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式遷居》

偵探懸疑的「伊朗式」,與以往系列略有不同。

英文片名叫The Salesman,其實即是戲中戲的舞台劇《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 ,當然內容上以至主題,亦有少許相關;同樣都是闡述一種社會面貌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影片出色之處,就是留白,讓人可以從多角度去理解、去思考。

今趟阿斯加法哈迪的手法有點不同。故事是一單「風化懸案」,當事人沒有報警,到底箇中發生甚麼事呢?為增加懸疑性與思考性,導演故意沒有明言一切,待觀眾去猜。過程中,觀眾會代入丈夫角色,想知道發生甚麼事?追尋、緝兇。到後來,峰迴路轉,觀眾又會跳出來擔當「判官」角色,去審判「對」與「錯」。如此格局,若是西方的荷里活片,可能只是不甚了了的一套類型片,但嵌入對「性」保守與嚴苛的回教國家,就變得有趣了。當妻子被襲,伊斯蘭教的丈夫會是甚麼心態?處理的方式又會是怎樣?片中人物包括學生、鄰居、友人又是否如我們普遍認知的穆斯林呢?故事牽涉「道德」、「倫理」,「對」與「錯」等價值判斷,作為外國人,我們的看法又是否一樣?導演憑此等問題,不單提供了廣闊的思考空間,更描畫出今天伊朗人的精神面貌,有意思。

陸凌綠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四月 27th, 2017 at 16:52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