦事,使私營機構得以從中謀利,罔顧道德,讓活生生的人「遭害」。道德的界線從來都十分模糊,個人與集體利益經常產生衝突,過於偏重個人利益,集體利益便會受損;過於偏重集體利益,個人利益便會被完全置諸不顧。故需要在個人與集體利益兩方面取得適度的平衡,殊不容易,亦不簡單;如所有事情皆從政府兼顧集體利益的角度出發,每個人的自由意志便會受威脅,由一個有自尊有自我的正常人變為被政府操控的「棋子」;相反,如所有事情皆從個人利益出發,每個人只會單單顧及自己,當不同的個體利益互相「碰撞」時,糾紛和衝突便會無日無之,最終社會整體會受到嚴重的傷害。因此,《攻》內少佐努力擺脫被控制的命運,追尋個人的自由,欲挽回自己的人生,明顯是個人與集體利益失衡所致。

此外,《攻》的創作人可能認為在未來社會內大型企業會為了謀利而滅絕人性地滿足政府的要求,對活生生的人類進行「大改造」,所謂的人倫道德,早已蕩然無存,遑論會顧及人類與生俱來而萬分寶貴的尊嚴。本來恐怖分子的勢力越來越強勁,對各地政府作出前所未有的挑戰,政府需要想辦法處理,此乃其必須負上的責任,政府發展生化人團隊,原本是為了捍衛集體利益,維護國土安全,動機優良純正,但大型企業處事不擇手段,為了「交差」而罔顧人類的尊嚴,肆意對離家出走的人進行「大改造」,瞞騙家人,欺騙政府,甚至對整個社會進行不道德的詐騙。隨著時空的推移,未來的道德價值越趨淪喪,此片的創作人對未來世界悲觀的推想,使整個故事原來陰灰的氛圍顯得更加黑暗,本來卑鄙低劣的商業政治手段顯得更加恐怖可怕。

由此可見,與其說《攻》是一齣科幻特技片,不如說它是一則「政治寓言」。在道德教育越來越不被重視,但科技發展卻一日千里的未來社會內,冷酷的政治手段已滲入至每個人的日常生活內,即使那個人如何不問世事,怎樣對政治冷感,都不能逃離社會上政治陰謀的「魔掌」,其行為即使不被政府牽著鼻子走,仍然會或多或少地被迫跟隨政府的腳蹤,到了「官商合作」達致全面化而緊密相連的階段,每個人只好用盡自己的精力尋求解脫,當發覺自己已「動彈不得」時,只好尋求一絲絲些微的安慰和盼望,像片中少佐那樣成功擺脫被控制的命運而最終獲得自我的實現,相信是絕無僅有,甚至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蹟」。筆者相信:觀眾看畢此片後,不會再說政治與自己毫不相干,亦不會再說政府領導人與自己完全無關,更不會再說政府行為與自身利益沒有任何關係。因此,如看《攻》時只注意動作如何精彩,畫面如何亮麗,但忽略了全片背後的政治涵蘊,忘記了創作人傳達的社會訊息,肯定浪費了他們在撰寫劇本時精心雕琢影片內蘊的一番苦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四月 3rd, 2017 at 19:14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