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nd, 2019

2
十一月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命運是「對手」 曉龍

有些觀眾可能認為《未來戰士:黑暗命運》是多年前的《未來戰士續集》的複製品,同樣是殲滅者追殺主角的故事情節,亦同樣是納米金屬結構的殲滅者充當從未來返回過去的殺手,主角同樣獲一舊式的殲滅者幫助對付新型殺手,眾多的相似之處,明顯表明新的《未》的創作人刻意向舊有的經典致敬。與前幾集相似,新的《未》的女孩Dani需要Grace(麥肯絲戴維斯飾)、莎拉康納(蓮達咸美頓飾)及T-800殲滅者(阿諾舒華辛力加飾)的保護,由於Dani長大後會成為對抗厲軍的重要領袖,故她成為被追殺的目標,而Grace是強化版的人類,莎拉康納是老而彌堅的女英雄,T-800是改過自新而有道德有思想的機械人。此組合「似曾相識」,之後發生的新型殲滅者與此組合的一連串惡鬥乃屬觀眾意料之內,其動作鏡頭的構圖精美,畫面的場面調度精緻,亦甚具美感,當然比多年前的《未》的續集優勝;不過,假如觀眾只能了解上述的特點,很大可能會在看畢新的《未》後失望而回,事實上,新的《未》的可觀之處不止於此。

新的《未》繼承了此系列一直以來的題旨,就是命運是「對手」。與其說Grace等人與新型殲滅者對抗,不如說她們與人類的命運對抗,原以為自己返回過去改變未來便可拯救人類,殊不知由人類製造的殲滅者組成的厲軍十分強悍,似乎不論人類未來的命運如何改變,都免不了厲軍在未來的世代裡操控整個地球的事實,可能未來人類的領袖受保護免於被殺可在悲慘世代裡力挽狂瀾,但總不能改變厲軍大規模殲滅人類的「事實」。可能人類「自作孽」後須承受自己帶來的惡果,但不少科學家在進行發明創造時只顧及製成品為他們帶來的滿足感,從沒有想過自己需要承擔的道德責任,亦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罔顧製成品對他人安全的威脅。片中T-800至納米金屬結構的殲滅者的推陳出新,正好反映他們沒有想過人類會被自己的製成品所滅;T-800懂得知錯悔改而向人類學習,組織屬於自己的家庭,享受愛情和親情帶來的滿足感。此仿人類的進化為殲滅者的形象帶來正面影響,可惜此類殲滅者的數量寥寥可數,其餘的殲滅者只想向人類趕盡殺絕,很明顯,Grace等人欲令人類不會徹底滅亡,只好想辦法保護倖存於世的未來領袖,讓她在未來世界內繼續為了人類的命運而努力,繼續為了人類的「苟延殘喘」而與厲軍進行長期對抗。

由此可見,新的《未》重複舊有系列的同一母題,雖然新鮮感欠奉,但最低限度能勾起觀眾的集體回憶。新的《未》的導演添米勒具有《未》的續集的占士金馬倫的影子,把拍攝的焦點放在新型殲滅者向Grace等人鍥而不捨的追殺場面內,殲滅者肢體再生的畫面雖然熟口熟面,但新生代觀眾倘若不曾觀賞《未》的續集,仍然會樂於觀賞其涉及的暴力美,已屆中年的觀眾亦可懷緬自己在童年階段的觀影回憶。新的《未》未曾屢創新猷,更免不了新瓶舊酒之嫌,但今趟導演找了三位女性擔任主角,即使有男性的陽剛味,仍然稍稍增添女性的細嫩柔情,這種剛中帶柔的「設計」,算是在同一系列內偏向女性主義而增添新意的適度變奏,亦是此系列再添續集而繼續向前發展的新嘗試新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