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二月

《漫漫回家路》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尋根的誠意之作 曉龍

人類是感情豐富的動物,不論你來自那一地區,屬於那一國籍,擁有那一膚色,都會對親人有一種洗不掉的回憶,都會在長大後有尋根的渴求。《漫漫回家路》講述印度小男孩薩魯(迪柏特爾飾)與家人失散後,流落街頭,其後獲得來自澳洲的一對夫婦收養,薩魯長大後重拾童年的回憶,依靠腦海內僅餘的「瑣碎片段」,運用新科技Google Earth,欲尋回多年不見的母親。觀眾可能認為此段情節老掉大牙,欠缺新鮮感,遑論能追上時代脈搏。但此段情節勝在情感真摯,其友愛之情溢於言表,不依靠視覺特效,亦不譁眾取寵,只單靠創作人對人性的揣摩,把親情投射在銀幕上,便能使觀眾感同身受,觸動他們的內心深處,那種兒子與母親之間濃厚的親情,不能被物質享受取代;即使收養薩魯的澳洲夫婦能為他提供富裕的生活,能滿足他的物質需求,他在長大後仍對親生母親有著濃烈的情感,雖然不曾看見她的時間長達二十多年,但那種想念母親之情「千載不變」,那份尋親的誠意經歷時間的考驗,當中的毅力和決心,已足以教觀眾動容。此片觸動人心,主要的關鍵在於觀眾是有情感的動物,容易把自身的親情投射在大銀幕上。

此外,《漫》根據真人真事改編,劇本扎實,角色具立體感,這是真實故事情節的先天優勢。因為薩魯在現實生活中的經歷本來就不太平凡,創作人交替地呈現這段經歷與他的感情生活,立體化地展示他須面對的沉重壓力,包括他分身不暇地兼顧自己與女朋友的關係、與養父母相處的時間、尋親的記憶重溯和搜集相關資料時所需花掉的時間和精力。在他與女朋友的言談之間,他還提及養父母自身的感受,當他用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尋親,養父母會否有嫉妒之心,認為他重視二十多年不見的親母多於他們?會否在找到親母後以她取代他們,卻忘記了他們的養育之恩?雖然創作人描繪他們的個人感受和行為的篇幅不多,但從他們得知他成功尋獲親母面露喜悅之色的表現分析,已可察覺他們寬宏大量,不單沒有怪責他努力地尋找親母,反而恭賀他得償所願。片中他尋獲親母時「歡喜若狂」的反應,與女朋友濃情滿載的親密關係,以及他在養父母面前表達的感恩之情,從多角度反映他是一個有情有愛有義的人;片中角色的立體感,正由此而生。

另一方面,有網民認為此片內容空洞,單調乏味;但現實中的尋親過程本就平淡,欠缺任何突如其來的「漣漪」,遑論會有一些無可挽回的轉折點,《漫》的創作人已盡量為單調的故事增添一點點「趣味」,加入薩魯與女朋友的關係,使他的個性獲得多面向的描繪,加入養父母對他濃濃的愛與情,藉此彰顯親情的可貴。由此可見,創作人嘗試以細膩的情感「觸摸」觀眾的心靈,惟部分觀眾可能在現實生活中不曾有相似的經歷,難以了解片中母子情深的內蘊,故實在難以投入其中,遑論能感同身受地體會他對親母依依不捨之情。印度社會內兒童與家人失散後流落街頭的情況十分常見,通訊設備直至今時今日仍然落後;因此,身處資訊科技發達且屬已發展社會的香港觀眾觀賞此片時,難以對他產生同情之心和體諒之情,在印度與香港的社會發展狀況有強烈差距的大前提下,此「觀影障礙」的存在實在不足為奇。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二月 18th, 2017 at 09:11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