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6th, 2020

26
十二月

《腿》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真實之上的再創作 曉龍

《腿》的故事情節改編自導演張耀升父母的真實故事,筆者觀影時原以為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殊不知在映後座談會內導演述說此故事的由來及其進行創作的過程,始發覺現實可以很荒誕,其荒謬程度真的難以置信。影片內鄭子漢(楊祐寧飾)在腿部截肢手術後離世,妻子錢鈺盈(桂綸鎂飾) 欲取回他被截肢的腿,卻被醫院不同的行政部門互相推搪,甚至另製木造的假腿敷衍了事,但她不會因醫院職員馬虎了事而輕易放棄,反而她堅決地想盡任何辦法取回那條腿,只為了讓已去世的他「一路好走」。這種保留全屍的傳統觀念不表示她與他的感情很好,只因她深信人死後仍然會在地下世界內過活,他用兩條腿走路總比一條腿快,能盡快到達死後的目的地,是她在他去世後終極的願望。很明顯,《腿》諷刺醫院行政失當,不尊重死者,影片內醫生、護士以至行政人員都在面對自己的缺失時卸責,即使他們在日常工作上盡心盡力,但在保留死者遺體方面卻完全失職,她從一個部門走至另一部門,每個部門的職員皆說失腿一事與自己無關,最後她唯有纏著醫治他的外科醫生(李李仁飾),不斷催迫,才可找到問題的解決辦法。根據導演所述,這段情節是他父母的真實經歷,並把現實生活搬上大銀幕。

不過,《腿》的導演在上述的真實之上進行再創作,用了不少閃回鏡頭讓觀眾了解子漢與鈺盈從相識、拍拖、結婚至後來他有外遇的經歷,講述一段感情的起起跌跌,但虛構地撰寫他倆跳國標舞的情節,是為了增添藝術的美感,這種虛與實的結合,算是劇情片創作的一種常見模式。創作源於觀察,導演依靠敏銳的觀察力和想像力,在把現實轉化為畫面的過程中,除了把現實曾經出現的種種細節如實地在電影中呈現出來外,還顧及畫面的亮麗程度,以及故事起承轉合的「衝擊力」和「刺激感」,使平淡的生活在觀眾眼前出現時增添多姿多彩的吸引力,並讓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少資深導演皆不約而同地說自己執導的第一齣影片是關於自己/家人的故事,《腿》的導演亦不例外,選取了上一代特殊的經歷,訴說平凡中的不平凡,或許我們身邊經常出現一些不平凡的事情,我們找不到靈感進行創作時,只因我們不曾留意這些事情,而非這些事情從不存在。因此,導演摘取現實中奇異的事情進行再創作,是影視創作的絕佳示範。

《腿》以此單字為片名,可勾起觀眾的好奇心,讓我們在觀影前進行多種猜測。腿在影片內是否單單暗示子漢的腿還是另有所指?腿在影片內是否一種符號?是否有特殊的涵義?我們在入場觀影前很大程度上是否對該影片感興趣,繫於其畫面的美感及故事的神秘感,所謂「簡單就是美」,《腿》的海報以男女主角的腿為賣點,具有不一樣的美態,加上其宣傳語句「我們的故事從腿開始」,具有猜謎的懸疑性,讓我們在觀影前估計影片內鮮為人知的故事情節,猜想其不一樣的「風景」,並在觀影過程中看看我們的估計和猜想是否準確無誤,在我們預期之內還是出乎意料之外。由此可見,一齣影片是否具吸引力,有時候片名及海報都可能是其中兩項關鍵性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