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是天堂》(It Must Be Heaven )

這是我月來看得最開懷舒泰的一套電影。

不是恐怖驚嚇就是抑鬱沉重;惡靈當道,群魔亂舞;真係人都癲!《那裡是天堂》確實帶我到天堂跑了一轉,很愉悅。主角伊利亞蘇里曼是巴勒斯坦人(也是本片導演兼編劇),一聽見「巴勒斯坦」就會聯想到戰火連天;但本片並不「巴勒斯坦」(如片中戲謔),還有一股和平寧靜氣息。

全片對白不多,以影像、事件說故事。導演良久不發一言(最後只說了一句),看其動靜、容貌更猶似默片時代的冷面笑匠巴斯特基頓(Buster Keaton)。片子手法虛幻,很有舞台劇況味,煞是有趣。不論在拿撒勒的小城鄉,抑或在自由開放的大都會巴黎,導演都是處變不驚,處之泰然,冷眼看世態。槍炮彈藥可以變成家常便裝;幽默地傳達各式光怪陸離。別以為是低成本製作,其中有電腦效果,亦有眾多臨記,還有大明星客串,實在非同小可。

尋得片刻豁然自在,樂享天堂美景,多謝生於亂世的伊利亞蘇里曼。

陸凌綠

《那裡是天堂》

看看不一樣的風景 Kepa

巴勒斯坦導演伊利亞蘇里曼自編自導自演之作,向世界展示不一樣的巴勒斯坦電影。《那》第一件最為吸引的是攝影,攝影構圖精心打造展現三地不同風景之美,用意配合導演/主角以觀察者角度觀看這個世界。

全片主角(導演本身)只說了兩句對白,不難想像是用此展示電影的中心思想;導演本身很會演戲,完全不用對白、以身體動作及眼神來說故事,有相當難度;因此,除優美攝影外,用上幽默感展示與現實不一樣的生活細節,來吸引觀眾追看。沒有戇豆先生的浮誇演繹,但有戇豆先生對世事百態的幽默諷刺。

《怪胎》

臭味相投的戀愛觀 Kepa

《怪》是一部很值得期待的台片,想看看搞什麼鬼怪。現代人低頭文化盛行,人與人的接觸都變成線上『見怪不怪,其怪自敗。』,仿如故事以兩位強迫症患者的相遇、再展開一段愛情的奇妙之旅,有人說塵世的愛情都是臭味相投,同樣嗜好讓人走近,若嗜好變了,說分就分。把故事如此包裝是有趣之處。

此片是號稱亞洲首部用iPhone XS拍攝的院線電影,彷彿不是新事,但用電話拍攝省下來的預算都花在那裡?從美術服裝上可讓觀眾看到,這種預算運用遠比宣傳效果實際。覺得真實的預算比公佈的更低,普通台灣電影比起港片可省一半預算以上,但台灣人口比香港多三倍,粗略說當地市場大三倍,故此片收台幣4500萬,各老闆都知道,想想怎樣幫幫港片。

《怪誕黑巫后》短評 曉龍

忠於傳統的童話故事,小孩喜歡吃巧克力而中了女巫的詭計,變成肥老鼠,其後聯同他的朋友向女巫進行大反擊,情節難免老調重彈,惟澤西卡蒧布魯的演出生動活潑,能準確地捉摸角色隨遇而安而樂天知命的個性,奧緹華史賓莎飾演善解人意的外婆,樂意信任小孩,並喜歡聆聽他們的心聲,她充分地發揮角色在個性方面的優點,他和她落力的演出成功拯救了全片,亦是整齣電影最具可觀性的賣點。安夏菲慧的黑巫后角色雖然不太討好,但她嶄新的嘗試算是其演藝生涯的「突破」,其誇張外露的演出亦令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一月 5th, 2020 at 07:43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