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大戰》

看到一個字頭的誕生、彷彿看到一個字頭的終結。

然而對比現今兩三年內的香港新導演電影,《神探大戰》已經是水準之作,又引用陳可辛經創意香港的官方話說,電影以情緒推進,情理邏輯不重要,《神》 是推到極致的作品;觀眾會否懷疑自己是如何看完此片? 是不是自己也瘋了?

片,沒什麼好說,如題。筆者入行是在銀河映像,老東家啊!第一次見韋生是在1999年香港大學舉辦的夏令營,韋生說了《暗花》的二次創作背後故事,神一樣。再見面已經是在《神探》的劇組內,入行當然很難很難,但看到第一部《神探》的拍攝,至今也見證了銀河映像經歷第三代老闆的過程,心酸呀。

記得《神探大戰》是在第二代老闆海潤年會上拉資金,我親自問Victoria當初   貴公司為什麼入股? 其後劉總經歷《華麗上班族》、《三人行》,應該明白我當初的問題,到《神》換成招商項目。當然現在老闆不用擔心,票房已經可以,加上自己院線上六成收入,拉上補下,成為現在的現象,如果投資方自己沒有院線,打水漂是肯定的,除非是絕佳作品,那有絕佳作品? 十年一遇?沒有工業體制,何來工業出產?一切都是《偶然與想像》,想得太美!那獨立創作呢? 何來生存空間,沒有創作空間,何來好作品?

實心痛自己的地方、自己的電影工業、自己的產業為何不爭氣,期待已久的《神探大戰》,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青雲哥演得好辛苦,一直高能量輸出,演完又為何呢?

Kepa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七月 14th, 2022 at 08:06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