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韋恩的迷幻貓世界》短評

愛貓者的恩物

貓奴不分國界、種族和膚色,「貓貓教父」路易斯韋恩改變了時代,從貓被視為不祥之物至被視為時尚之物,他功不可沒。《路易斯韋恩的迷幻貓世界》集中描寫他愛畫畫、愛畫動物至只愛畫貓的過程,班尼狄甘巴貝治演活了他「瘋癲」地沉醉於自己的事業的執著,把貓擬人化的幻想力及巧妙地運用鮮豔奪目的色彩吸引觀者的眼球的風格,讓作為後人的觀眾簡單地了解他的一生。片中出現多幅不同造型的貓照片,不單在畫框內出現,還在報紙刊物裡出現,證明他的畫作於當時已成功從藝術走向大眾化,成為當時其中一位最受歡迎的畫家。影片創作人精簡地展現他事業上的成就,讓我們清晰地了解他的作品的獨特風格,達致合格以上的水平。

不過,《路》未能深入描寫他的感情世界,窺探他的內心的鏡頭明顯不足。例如:當他的妻子剛剛去世後,影片只講述他如何化悲憤為力量,狂畫貓的畫,並呈現貓開心愉快的一面,與他悲傷的心情截然不同,完全沒有探討他外在與內在有極大的反差的原因,只以他患上精神分裂作解釋,既沒有探討他患上此病與妻子離世的關係,亦沒有解釋他以畫紙上的歡愉掩飾自己內心的抑鬱的真正動機,遑論曾深究他與愛貓彼得在她離世後相依為命但他與牠的關係卻比以前疏離的原因。因此,《路》最多只能成為愛貓者的恩物,但在描寫路易斯韋恩一生的事蹟上卻未竟全功。

曉龍

《法蘭西諸事週報》THE FRENCH DISPATCH

雜誌式影像,影像化雜誌。

一看那獨特有趣的風格就知道是Wes Anderson的電影;富童話色彩,畫面亮麗奪目,美術出眾。人物尤其古靈精怪,每位造型、個性均令人印象深刻一見難忘。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星」多。這齣尤甚,粒粒巨星,盡皆好戲之人;可能Wes Anderson的戲實在太好玩,形象上、表演上都可以突破自己(註),發揮創意。

Wes Anderson最喜歡以「說書人」的方式去說故事。本片是影像化的雜誌,正合他的風格。《法蘭西諸事週報》聚焦三篇文章,第一篇關於囚犯畫家、獄警與畫商,第二篇關於學生社運與老姑婆記者,第三篇關於警局廚師與綁架。單看人物已經很「九唔搭八」,戲劇性強。導演這趟以更多的劇場形式來表達,加強抽離感,突顯那種人間荒謬。三個故事既幽默且悲傷又瘋狂,帶著濃烈的法式浪漫。黑白處理的穿插,有效地展示時序亦表達了箇中情緒。第三篇更加插了動畫,使影片更像一本老雜誌:有幾頁黑白,有幾頁彩色,還有不少精彩插圖。(據聞雜誌的原型就是The New Yorker,內容包羅萬有,1925年創刋)。

本片人物多,明星多,場景多……絕對是大製作,當然口水也多,喋喋不休的旁白已是Wes Anderson的特色,打從《癲才家族》開始。

註:可留意Tilda Swinton、邦女郎Léa Seydoux和美少年Timothée Chalamet

陸凌綠

是一個迷?

《法蘭西諸事週報》內奇詭的故事情節,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對白,諷刺社會現實的奇情異象,延續導演韋斯安德遜繼《布達佩斯大酒店》後的作者風格,繼續自成一格地塑造只此一家的藝術特質。不按常理出牌,使觀眾猜不透下一個鏡頭/畫面將會是什麼,真人演出的畫面間歇性地加插動畫,刻意製造實與虛不和諧的交接。或許形式大於一切,觀眾能否領略其深意不要緊,像迷一樣令我們沉醉在法式浪漫不羈的文化裡,已算是功德圓滿。

曉龍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十二月 1st, 2021 at 20:00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