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

《水底行走的人》(I’ve got the blues)

盡顯藝術家的率性,不論是被拍攝者或拍攝者,火花四濺。

紀錄片要拍得不沉悶絕非易事,若以人物為中心,那麼這個人物必定很有特質、很值得你去告訴大眾。這趟陳安琪選擇了黃仁逵。我最初認識「黃仁逵」只是「美術指導」,後來才知道他是一個「畫家」(片中他說不是)

其實影片最有趣的地方並不是給你知道黃仁逵多少,而是你會知道陳安琪多少。黄不愧是鬼才,一矢中的,道出了陳安琪要拍他的原因。也許陳導演渴望的「率性」都投射在黄仁逵身上;從主角不願被駕馭到針鋒相對,都觸發了導演如潑墨般的隨意與放浪,繪畫了一幅意想不到的作品。

當然單看阿逵都已經精彩百出;畫作、音樂、人生觀、價值觀、與家人關係、政治看法皆令你目不暇給。尤其「政治」,在這個自我審查得瘋了的年代,陳安琪還可以這般不作掩飾,毫無避忌地肆意展現,為她的勇氣鼓掌!

真與誠是千載難逢,就是他們或我們的「有今生無來世」。拍紀綠片難,特別珍惜每一個願意去拍或被拍的人。

陸凌綠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七月 6th, 2018 at 23:39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