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大君主之役(Overlord)

類型片新突破。(下有少許劇透)

看預告片以為是戰爭片,殊不知是喪屍片。但看畢全片後卻又覺得,原來都是戰爭片。這我真的要讚一下導演;其實戰爭片與喪屍片是截然不同的片種,前者是真實的、存在於我們真實世界的,後者是虛構的、神怪科幻的,要兩者並存還要拍得好看,是相當困難的事,除非你當Cult片來拍,或全虛幻,否則會變爛片。而此片前半段的戰爭場面是真實無比的,那怎麼處理「變喪屍」呢?編劇應記一功,他以漸進手法,先是有點懸疑,再加少許驚嚇,然後慢慢鋪陳(就如溫水煮蛙,死了也不知) ,讓你掉入另一個世界

運輸機一場,是我看過有史以來最逼真(只是估計,沒經歷過)的機內情景,其他戰爭場面也超真實,看似電腦特技不多,很有實感;如果喜歡戰爭片的觀眾,官能上絕對滿足。但喪屍片粉絲就可能嫌「唔夠喉」了,因為要順從故事,所以恐怖核凸驚嚇不是導演首選,但緊張氣氛仍然一流。故事流暢,就算「喪屍」是超現實,置放在本片內也順理成章,融合得很好。結尾是我最欣賞的(包括霍特下士(懷特羅素飾)的一句「人」話);不為喪屍而喪屍(多害怕他來個「喪屍回魂」)「喪屍」只是一件武器而已,我覺得這安排十分恰當。

其實寓戰爭的「恐怖」於喪屍,是一個很好的「寓意」,可惜電影沒有好好把握,平白浪費了一個提升層次的機會。

陸凌綠

照片

逆向誘拐(NAPPING KID)

將推理小說改編成一齣「真‧香港片」,難得。向有理想、具俠盜精神的年輕人致敬。

原著也是香港人的作品,而導演將它轉化為一個很地道、很本土的劇本。反映現實,更要超越現實,電影告訴你今天已是沒有「一本通書」的年代;全片充滿著新世代與舊時代的對立。其實核心價值不在世代之爭,不論任何年齡人士都嚮往公平公義的社會,只是這種「牢固的思想」被既得利益者利用;要超越,今天的互聯網世代就可以把這「牢固」戳破,所以戲中不乏網絡通訊。

影片從一個推理案件發展,其實「推理過程」一向都是很吸引的,奈何導演將片子剪得支離破碎,要觀眾去「重組案情」,而「案情」又相當複雜,結果觀眾就看得吃力,腦筋不停地轉轉轉。其實這個改編能融入種種香港現況已經很好,又有主題,現在卻在剪接上賣弄花巧,最後毛片出來,很多人看不明白,結果又要加回「解畫」片段,足見導演對劇本很沒信心。其實如果故事複雜,就更不應該剪得零零碎碎,賣弄剪接而與主題無關,並不是一套好戲應有的技巧。當然,這只是黃浩然的第二部長片,比起第一部《點對點》已明顯進步。

但不論怎樣,導演敢於挑戰,勇氣可嘉。主題,我是相當欣賞的。

陸凌綠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一月 8th, 2018 at 16:58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