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5th, 2020

5
十二月

《逃獄兄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在框框以內的創意 曉龍

自古以來,逃獄電影內囚犯逃獄的原因不外乎爭取自由,貪戀外面繁華的世界,逃避坐牢的辛酸,但《逃獄兄弟》內囚犯有情有義,逃獄的原因不限於自己的利益,還為了親人的安危,以及其作為父親的責任的實踐。單看電影海報及故事簡介,還以為《逃》只是平平無奇的犯罪片,殊不知創作人在影片內滲進濃厚的人情味,主角們過往的經歷皆耐人尋味,所謂「有苦自己知」,每位囚犯都有鮮為人知的往事,其催淚程度不下於1980-90年代慘情的江湖片。

江湖巨頭滾筒(譚耀文飾)在「地下社會」內得罪了不少人,仇人趁著他與妻女一同出外時向他及家人進行大屠殺,他愛女心切,為了保護幼女而誤殺仇人,直至她長大結婚,他欲逃獄出外見證她的婚禮,以盡一丁點父親的責任;另一獄友浩正(張繼聰飾)很喜歡坐牢,認為外面租金樓價昂貴,本來在監獄內優哉游哉,但其後得悉摯愛的親人需要換腎,而自己的腎臟應最合適,多次向鄧獄長(黃德斌飾)提出出外換腎的要求卻不獲答應,只好逃獄以拯救家人;新囚犯麥建天(栢天男飾)身為建築師卻被冤枉貪污,由於證據不足,多次上訴仍被駁回,未能脫罪,欲自行出外尋找脫罪的證據,遂有逃獄的念頭。因此,三人基於親情和公義而逃獄,雖然有個人利益牽涉在內,但主要是為了家人及普羅大眾著想,這些逃獄的原因與過往「個人化」的理由大異其趣,這算是新派創作人在固有框框以內的一點點創意,賦予荒誕的逃獄情節現實性的原因,在逃獄電影內創新猷。

《逃》強調的是人性,不論江湖大佬、小混混還是知識分子,都有與生俱來的人性。滾筒顧念家人,即使妻子(伍詠薇飾)向女兒說謊,使女兒以為他在自己童年時早已經死了,他仍舊堅持參與她的婚禮,這種無私的愛觸動了她,當她得悉他仍然健在時堅持定期去監獄探望他,這種父親與女兒彼此多年沒有見面但仍相愛相惜的深厚親情,就是人性的深刻體現。浩正本來很喜歡逃避,進入監獄都是為了躲避在外的現實生活,在牢獄內無需為衣食擔憂,亦可愉快地過活,但當他得悉母親生命危在旦夕時,會不顧一切地幫助她,不再退縮,不再逃避,其有情有義的人性,可見一斑。建天不想冤枉他的真正罪犯在外繼續危害別人及社會而決定逃獄,除了還自己清白,還為了普羅大眾的安全著想,是追尋公義和社會安全的人性的具體實踐。因此,囚犯都是人,與其他人一樣會有人性,創作人對他們多元性人格的塑造,使其角色別具立體感。

不過,《逃》的片長只有短短九十分鐘,需要講述三位兄弟的往事,部分情節難免有粗疏之處,亦有闡述不清晰的缺點。例如:為何滾筒的女兒與他多年沒有見面仍然顧念他,甚至在自己的婚禮內提起他?即使她長大後知道他仍然健在,覺得他在自己的童年時代十分關心照顧她,但其實她對他的感情理應早已沖淡,為何她依舊願意主動接觸他?既然浩正喜歡坐牢而不顧及家人的感受,為何母親有事時他會義不容辭地幫助她?為甚麼他較自我中心的個性會在一剎那間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建天慘被冤枉,似乎與他較軟弱的個性有關,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本性還是在成長過程中遇上甚麼突發事件而造成?很明顯,如需讓觀眾了解《逃》的細節,九十分鐘並不足夠,更多相關的鋪墊情節是必須的,如果片長礙於上映限制而限於九十分鐘,其實集中描寫一至兩個角色已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