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路山旮旯》短評

香港自然風貌之旅

可能《緣路山旮旯》的導演黃浩然覺得香港人已習慣了Staycation,亦熟習了本地遊,影片遂為觀眾提供一次香港自然風貌之旅,讓我們觀賞久違了的天然景緻,使住在市區的我們有機會透過導演的鏡頭「遊覽」沙頭角、下白泥、大澳、荔枝窩、長洲等山旮旯地區,了解充滿著鄉郊味道的香港。事實上,全片彷彿由多篇「散文」組合而成,倘若觀眾聚焦於故事情節的起伏,可能會失望而回,因為整齣電影的生活化程度甚高,說拍拖及兩性關係,談將來和移民,都似乎是大家日常生活的閒談,演員不像「做戲」,源於他們流暢地說出角色的對白,能自然而不經雕琢地進入角色的內心世界。不過,全片以阿厚(岑珈其飾)談戀愛的經歷側寫香港自然景色的美,並旁及宅男在人際相處方面面對的困難,更提及現實生活、前途等問題,想談的內容實在太多,「野心」亦太大,導致片中不同的題材皆點到即止,可謂「搔不著癢處」,難以深入探討上述任何一個問題,遑論能提供反思的空間。因此,觀賞《緣》的歷程是一趟令我們覺得輕鬆愉快的旅行,形式大於內容,題材重於情節,配合那些能鬆弛神經的音樂,使全片最適合我們進行「悠閒式閱讀」。當我們捨棄每天背著的「沉重包袱」後,便可以走自己想走的路,或許這就是影片創作人最想傳達的訊息。

曉龍

《七人樂隊》(Septet: The Story of Hong Kong)

合奏一曲「香港」的輓歌?

電影原本名為《八部半》,2014年開拍,由八位導演執導,因吳宇森退出,變為七人就成為《七人樂隊》。以香港為題,由五十年代拍至未來,各自負責一個年代的短片,分別是:50年代洪金寶《練功》,60年代許鞍華《校長》(因吳宇森退出,70年代沒了),80年代譚家明《別夜》,90年代袁和平《回歸》,2000年杜琪峯《遍地黃金》,2010年林嶺東《迷路》,2020年(當時是未來)徐克《深度對話》。

導演並駕齊駒,難免要作出比較。筆者覺得最好的,是杜琪峰的2000年代。劇本言簡意賅,鏡頭調度、人物鋪排快、省、精。當時正值股市樓市大起大落,又逢「沙士」…,深刻的一句:「我哋係咪恐懼得滯呀?」現在看來別有一番感觸。其次是洪金寶的《練功》,五十年代的人,就是要吃得苦。以七小福代表,很直接,畫面好看;跌撲翻騰,個個真材實料。流血流汗亦流淚,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許鞍華的天台小學、穿膠花…也勾起不少回憶。許導演擅長寫人物,唯筆者不禁挑剔一些細微之處:當時「老師」的稱呼多為「先生」,不論男女;很少叫某老師,而是叫某先生。

無獨有偶,林嶺東的《迷路》與袁和平的《回歸》皆講述移民港人最終回流香港;今天看來有被「河蟹」之嫌,但拍攝時是2019年之前…,想來也是導演的真心誠意吧。同樣提及移民的《別夜》我就覺得最為遜色,首先「吟詩作對」非筆者那杯茶,二來就是吳澋滔;正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兩人明顯已是超齡學生,還要愛得痴纏…。余香凝演得非常好,感情投入,收放自如,相比之下,不濟的演技就是影片一大負累。唯一出色是夜景拍得挺美,突顯菲林的優點。菲林無疑在質感與立體感上都較層次豐富、柔和,但發覺部份影片的一些暗位出現雜訊,解像度不佳,不知是否轉換格式而致。全部使用菲林拍攝也是這部電影的使命,向film(電影)致敬。

集體回憶當然不止film,在大家頭上飛過觸手可及的飛機,這個香港獨有景象何嘗不是?所以不約而同出現在幾位導演的腦海裡並呈現出來。黃金歲月的香港俱往矣,總結在未來,也是徐克的2020年代(拍攝當刻是未來),可謂一個神預言。戲中人處身精神病院,瘋言瘋語,似是而非;不就是現在我們顛三倒四,邏輯蕩然的現況嗎?而點睛的一句當然就是:催眠完結!

「香港」,只變成一個睡前故事:Long long ago…

陸凌綠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七月 29th, 2022 at 13:14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