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大戰》Detective vs Sleuths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韋家輝想跟你說的一句話。

寫劇本最容易過關的就是:他是瘋的!一句「癲㗎」,你就不能挑戰他任何邏輯、漏洞。這是一個最聰明、最不受限制的解決方案。在某時某地,有需要。

本片或多或少都是訴說著一個「冤有頭債有主」的故事;片中受害者都有後代,後代都會緊記著上一代的冤屈,會報仇。製造這麼多(案件編號寫滿一地)的「寃屈」是誰?跨越整個年代?原來是一群無能的警探,全部都是辦事不力,寃枉好人的廢柴。連環殺手都可以成為警員?有偵探頭腦的幹探卻淪為癲佬?韋家輝充分利用了戲劇衝突與矛盾,製造出一連串步步進逼的劇情,既偵探又懸疑,引人入勝;繼而穿插一個幌子「與怪物戰鬥,小心自己成為怪物」;的而且確,片中要復仇的後代濫用私刑,都變成怪物。但是誰驅使他們變成怪物?是制度?黑箱作業?沒有公平審訊?抑或看準殺人後廢柴拿他們沒法而去復仇?沒有交代。以資深編劇而言,這點是不應忽略的;不知是否被剪?因為據聞成品原本有三個鐘,經再剪輯後才是現在的版本。當然最後用一句「洗腦」「完善」了整個漏洞。也用上了一句「大邪若正,大惡若善」來拆解了筆者的疑竇。

電影是2018年開拍的,經過這四年,我們的精神狀態相信要比李俊來得更「神」。

陸凌綠

《超音鼠大電影2》(Sonic The Hedgehog 2)

時光荏苒,第一集原來已經是兩年多前。這兩年多無論世界或我城,均起了莫大的變化;不變的,可能是「世嘉」在你心中的感覺,否則你不會進場來看第二集。

除了蛋頭博士的造型變得古怪外,其他皆變化不大,不客氣一句:了無新意。作為小朋友電影,笑料與動作僅合格而已;加入的一個新人物也不見特別出色,只屬孔武有力之流。唯最後帶出「團結與犧牲能戰勝邪惡」倒是真理,可惜真理往往只有如Sonic這般的外星人才能參透,人類?嘿!

壯觀迷城和懷舊奪寶場面總能勾起絲絲回憶;電玩遊戲,光輝歲月…往事只能回味。連上集我最為喝彩的一句怒吼(註)也落空的話……,還能有甚麼寄望?

註:可參閱筆者2020年2月21日487期的文章。

陸凌綠

脫離電子遊戲的模式

謝夫科拿執導的《超音鼠大電影2》已脫離上集純電子遊戲的模式,強調超音鼠的快和激之餘,還加入了友情的元素。《超2》比上集的優勝之處,在於其在琢磨劇本時所下的功夫,別以為《超2》仍然是同名電子遊戲的「電影版」,今趟超音鼠被阿湯·華可斯基(占士·馬史頓飾)訓勉,指出牠能獨自完成任務,但不是稱職的英雄,因為牠解決大問題後,會留下很多小問題,留待他人去處理。為了不讓這些小問題出現,他建議牠尋找合作的伙伴,以協助牠「圓滿」地完成任務。不過,牠沒有完全聽從他的意見,直至牠遇上真正的朋友,其自大的心態才開始出現變化。想不到《超2》會模仿迪士尼動畫電影的風格,在影片內容裡滲入教育的意義,或許創作人覺得現今新一代的小朋友在少子化的家庭中成長,慣於只用自己的能力解決所有問題,忽略了朋友的重要性,亦忽視了團隊合作的迫切性。很明顯,《超2》是這類小朋友的「當頭一棒」,讓他們了解每一個人都有缺點,朋友給予的幫助可彌補自己的缺失,團隊合作更能為最後的成功提供必不可少的助力。因此,如今《超2》走迪士尼路線,加入兒童教育的內容,是其擺脫電子遊戲局限的新開始。

曉龍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七月 20th, 2022 at 12:35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