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我都想去阿姆斯特丹!

真有其事,然後改編。可能「事件」戲劇性不強,所以導演在人物上搞個天花龍鳳,故事上亦以偵探橋段處理,務求更吸引。但由於人物太過突出,尤其基斯頓比爾這位獨眼醫生,所以焦點往人物裡去了;可是故事本來就是以謀殺案開局…,作為觀眾的我有點無所適從。

大衛奧羅素的電影總是喋喋不休,這齣亦不例外。縱使星光熠熠,但被海量的對白與錯縱複雜的關係糾纏,看得挺費勁折騰。片中三人的感情亦口述多於事件支撑。角色無疑有趣,可惜流於表面;以瑪歌羅比與尊大衛華盛頓為例,鑑於大衛的演技糟糕,兩人全不過電,瑪歌如何七情上面也救不來,口述是情侶就是情侶吧。

1933年時值納粹德國醞釀興起,謀殺案原來牽涉一場陰謀政變,奈何影片焦點錯落,人物與事件貫穿不來,政變淪為佈景板,幸最後道出美國核心價值的重要性。當然投射於今天時局,只覺歷史不外乎一個循環。

有人選擇留守。有人選擇離開―去尋他的阿姆斯特丹。

陸凌綠

那些年來 ……. 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到底1919年阿姆斯特丹與1962年法國發生過什麼事?

正如大衛奧羅素新作《阿姆斯特丹》,不只呈現極致視覺美感與一絲不苟的專業技巧﹙尤其美不勝收的服裝及幾近完美無瑕的化妝,應可入圍奧斯卡金像獎吧!﹚還有,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元氣大傷傷痕纍纍的她與他倆,跳進1919年的阿姆斯特丹 ,是如斯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波希米亞式生活,率性而行得叫人艷羨不已,不只印證活在當下的愉悅可貴,無巧不成戲,原來隱然遙遙地向1962年杜魯福《祖與占》﹙Jules et Jim﹚致敬,60年前法國上映時, 影迷看到大銀幕的兩男一女情陷巴黎三角戀,既愛又恨的戀曲就此造就「法國新浪潮」其中一部經典。大衛奧羅素雖則對《祖與占》三個角色糾纏不清關係,改為醫生、律師與護士友情相關照三人行, 醫生則另有所愛;亦非雙雙投河自盡悲劇收場。然而,片中多番質疑愛一個人,到底是「選擇」還是「需要」?醫生糾纏於元配妻子及知音護士的抉擇?女主角定居於異域阿姆斯特丹與家鄉紐約的疑惑?兩片同樣探索「其實你最愛是誰?」;還有,兩片皆以三人經歷第一次世界大戰、喜愛亂唱更以法文歌曲令將軍喚起戰時曾經會面﹙《祖與占》珍摩露飾演的Catherine悠悠唱<Le Tourbillon>﹚、 兩男一左一右伴心愛的女士愉悅地奔馳跳躍鏡頭﹙《祖與占》在橋上、《阿姆斯特丹》在碼頭﹚, 皆見1962年《祖與占》對2022年《阿姆斯特丹》的影響。

到底2022年香港發生過什麼事?

一向用作品說話的香港樂隊Dear Jane,早前推出的新歌 <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何解每次聽至副歌「春分秋至 到底你經過什麼事 溫柔像你 已長滿尖角和尖刺 可算快樂 我亦有些難啟齒 然而詳情寧可不說 跟你多麼的類似」……. 總有說不出緣由的寂寥鬱悶?

到底1933年美國發生過什麼事?

直至《阿姆斯特丹》兩宗兇案一個陰謀真相大白,既豁然開朗解開三位主人翁的心結,同時亦解答本人聽 <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的疑團:羅拔迪尼路飾演的退役將軍向美國退伍軍人的心底話,放諸五湖四海皆通行,明白人自會自動自覺有所觸動﹙註:本片改編自1933年美國大蕭條期間,羅斯福總統剛就任,推行輔助基層國民政策,引起部分華爾街商人不滿,暗中策劃政變令羅斯福下台,輔助退役少將巴特勒上台做傀儡總統,建立與德國納粹政權結盟的法西斯政府的真實事件, 閣下不妨google該段史實﹚;最後,律師與護士於二次大戰即將爆發,毅然重返阿姆斯特丹共渡餘生;其實,於紐約這個污煙瘴氣的墮落城市;確實, 這十多年,沒有對方的他與她都沒法子好好過活。至於醫生的選擇,是「選擇」愛的那一位,而非「需要」。是呀,是時候one way離開了,是過來人,是會懂的。

到底1997年阿根廷尼瓜蘇大瀑布發生過什麼事?

但凡看過大衛奧羅素前作,都有心理準備此君不甘心循規蹈矩拍四平八穩商業片,一切均兵行險著, 那怕口碑兩極化。本片亦不例外,不按常規辦事,譬如明明可以一氣呵成驚險萬分追殺場面緊扣觀眾情緒掀起高潮,下一場卻偏偏安排多人同處一室企定定對談良久,部分對白類近密集式喋喋不休,就並非人人有耐性接受了。幸而,星光熠熠、出色視覺及靚人靚景依然吸睛,雖非大衛奧羅素最佳作品,兩個多小時觀影過程依然挺有趣, 不會悶的。至少,慶幸她與他倆於1918和1933年置身於如此荒誕離奇世界,終能從傷痕纍纍且身心疲乏不堪,成功過渡至讓我信自已真理的幸福人生;儘管時空相隔一世紀,2022年你我他她仍能互勵共勉。關於重逢的故事,香港人熟悉的,還有1997年何寶榮於尼加拉瓜大瀑布愛的宣言:「黎耀輝,不如我哋由頭嚟過」, 及後黎耀輝到台灣尋父後,孤身現身尼瓜蘇大瀑布,感慨「忽然之間我想起何寶榮,覺得好難過,我始終認為企係呢度嘅應該係一對。」於《春光乍洩》布宜諾斯艾利斯糾纏不清難捨難離的兩位男子,反而不及《阿姆斯特丹》護士灑脫勇敢,仿如回應《花樣年華》周慕雲與蘇麗珍的「對話」:「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和我一起走嗎?」且看伊人於戲中最後一個鏡頭,是挺起胸膛無畏無懼「選擇」與愛侶走上不歸路,happy together奔向郵輪, 身體力行示範一個為你甘去蹈火海的人,有情人天荒愛未老,直至消失天與地。大衛奧羅素心儀的,歸根到底,始終是至死不渝的愛情!

呂威廉

對納粹主義的諷刺

說《阿姆斯特丹》是針對納粹的政治諷刺片,實在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全片最精彩的部分,就在於其對納粹主義的冷嘲熱諷。近年來,歐美地區內不時有納粹主義復興的跡象,不論國家領導人還是普羅大眾,都對這種意識形態十分恐懼,《阿》的創作人把影片的故事背景設定在1930年代,正好是納粹主義興盛的時期,其對此意識形態的憎恨,恰好反映他們「借古諷今」的意圖,或許這是製作此片的主要動機。惟他們的野心太大,既要批評納粹,又要描寫兩男一女像《祖與占》的友情,更要涉及一宗男主角被冤枉的謀殺案,要在兩小時多的《阿》內涵蓋這麼多上述的內容,「蜻蜓點水」的描寫實在在所難免,其對多段情節表面化的處理,必定被詬病。幸好克里斯汀·貝爾、約翰·大衛·華盛頓及瑪格·羅比的表演非常出色,讓觀眾聚精會神地看著他們,僅觀賞他們如何運用身體語言表現角色別樹一格的個性和行為,已算是值回票價。且全片精湛的服裝設計令他們能投入演出,其舉手投足皆表現當時只此一家的時代特色。由此可見,即使《阿》的故事情節備受批評,演員付出的努力及適切的服裝「拯救」了全片,使影片有其明顯的缺點之餘,仍然有不少值得讚賞的亮點。

曉龍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十月 11th, 2022 at 22:33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