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六月

《清潔小小姐》

   Posted by: admin   in 來稿,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小人物可不可以當主角?在一個人工不變,只有職位隨物價通脹的社會,是不可能的。以前叫掃街的,現在變成清潔助理。從前勤力可以改善生活,現在勤力始能保住飯碗。在這樣的社會裡,沒有夢想,只有泡沫。

有夢想的地方,才有多姿多采各式人物的故事。一個小人物,生活的片段也可以充滿戲劇味道。2008年在美國上畫的Sunshine Cleaning,就是一套以清潔工做主角的平實而動人的故事。而電影在一年後上畫,譯做《清潔小小姐》*。

電影的水平及得上同樣以小人物為題材的07年作品Snow Angels**。兩者比較下,Snow Angels的唯一優勝之處,是有Sam Rockwell,出色的演技為電影加分。然而Sunshine Cleaning的演員則以平均取勝。而故事可謂更豐富,雖然同樣是以家庭為軸心,但發展卻更見立體。Snow Angels屬平舖直敘,Sunshine Cleaning則多了幾重伏筆,以一早刻劃的人物性格奠下故事的宿命。

然而電影可謂頗為貪心,想講的太多,於是作品整體上觀影雖然不俗,部份枝節仍然不夠深入。只是,陽光也有照不到的地方,作品能有此水準,已屬佳品。

香港的悲劇,是社會的單一化,生活模式格式化,人人叫助理,個個稱主任,社會假和諧,抹去了小人物這層污垢,留下在職貧窮此等末日政權怪現象。於是,拍電影沒了題材,拍懷舊片沒了歷史背景,社會沒有夢想,電影業於是在回歸後便已經玩完。

*因為Cleaning,譯做「清潔」,可以。但因為Sunshine,而仿效06年的Little Miss Sunshine,譯做「小小姐」,就很離譜。戲名單一化,套套小小姐。不理劇情內容,無端譯成翻版,削弱觀眾入場意欲。香港怎會不是個創意殆盡,夢想煙 滅的鬼地方?

**另一個以小人物為故事的例子有08年的Frozen River。

Jam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六月 12th, 2011 at 15:31 and is filed under 來稿,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