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一月

《搜靈》(The Awakening)

   Posted by: admin   in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營造詭異氣氛的技巧   曉龍

何謂恐怖?怎樣營造恐怖氣氛?如何建立恐怖的氛圍?恐怖片有甚麼特色?怎樣運用這些特色吸引觀眾?恐怖片的創作人費盡心思而傾盡心力去解答這一系列的問題,並把這些問題的所有答案體現在自己的作者電影內,以求營造詭異的氣氛,贏取觀眾的支持,滿足他們內心深處被嚇怕的「需要」,使其喜歡「膽戰心驚」的感覺卻又害怕被嚇的矛盾心理獲得視聽層面的發洩,令其對突如其來的驚嚇所帶來的快感的渴望獲得滿足。一般而言,恐怖片強調日常生活中的恐怖元素:雖然其敘事層面違反日常的經驗,但其無意識層面暴露現實中隱藏的種種恐怖元素,例如失落的痛苦、死亡的威脅與恐懼、未知的領域、事件發生的不可預知性與經驗意向的不充分性。此外,恐怖片是對恐怖的快感體驗的一次運作,通過對讓觀眾相信確實沒甚麼好害怕的而把緊張/喚醒變成一種極富樂趣的體驗,從而使恐懼與愉悅互相混雜在一起。恐怖片相當於一場文化惡夢,對那些既吸引觀眾又引起他們惡感的素材進行加工,是對現實中被壓抑的慾望的代償性滿足,並且是恐懼與滿足的混合物。究竟《搜靈》能否發揮上述恐怖片的「功能」?此片是否具有上述恐怖片的特色?筆者將會進行仔細的分析。

《搜》明顯以生活化的學校/家居環境為背景,著重在日常生活中滲入突如其來的恐懼感,刻意讓這種感覺體現在女主角的經歷和行為上,她眼睛看見和耳朵聽見的東西,皆使她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驚恐和戰慄,且心理上無形的壓迫感亦源自這些東西,這證明她承受著失落的痛苦,被過去纏擾卻已忘記過去,故她被迫忍受著「不知名」的心理創傷,本來想用忘記的方法來「逃避」過去,可惜已逝去的回憶像鬼魂一樣潛藏在她的心底內,欲完全拋棄卻又揮之不去,欲一腳踢開卻又「重返舊地」,人為的刻意安排與她的無意識互相配合,最後令她在知覺上使過去慘痛的記憶再次浮現在自己的腦海內,片中一系列的閃回鏡頭,正好說明她一步一步地恢復自己的記憶,把過去的痛苦從「深海」提升至「海面」上,把家庭慘劇所造成的心理創傷從潛藏的層面提升至顯著的「平面」上。

觀眾初時看見女主角身處的學校/家居環境,很大可能會覺得沒甚麼好害怕,只是「平平凡凡」的一個鬼故事,但當他們在視聽層面上「走進」代表著她的潛意識的閃回鏡頭時,就會發覺爸爸虐待以至殺害媽媽的「禽獸」行為本身已顯得十分可怕,他們既恐懼又愉悅,因為他們找到全片值得欣賞之處,就是創作人對角色心理的細緻描繪,肯定自己最少不會浪費寶貴的一百多分鐘,又能因女主角的身世之謎,以及其與身邊鬼魂的關係的一步步「解剖」而獲得衝破重重障礙的快感。故看《搜》的觀影旅程本身已是恐懼與滿足的混合物,此片的創作人捉緊觀眾喜歡「膽戰心驚」的感覺卻又害怕被嚇的矛盾心理,嘗試把鬼魂、驚嚇與戰慄融為一體,在鬼片的框框內另創新猷。這證明《搜》雖然未算是「極度恐怖」的鬼怪片,但其一流的營造詭異氣氛的技巧,使全片成功把官能上恐懼感的呈現提升至心理上戰慄感的描繪。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一月 10th, 2012 at 18:33 and is filed under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