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十二月

《過時·過節》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易結怨難解怨

常說:「一家人沒有隔夜仇。」《過時·過節》內兒子(呂爵安飾)對父親(謝君豪飾)的怨恨,不止一夜,竟持續了八年。影片描述兒子因父親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在母親(毛舜筠飾)面前拿起刀,兒子在一剎那的激動之下,竟離家出走。筆者相信兒子與父親積怨甚深,可能拿刀事件之前已發生了大大小小不同的誤會與衝突,這才導致兒子憤怒離家。其實他們一家早已有溝通問題,母親過於自我中心,經常自說自話,不理會亦不了解父親的言語,即使兒子充當「翻譯」,告訴她父親想表達的真正意思,她仍然充耳不聞,彷彿生活在自己而非一家人的世界內,這使兒子感到無奈,但卻不能改變現狀,唯有逃避,躲進「沒有家人」的空間裡。

事實上,家人彼此之間通常都以最真實的臉孔面對對方,由於坦白直接,最容易互相結怨,因小事而大動肝火,嚴重傷害彼此之間的感情。片中的父親及兒子是反面教材,不願意亦不懂解決彼此的溝通問題,只懂逃避,八年來不與對方見面,這是否逃避衝突的最佳辦法?是否解決問題的最有效方案?很明顯,《過》的編劇兼導演曾慶宏指出放下執著、主動溝通才是化解衝突的最佳方案,片末父親及兒子皆向前踏出一步,開心見誠,嘗試了解彼此的想法,這是化解衝突的起點,亦是一家人可能得以在八年以來前所未有地團聚的最有效方法。影片的最後沒有一家團聚的畫面,只有父親與兒子融洽和諧地相處的鏡頭,正暗示這一家有「出路」,有希望,亦有盼望。

作為觀眾的我們,可能難以了解兒子因父親拿刀一事而堅決地離家出走,因為關於「前科」的故事情節不足,導致我們覺得離家出走的決定太草率,亦虛假。不過,可能《過》的創作人認為大部分觀眾都有自己的原生家庭,可以依靠親身經歷來填補「前科」的空隙,運用自己的想像力構思兒子與父親在之前十多年來在相處和溝通方面面對的困難,以及曾經爆發的衝突。兒子應當深思熟慮後才決定離家出走,倘若兒子與父親沒有深層的積怨,純粹因一時之氣而在八年之內拒絕再接觸父親,這實在是兒子個性上的缺陷。他對仇恨的執著,不單傷害了家人,亦傷害了自己。所謂「結怨容易解怨困難」,放下仇恨實在是他應學習的功課。

其實兒子在片末面對面與父親談話之前並非沒有想過要與父親和好,只是太久沒見面而想不出自己應該說甚麼。他願意與父親的虛擬影像談話,雖然被好友(盧瀚霆飾)諷刺他不想面對現實,但他嘗試踏出第一步,已是別具勇氣的表現。畢竟兒子不擅長於人際溝通和交往,在虛擬影像面前練習如何與父親溝通和相處,可能是他化解彼此衝突的最初始階段。因為父親的虛擬影像可以接受他說錯話,亦可以容許他做錯事,有很多練習的機會,至他與父親面對面談話時,便可以謹慎地改正先前的錯誤,這使以往的誤會和衝突得以迎刃而解的機會大大提高。

因此,片末兒子與父親自然地溝通相處,看似容易,實質甚難。即使他倆是家人而非陌生人,八年以來卻欠缺了彼此溝通共同相處的經驗,一剎那之間需要相互交談,並彼此了解,他們不單需要克服原有含蓄而不擅長與別人直接接觸的缺點,還需要不計較以前的仇怨而寬容地接納對方,這既不容易,亦不簡單。如果影片多加入一些他們嘗試互相接觸的「鋪墊式」情節,相信末段他倆不記前嫌、和好如初的合理性會較高,他們願意一起吃飯的可信度亦較強。

曉龍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 十二月 4th, 2022 at 16:31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