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

《暗殺速遞》

說出了一種價值。

在這個充斥著虛情假意的年代,無論是假選舉、假新聞、假食品、假鈔票、假臉孔均無處不在;富商馬某還引以為傲:「假的比真的還好!」。當「欺騙」成為「真理」,處身於一個這樣的社會,我們還可以「真」示人嗎?

影片以特工追殺類型包裝,緊湊曲折,動作追逐、鏡頭調度、剪接皆配合得宜,拍得驚險刺激,沒有冷場。友誼也是戲中重點,帶出主題。包裝之外,內涵更重要:聲討了當今「信任的崩潰」。主角建宇是一個大好人(明知世途險惡,仍選擇去做一個好人),一天無故被陷害,成為殺人犯繼而逃亡。過程中牽涉不少議題,例如:「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建宇中學時代幾個「friend過打Band」的朋友,在危難中會出賣還是相救?「網絡、媒體的可信性」:可以是雙刃劍,「政府的可信性」:可能正是造謠的源頭。戲內主線的「誣揑」,令我想起早陣子的林子健案,簡直如出一轍,別以為戲劇才有。

強國人為何要湧港購物?因為我們還有真貨。「真貨」需要有一個良好的制度去維持,如果人心崩壞,制度也隨之崩壞。在街上見到被車撞倒的老婦,你會因怕受騙而不去施以援手嗎?香港人都是古道熱腸;交通意外,血庫一聲「不夠血」,人們可以用四小時排隊去捐血。這就是香港唯一的價值。也是我們作為一個「人」的唯一價值。

陸凌綠

17
三月

《老師 你會不會回來》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教學熱誠的重要性 曉龍

別以為自己是一位香港觀眾,對台灣電影沒有認識,對台灣社會毫不了解,未曾到台灣讀書,甚至未曾經歷地震,看見《老師 你會不會回來》的宣傳片段時,便自然而然地對此片「避之則吉」,不曾注意它,亦不對其相關的真人真事產生興趣,遑論會入場觀賞此片。沒錯,此片是不折不扣的台灣片,講述的是一個地道的台灣故事,但這不代表此片會與香港觀眾相距「十萬八千里」,因為我們其實很容易把自己代入整個故事,如果我們曾經為人師表,一定曾看見片中學生搗亂課堂的頑皮行為;倘若我們曾經是學生,必定會對「突然消失」的學生衍生難以言說的悲痛之情。台灣地震奪走不少無辜的性命,2003年香港的非典型肺炎同樣使不少年輕生命「成為過去」,故片中學生在地震過後重回課室上課時,看見旁邊一張又一張的空椅,其抑鬱愁緒的氣氛籠罩整個課室,他們在地震前天真活潑的個性在「一剎那」間變為沉默無奈,這種劇變背後象徵的命運和際遇的逆轉,使原來討厭頑皮學生的王政忠老師從離開他們的決定轉變為陪伴他們的最終抉擇,歸根究底,他被激勵而衍生的教學熱誠是這種「巨變」出現的最主要源頭。

事實上,初時片中的王政忠老師不喜歡那群貪玩的學生,甚至對他們產生厭惡,此乃人之常情,且留在最貧困的中寮鄉爽文國中內任教,真的對個人事業的發展沒有多大的幫助,希望被調走,到另一間中學內任教,這肯定是正常人的選擇。不過,由於貧窮國中的學生自小欠缺家人的照顧,成年的父母忙於謀生,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照顧他們,這導致他們缺乏別人施予的愛和關懷,當王老師在班內任教他們多個科目時,其見面和相處比與家人共處的時間還要長,這自然使他們視他為親切的「大哥哥」,即使有時候他對他們較虛偽較冷漠,他們仍不以為意,因為他們最需要的是親人的陪伴,但偏偏親人經常不在自己身旁,而他的出現正好填補了這個明顯的「空隙」。因此,當他們得知他需要離開他們接受軍訓時,他們對他有萬般的不捨,甚至他們惦掛他之情遠遠多於他記掛他們之心,這從他經常收到由他們寄出的大量信件,但他依舊不曾回校探望他們的故事情節內,已可清楚了解他們對他在短時間內建立的深厚感情,但他卻不太在意他們的失衡狀態。

作為一位年青人,王政忠老師在未到中寮鄉爽文國中實習前渴望在大城市內成為補習名師,從功利的角度分析,他的決定合情合理,其教學目標只為了使自己盤滿缽滿,擁有豐裕的物質生活,以能招收學生人數的多寡為成功的指標,欠缺真正的教育目標,遑論會有教學熱誠。不過,其後學生對他產生的感情和一場地震帶來的傷害改變了他,讓他了解教學不單為了謀生,還為了育人。十多歲的年青人難以承受失去親人和摯友的打擊,心靈方面承受著極大的傷害,這使他們需要陪伴者和安慰者,老師正好能「扮演」此兩個在他們人生中重要的角色,讓他們隨著時間的消逝戰勝傷痛,在災難過後重新振作,不再垂頭喪氣,不再放棄自己,片名《老師 你會不會回來》正是他們需要他的終極而急切的呼喚,沒有等待的時間,沒有閒懶的空間,只有其對他們深深的愛及言教和身教並重的教學熱誠。正如王老師說的一句話,大意是:我們參加全國音樂比賽,並非為了獲取獎牌,而是為了那些在地震中喪生的家人和同學,可見老師的陪伴能醫治他們難以復原的心靈創傷,並讓他們成功走出地震所造成的情緒困局。

相片

《十級風劫》

錢,真的那麼重要?

碳排放致氣候變化,令極端天氣愈趨嚴重,單是美國的颶風與暴雪已經一年內在多個州發生幾次,級數是前所未有的強;可是人類仍然漠視,重視的只是眼前的GDP,錢!連北極的冰迅速融解至本來冰封的「西北航道 Northwest Passage(一條連接北大西洋和太平洋並穿過北冰洋的海上航線)都能被郵輪通過,人們還以此爭相找「商機」,完全沒警覺這是嚴峻的「危機」,就如片中的匪幫,趁風打劫。人類的仁義道德到底還可以淪亡到一個甚麼地步呢?

看這片,緊張刺激是官能、娛樂方面的得著,但能夠警醒你對金錢的看法,從今天起去關心一下地球的天氣為何會變成這樣?這才是最大的得著。

陸凌綠

相片

《航劫168小時》

想不到會有一場精彩的舞蹈(加音樂)

差點以為進錯戲院,甫開場就是一場頗有看頭的舞蹈。不是劫機嗎?且看他如何拉上關係

1976年的真人真事,法國航班被「恐怖分子」劫機去了非洲烏干達,單看牌面相當吸引,奈何導演眼高手低,又想加點藝術成分,結果就是散亂無章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恩怨情仇非三言兩語能交代,而當中還涉及兩個德國人就更添煩添亂了。若只集中於劫機與拯救過程,基本上已經很好看。嫌成本高難處理?簡單一點,以人物和情(如那位工程師機長、機組人員與乘客)出發吧,也能觸動感人。

許多細節:槍械是如何避過安檢上機?以色列戰機又是如何輕易進入烏干達救人?都交代不清。尾場的高潮戲,就在導演賣弄技巧下,被剪得零零碎碎,與一場精彩的舞蹈交錯地完成,人質是如何地被拯救?噢,我好像看不見。

片末仍有一段很精彩的肢體舞蹈表演,但很可惜,我仍弄不清這些舞蹈與戲軌的關係。

陸凌綠

10
三月

《霓裳魅影》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特立獨行的藝術家 曉龍

從社會學角度分析,社會上每個人都是獨特(unique)的,按道理,每個人都與眾不同,但偏偏人有相似,當大部分人的行為模式都沒有相當大和明顯的差異時,這些人都會被視為「普通人」,而一位具有與俗世有明顯不同風格的藝術家出現時,他便會被視為另類,甚至特立獨行,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倫敦,筆者相信《霓裳魅影》內的服裝設計師雷諾士(丹尼爾戴路易斯飾)是當時「特立」之士的表表者。他不單對衣著服飾講究,還有與眾不同的品味,故由他設計的服裝得以「鶴立雞群」,使名流皇室明星等趨之若鶩,因為他們想依靠服飾突出自己,並表現其崇高的身分及顯赫的地位。基本上,他的姓名已是一種具品味的品牌,源於「名牌效應」,他在女性群體中大受歡迎,但偏偏他持守著不為別人所理解的獨身主義,認為女性能觸動他的創作神經,使他的創作靈感源源不絕,但要與女性建立親密關係,他卻沒有十足的把握,甚至欠缺充足的信心,直至艾瑪(維琪嘉莉絲飾)在他的生命中出現,他的愛情觀才得以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變化。

男主角丹尼爾戴路易斯以演技出眾著稱,曾經演活了《無悔今生》內的作家兼畫家,《黑金風雲》內的礦業大王,以及《林肯》內的美國總統,曾經三度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今趟以《霓》為自己演藝生涯的告別作,仍然絕不欺場,其舉手投足皆表現藝術家的自信和「狂莽」,有類似著名荷里活導演占士金馬倫 “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的氣勢,周邊的女性雖然欣賞他的才華,但始終無法進入他的內心,遑論能與他建立愛情以至婚姻關係。他對角色別具自我風格的外露演繹,成功表現特立獨行的個性,亦與初期他對獨身的堅持互相配合,但當他遇上艾瑪時,他的生命出現了難以抗拒的「轉捩點」,讓他始了解女性對自己的重要性。他認識她之前與之後的變化顯得適可而止,在演繹角色時靈活運用身體語言,別具人性化地表現個性和行為兩方面細微的變化,但這些變化對於他作為特立獨行之士而言,已是前所未有而「翻天覆地」的改變。例如:在她出現之前,他百分百醉心於自己的時裝設計事業,女性只是表現他的創作的「工具」,遑論會在他的生命中佔據一個較重要的位置;在她出現之後,他在醉心事業之餘,多用了別的時間和精力陪伴她,甚至在她不甘寂寞而出外參加舞會時,他會到舞會現場找她。丹尼爾戴路易斯初期以高傲而不可一世的姿態出現,其後從強者變為弱者,轉而「臣服」在她的裙下,他精準地拿捏此一點一滴的變化,以自然而毫不做作的方式表現其轉變。要不是他曾多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評審可能覺得他無需再次以此獎證明自己高超的演技,筆者相信他可憑《霓》再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

由此可見,荷里活內有實力的演員實在不少,丹尼爾戴路易斯作為從上世紀至今世紀的出色演員,能真真正正地憑著出色的演技演繹不同時代的傳奇人物,在具先天的天分之餘,後天的努力都不可或缺,他明顯在演出前用了不少時間和心力研究這些傳奇人物的個性和行為,此肯定與荷里活有「本錢」運用較長時間製作一齣電影有密切的關係。現今港產片內的演員演技常被詬病為浮誇膚淺,這可能與其欠缺足夠時間琢磨演技有關,但願香港電影創作人仿效荷里活,為影片的整體效果著想,免除急功近利帶來的禍害,讓演員在演出前有充足的時間和空間探索角色的人生道路和心路歷程。

照片

《大樂師.為愛配樂》

勇於創新。重現港產片魄力。

沒有大陸演員講廣東話的港產片已經買少見少,難得有人肯投資,讓一位新導演馮志強(也不算新,有兩前作,亦是編劇)將自己寫的小說拍成電影,實現夢想,大前提已令人鼓舞。

故事內容十分多元,從一個綁架案開始,既有典型江湖片的框架,又有浪漫的音樂文藝成分;將古惑仔與音樂風馬牛不相及的兩者拉在一起,是很有膽量的嘗試。其中一場將「古惑仔劈友」幻化成舞蹈,我覺得是全片最出色的,浪漫化地道出了主題:音樂的力量。影像凌厲,加上金培達的配樂,將水花、陽剛與節奏融合得漂亮瀟灑,煞是好看(有一段這麼像樣的港產音樂片是意料之外)。其實導演之前拍了一段「音樂的起源」的,但他大刀闊斧地剪掉;做法正確,懂得取捨。處理阿勇(鄭中基飾) 與子牧(顏卓靈飾)的感情亦恰到好處,雙方僅處於曖昧階段,更顯合情合理。

美術與攝影也頗花心思,其中漁排(主景)的設計原來是一具大「鋼琴」;據聞整個拍攝都在這個海中搭建出來的場景內進行。狂風暴雨的場面竟然用上CG特技,也猜不到。最令筆者欣喜的是阿勇來往的水路有不少「地質公園-六角柱石」的風光,乘機推廣一下香港的景點,促進旅遊業,任重道遠(已久沒見過這樣的香港導演了,以前有劉偉強拍攝很多香港夜景)

來來去去都是「合拍片」,財雄勢大,垃圾拍出來都收過億,馮志強費盡心力,真誠對待觀眾,單憑這點,已值得作為香港人的我支持。

後記:作者與美指還自資出版了一本「電影設定集」,可見其認真程度。

陸凌綠

5
三月

《紅雀特工》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間諜的複雜性 曉龍

間諜是電影及電視劇內常見的職業,肩負此職責的人擁有特殊的身分,既是國家特派的專員,負責蒐集他國的情報,冒著被他國政府捉拿、甚至犧牲生命的危險,以完成艱鉅的任務,他/她必定是對自己國家忠心耿耿之士。不過,他/她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無時無刻地受他國的引誘,以金錢利益/個人前途為誘餌,驅使他/她變節,轉而為他國政府服務。因此,任何一國派出間諜的一剎那,對他/她既信任又懷疑,值得信任之處在於這位間諜是本國的公民,曾經接受多年的愛國教育,對自己所屬的國家應有濃厚的感情,且在專業受訓的過程中已學會服從的重要性,故理應不容易被引誘,遑論會出賣國家。值得懷疑之處在於人心詭詐,這位間諜亦不例外,倘若他/她被迫接受特工的培訓,被迫成為間諜,在萬般不願意的情況下,他/她會對自己的國家從愛變恨,因為自己並非源於愛國而自願成為間諜,反而在不利的客觀形勢驅使下,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為了自身家庭著想,並滿足自己謀生的需要,只好「下海」成為特工,故他/她為了他國給予的金錢利益而變節,並非不可能。根據《紅雀特工》的故事內容,女主角多明妮加(珍妮花羅倫絲飾)明顯屬於後者。

《紅》與《職業特工隊》及《占士邦》系列不同,不會描寫英雌如何「上山下海」的過人之處,亦不會講述她如何救世的偉大事業,反而敘述她的辛酸史,怎樣忍辱負重地過活,如何埋沒尊嚴地謀生,以及在艱苦的情況下被嚴刑迫供,終於饒富智慧地略耍手段,諉過於人,奸險地使自己一身清白,並「守得雲開見月明」。自古以來,美人難過愛情關,《紅》的多明妮加亦不例外,她在執行任務期間竟愛上美國中情局的特務尼特(祖爾艾哲頓飾),這迫使她在愛情與個人安全之間難以作出精明的抉擇,究竟她腦海裡的感性曾否淹沒理性,令她作出不理智而危險的抉擇?或者她依舊以個人安危為最優先的考慮,不惜犧牲一段大好愛情而獲得續命的機會?《紅》的創作人構思的懸念,多源自她在「苟延殘喘」下如何思索下一步的決定,以扭轉自己被懷疑是變節者的不堪命運,亦源自週遭環境和人事的變化怎樣使她的命運逆轉,繼而無需再次在屈辱之中艱苦求存。因此,她的個人命運的變化,其影響命運走向的因素,是全片最具觀賞價值之處。

《紅》改編自賈森·馬修斯創作的同名小說,而小說以部分真人真事為依據,這使全片的故事內容不算天馬行空,即使部分情節偶有誇張失實之處,但最低限度此片講述的部分特工經歷有根有據。例如:片中多明妮加身為雙重間諜卻不被俄羅斯政府發覺,反而獲得政府給予的崇高榮譽,雖然她隱瞞個人身分的技藝高超,其說謊而不被發現的能力強勁,但她總不可能那麼輕易地「瞞天過海」,最後成功恢復「潔白之身」。很明顯,全片的不合情理之處不少,幸好她在前段內接受特工培訓及在中段內飽受迫供的情節有足夠的事實根據,以致影片仍具一定的實感,亦可加深觀眾對間諜的認識和了解;否則,全片只像一大堆隨意捏造的片段的馬虎湊合,沒有值得討論的空間,遑論會有其指涉現實的影響力。

照片

《方寸見人心》

原來是一齣「驚慄片」,於我。(下有劇透,最好看戲後才讀)

不知何解,就是看得膽戰心驚。除了心跳加速外,還百感交集。這是一套相當奇特的戲,主題豐富到你非一時三刻能夠消化,要概括的話,就是使勁地嘲諷今天的你和我。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們都變得可怕!中文戲名改得貼切,「見人心」。

戲的經線是關乎一個藝術展覽THE SQUARE:方格內和方格外的世界。緯線是統籌這個展覽的博物館館長的離奇遭遇。片子非一般結構,所有劇情你都無法估計,但經緯的發展又互為影響,饒有趣味。

瑞典導演魯賓奧士倫技法高超,擅長操控觀眾心理;為何我會感到驚慌呢?「恐懼源於未知」。劇情:我無從估計,是「未知」,因此會擔心劇中人的下一步。鏡頭:導演用了許多畫外鏡頭(),是「未知」因我看不見,所以又恐懼了。

影片有兩場戲是我看得不能言語的,一場是心驚:Terry Notary扮演人猿Oleg的精湛演出(原來此君專門扮演猩猩,之前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Kong: Skull Island都是他,難怪如此入血入肉!) 。另一場是心悒:「炸小女孩」。

影片貌似荒誕,實則寫實得血肉模糊。最後我明白,我為何會心驚。如果閣下像我有一般感受的話,我相信,這個世界仍有得救。

註:只一直盯著某畫面或角色,畫外的相關人物或事件只有聲,有動靜,故意不讓觀眾見到,誘發你的聯想。

陸凌綠

27
二月

《1987 : 逆權公民》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極權統治的可怕 曉龍

在世界歷史上,不論亞洲還是歐洲,極權管治皆屢見不鮮;所謂「權力使人腐敗」,當人類得以獨攬大權時,邪惡的本性便會徹底敗露,獨裁專制固然可怕,但貪污腐化的行為卻會嚴重地損害公眾利益,當民眾忍無可忍時,社會上的遊行示威會越趨普遍,甚至群眾以言語暴力挑戰政權,政府竟以暴力行為進行大規模的鎮壓,這種「以暴易暴」的循環式報復,政府的公信力定必嚴重受損,而民眾所承受的「心理創傷」更久久不能消退,遑論會忘記這段悲慘的歷史。南韓的導演張俊煥勇氣可嘉,執導《1987 : 逆權公民》,把1980年代全斗煥領導的獨裁政權屠殺一大群學生的暴力行為搬上銀幕,當年其政權貪污腐敗可謂眾所周知,但那些南韓大學生沒有特殊身分,欠缺龐大的權力和崇高的地位,在以軍人為後盾的專制政權面前,除了「坐以待斃」外,他們最多只能運用自己的公民權利,以示威遊行的方式表達自己的訴求。

1987年,全斗煥因引入直接選舉制不得再競選總統,他欲運用不選舉的方式,協助其得力助手盧泰愚出選總統,並使其成為自己的繼承人,陰謀論者認為他欲透過其繼承人繼續拿取尊貴身分和至尊地位換來的龐大利益,在裙帶關係的大前提下,誰當南韓總統根本沒有分別,因為他與盧氏屬於同一利益集團,不論他自己還是盧氏當總統,他的權力不會被削弱,金錢利益亦不會減少,身分地位更會受到「無形的保護」。在具良知的媒體報導下,他的「狼子野心」終赤裸裸地暴露在普羅大眾面前,南韓的大學生源於其濃烈的愛國情操,當然不願意看見公眾利益被他任意剝奪,納稅人付出的大量金錢被他「公器私用」,故他們本於「愛民如己」的精神,走出來向政府表達自己的不滿,這本屬無可厚非。但當時他不欲使自己的暴力政權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甚至被國際輿論抨擊,竟包庇警方的不法行為,隱瞞其犯罪證據,以令自己的地位穩如泰山,甚至不再備受挑戰。幸好媒體大膽地披露警方犯罪行為的污點,這使他在背後運用個人權力慫恿警方毀滅證據的做法徹底曝光,這亦令群眾對他的印象嚴重受損,當部分學生願意走出來進行反政府活動時,自然一呼百應,甚至一發不可收拾。

由此可見,群眾運動的出現並非偶然,當一個政權百孔千瘡,引致社會不穩時,民心必定會動搖,政權受挑戰,甚至領導人被迫下台的結果實屬必然。《1987》告訴政府官員一個千載不變的道理:政權由民心維繫,民心不穩,政權必定會被動搖。香港的前特首曾蔭權說自己會做好這份工,看來作為公務員,不單需要做好,還需本著良心,讓自己的所作所為不會在道德界線上「越雷池半步」;否則,自己的行為不單未符普羅大眾的期望,還會因而破壞公務員團隊的公眾形象,後果不堪設想。但願現今的政府官員懂得「以史為鑑」,在包容和體諒合作夥伴之餘,還會以較高的道德標準評價自己的行為,不再以其非法行為為「一件小事」而不了了之,反而會嚴以律己,無時無刻鞭策自己,在公務上不單有更高的效能,還可從群眾的角度出發,在編排政府提供的社會服務時具有同理心,讓公眾真真正正獲益。

相片

1987 : 逆權公

公民抗命不管死傷多少,沒正義的傳媒去報道,都是徒然。再一次見證傳媒的威力。(前有《戰雲密報》)

1987年,記得當時看電視經常見到南韓學生示威、蒙臉、投汽油彈、擲石等,場面激烈;因「少年,我太年輕」未知發生甚麼事?只道聽途說:學生是左派、暴動。始終不太關心別國的事,所以也不求甚解,以為真的是「左派」搞事。直至我再不年少了,赫然發現,眼前銀幕的「暴動」,怎麼與我們的那麼相似?呈現的,不正是當年無知的我所不知道的真相?

戲中的「暴徒」、「暴動」是那麼熟悉。那大學生是怎麼死的?接下來的胡言亂語可真夠荒謬(也很熟悉)看著看著,這就是我們今天的香港!從一籃子的「莫須有」罪名,被判監、入獄,到有理無理的DQ,傳媒均「相應配合」地報導,大眾市民猶如當天的我,信到十足。有別的是,戲中記者不論上下,皆堅守使命,毋懼打壓,奮不顧身去報導真相。「報導真相」,是對任何運動;任何革命最重要的一環!一個擲石的畫面,可以無限上綱上線,其前因後果有誰知道?黑警一棍一棍地痛毆學生有誰知道?尋求公義的心,可以是推翻一切獨裁的力量。

電影是真人真事改編,雖然煽情與誇張是韓片一貫風格,但我相信當時的情況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片末有真人真事對照)。演員們均入木三分,尤其演處長金允錫,出色。反而我鍾愛的河正宇原來只是客串,幸得清新美少女金泰梨轉移視線,不致失望;加插的(相信是虛構)一段浪漫豆芽戀,也給陽剛殺氣重的畫面作出緩和。結尾的一場萬人空巷學生與民眾振臂高呼,著實激動人心,勾起了我們無數「催淚」的回憶。好趁仍有機會,進戲院撐場吧,香港人!

陸凌綠

22
二月

《捉妖記2》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突顯家庭幸福的重要性 曉龍

作為一齣農曆新年電影,《捉妖記2》刻意突顯家庭幸福的重要性。片中胡巴欲尋回牠的父親天蔭(井柏然飾),有《漫漫回家路》的影子,牠遍尋不獲的失落感,在其略顯憂鬱憔悴的樣貌裡表露無遺;且天蔭在牠離開自己後經常惦掛著牠,在神情和行為兩方面略顯滿懷心事、鬱鬱寡歡。其實導演許誠毅身為荷里活動畫電影《史力加》的創作人,在製作《捉2》時面對一個十分尷尬的處境,一方面欲描寫角色掛念家人的內心世界,希望突出親情的重要性,為觀眾帶來溫情洋溢的感覺;另一方面又需兼顧此片是一齣喜劇,過於突顯角色的憂鬱愁緒,便會破壞全片營造的歡樂氣氛。故《捉2》的創作人對角色心態和情緒的低沉式描寫皆點到即止,即使胡巴掛念天蔭,天蔭掛念胡巴,他們的愁緒只維持了一段不太長的時間,大多只以舊日他們一起相處時歡樂惹笑的片段交代,其淡化鬱悶情緒的傾向顯而易見。或者創作人把《捉2》定位為兒童片,過於渲染負面情緒,定必「傷害」兒童觀眾的心靈,使他們變得悲觀消極。

《捉2》內賭徒屠四谷(梁朝偉飾)一向獨來獨往,四海為家,沒有家的觀念,遑論會有掛念家人之情。初時他視金錢為生命中的一切,當他得悉獲取胡巴能得到大量金錢後,想盡辦法把牠留在自己的身邊,待適當時機變賣牠以獲取高額懸紅,這種功利的想法顯得非人性化。但畢竟人非草木,不論他如何酷愛金錢,在與牠相處的過程中,都會被其可愛的外表和較萌的動態吸引,所謂「日久生情」,原本視牠為「商品」,後來竟視牠為「夥伴」,甚至必不可少的「家人」,這種變化突顯了人類對家的渴求。即使片中的他是對別人不屑一顧的獨行俠,仍然渴望自己會有同行的「家人」,依舊希望獲得別人的關懷,或者期望別人能獲得自己給予的關懷。很明顯,家庭幸福在片中胡巴和天蔭的心底裡有不可取締的重要性,而對於他,在形單隻影、落寞孤單的一剎那,都會希望牠伴在身邊,以削減這種不容易消失的孤獨感覺。由此可見,人類是與生俱來的群體動物,片中的他亦不例外,在獨來獨往之際,仍然會在心底裡渴望擁有一個家,追求家帶來的溫暖和關愛。

至於片中的小嵐(白百何飾),表面上硬朗剛強,是武俠世界中的女中豪傑,但實際上柔情似水,她對胡巴的愛仿如母親對兒子的情,故片中曾出現舊日她與牠難捨難離的閃回(Flashback)鏡頭,正表明她理性上認同人與妖難以共同生活的實際情況,感性上卻渴望自己能與牠「一家團聚」。因此,《捉2》的創作人承接上集的風格,繼續在人與妖難共存的矛盾點兜兜轉轉,藉著「被迫分離」的殘酷事實說明家庭幸福非必然的道理。片末天蔭、小嵐夫婦與胡巴樂聚天倫,不再理會俗世內人與妖的分野,亦不再在意俗世人對他們人妖一家的奇異目光,享受自己的家庭生活,這或許是兒童電影中最理想化的畫面;不過,亞洲區的兒童在長大後耳聞目睹的社會上光怪陸離現象,可能會使他們變得憂鬱消極,如在童年階段看《捉2》,在銀幕內脫離現實世界,「嚐嚐」家庭幸福的可貴,滿足他們追求家庭溫暖的渴求,這未嘗不是一件農曆新年期間的賞心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