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五月

City of Life and Death

   Posted by: admin   in 來稿,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繼《色戒》,《海角七號》後,又一華人傳媒大力渲染的作品。叫City of Life and Death,大概無人認識,因為上映時,叫《南京!南京!》。重複,大概是為了加強語氣,鼓動觀眾壓抑內心的情感。然而英文名其實比較好,中文的那一個,好不累贅,也很煽情。

而電影也一如中文戲名,雖然作品已經運用了黑白鏡頭來營造冷漠的味道,滲以日軍的角度,意圖營造第三者角度的抽離,然而,電影從一開始就錯了。

要拍一套關乎歷史事件的電影,只有兩個方法。最簡單的,就是如實的拍攝事件,但這個方法很少被導演採用。因為談歷史,會惹來很多爭議,而且發揮的空 間較少,較近期的例子有Che的二部曲。另一個方法,是憑空想像一個故事,以歷史為背景,藉虛構的故事來反映史實。這一類電影多不勝數,例如較早前提及過 的The Boy in the Striped Pyjamas、或者時事一點的Frost/Nixon(港譯《驚世真言》)、又或是華語代表作《霸王別姬》等等。程度有深淺,故事與史實的比例各有不 同,但故事是主,史實是副,絕不可運用太多的史實去渲染故事的感情。因為故事本屬虛構,滲入太多真史實,就有以真做假的反效果。

然而《南京!南京!》卻選擇了這一個方式。故事人物皆虛構,但卻不斷浮現出一段又一段的「歷史」,妹仔大過主人婆,於是即使電影運用了不少故作客觀 平淡的表達方式,故事仍然很煽情。尤為明顯的是下半部慰安婦的故事,一群日軍來搶女人,國人負隅頑抗之際,一名日軍忽然抱起一名女孩,打開了窗,硬生生的 就把她拋出窗外。母親嚇然暈倒,父親唐天祥對窗狂喊,慘情不斷。唐天祥後來有機會走了,卻選擇留下,換取妻子離國的機會,分別的情景,大頭連場,一拖三拉,難捨難離。這樣的劇情貫連全場,會不會太多了一點?再加上幾無間斷的滲情背景音樂,實在太過造作。

更失敗的,是把一片國人都寫成無名英雄。除了片頭怕死的一干人等逃離了南京以外,全部演員都慷慨就義,戲中的姜老師敢於與日人抗爭;劉燁受刑前敢於 站起赴死,然後本來不動的所有死囚都勇敢的跟隨,一一起立;日軍要一百名慰安婦,又有一堆女子自告憤勇。這都可能嗎?可能的,但只取這些情節,就片面得太假了。戲末一名日軍自殺,中國肥漢把蒲公英摘給身邊小孩,快樂的把它吹散於空中。以此暗示兩國後來的命運:日人的內疚,國家的希望,及反戰的思想。這樣的 手法,明顯得太俗套了吧!

華文鱔稿充斥,實在教人失望,國內有一名觀眾,看這齣電影時,激憤得把手上奶茶砸向銀幕,附一句「去他媽的」,相信是戲外加映的煽情宣傳戲。

Jam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五月 15th, 2011 at 21:11 and is filed under 來稿,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