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十一月

《八佰》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戰爭電影永遠是觀眾最喜愛的類型電影之一,尤其拍攝與自己國家歷史相關的戰爭故事,更加是票房保證。因為疫情,電影《八佰》上映日期一直拖延,終於8月在國內上映,至今已突破30多億人民幣票房,帶動中國票房首次超越北美,成為全球票房之冠。而香港觀眾最近也可以入戲院觀看此片。

故事講述在1937年10月,日本侵華開始,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第88師524團團副謝晉元臨危受命,率領400餘名官兵,為了對外以壯聲勢刻意稱共800名官兵,故後稱為「八百壯士」,堅守上海閘北的四行倉庫,即四行倉庫保衛戰。

相信拍攝歷史大場面的電影已經重拍無數次,有野心的導演反而會選擇在大歷史場面中的小故事,更加能夠引發觀眾的投入和共鳴。《天能》的導演基斯杜化路蘭在2017年拍攝的《鄧寇克大行動》,同樣講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英國軍人如何在歐洲撤退。相比起《八》集中在一個貨倉裏400多名軍人的故事,就比《鄧》更加寫得細緻動人,當然發生在中國的故事就更加容易引起中國觀眾的共鳴。

例如冒死帶着國旗送往倉庫的中學女生,原本唯利是圖的賭場負責人轉變成犧牲生命的烈士,也有逃兵最後搶着犧牲生命保護隊友。電影故事的場景是上海英國租界與戰區之間,這種一河之隔代表着巨大差異的天上人間,也和香港與內地的一河之隔有着微妙的相似。所以電影一面鋪陳在租界一方的繁華盛世,正正與生死秒間的貨倉困獸鬥顯示出極大落差。

《鄧》中,德國軍人始終沒有出現在電影畫面中,從而對於兩層對決的黑白分明變得相對緩和,但同樣將撤退軍隊的主題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但電影《八》選擇在後段出現日本軍隊將領與倉庫將軍直接對質,反而感覺不協調,也沒有足夠鋪排,同樣跌落一般抗日神劇中的主旋律。

去年韓國電影《長沙里:被遺忘的英雄們》描寫韓戰期間,一班未受過軍事訓練的少年人如何在登陸戰中犧牲,就正正象徵着戰爭的無情,《八》中同樣有一位戰地記者冒着生命危險拼命保留歷史真相,這樣的角色在國產片中較少出現,也可算是中國電影的突破。

少翁

31
十月

《仍然要相信》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單純的信心 曉龍

基督徒很多時候會墮進「不知道怎麼辦」的死胡同內,當我們在心底裡想著如何信靠依賴神,口裡說出自己順服神的安排,遇上逆境時,源於軟弱的人性,都會懷疑神曾否給自己最美好的東西;即使神不曾保證「天色常藍、花香常漫」,我們無時無刻都會渴望自己可擁有順利美好的人生,絕少基督徒會祈求神降災給自己,遑論會覺得逆境來臨的一剎那神已把祂的美意蘊藏其中。人是渺小的,總猜不透神的心意,這就像《仍然要相信》內甘謝洛美(KJ阿帕飾)在音樂方面有獨特的天賦,早已成為萬千寵愛的新晉歌星,在事業方面平步青雲,並巧遇韓梅莉莎(布麗特羅拔遜飾),成為令人羨慕的情侶,殊不知她突然患上卵巢癌,性命危在旦夕,當時晴天霹靂,他在她面前不知所措,但仍然憑著自己對神無比的信心,繼續與她在一起,甚而願意締結婚盟。神不會要求我們單憑人力改變甚麼,只希望我們倚靠祂,就是這種單純的信心,讓他與她得以在患難中保持喜樂,在困境裡仍然積極,在祂的「保護」下憑著信心堅強地活下去。

他與她在結婚前夕遇上奇蹟,她突然沒有癌細胞,並完全康復,這使她與他可無憂無慮地去蜜月旅行;不過,其後她又再次確診,並發覺癌細胞已遍佈全身,生命已漸漸接近終結。不信神的人可能認為神玩弄他倆,讓他們愉快地經歷神,卻又碰上前所未有的逆境;不過,他倆身為基督徒,雖然他偶然會對神不忿和怒罵,但他之後仍然願意返回神的身邊,順服地接受祂的安排。即使她身患危疾,依舊不曾怨天尤人,反而樂觀地依靠神,憑著信心,盡己所能地克服病患。或許神不要求我們做得太多,只讓我們成為祂的乖孩子,單純而靜靜地依靠祂,可能我們很多時候過度自大,以為自己可改變身邊的一切事物,殊不知我們在生死關頭根本不能做甚麼,遑論能吃甚麼靈丹妙藥「起死回生」。神的心意難以捉摸,她患病後康復、之後再患病的奇異經歷,在她去世後成為他向歌迷大眾講述的生命見證,或許神希望我們藉著她的經歷傳福音,讓世人了解祂渴望我們在遇上危難時無憂無慮地依靠祂,像小孩一樣輕輕地依偎在祂的身旁。

片名「仍然要相信」有豐富的弦外之音,傳送了一個重要的訊息:不論順境還是逆境,我們都要相信神。或許我們與神可以共「富貴」,不可共患難,在順境時懂得感恩,感謝祂的幫助和帶領,祈求祂繼續帶領自己的道路,但在逆境時卻埋怨祂,對祂安排的經歷感到憤怒,甚至因而遠離祂,不再承認自己是祂的兒女。相反,有些人在逆境時懂得依靠祂,尋求祂的安慰,渴望祂能幫助自己度過難關,在順境時卻樂於享受「富足」,以為可依靠自己的能力獲取身邊的一切東西,無需依靠祂。倘若我們能在不論順逆的時候每天倚靠祂,便可獲得祂的「至寶」,這就像《仍》的他與她、《戴德生與瑪麗亞》的兩夫婦,不會選擇性地在某些重要時刻尋求祂的協助,懂得無時無刻尋求祂,每天祈禱,讓祂進入自己的生活,帶領自己的生命,並聆聽我們的聲音,與我們共享共嚐各種喜樂和憂愁。上述電影和書籍的主人翁具有不少值得學習的基督徒特質,在現今歪曲叛謬的世代裡,他們都是絕無僅有的「清泉」。

《怪奇默友》(Come Play )

低成本、高效益的萬聖節驚慄片。

今天疫症肆虐,世界艱難,荷里活很多影片都停工停產,這齣低成本又不失驚嚇、娛樂之作,正好填補了缺貨空間,也展現了電影人的能屈能伸本領。

看畢,疑惑該片何不拍成短片?因為只有意念、橋段,是很難撐到90分鐘的(看回資料,果真原來是短片)。但現在看來又有板有眼,合格稱職;雖然故事簡,但各種懸念伸延、一些有趣小點子的運用和人物加深描繪,都有效能地完成了這長片。當然「別再做光對著屏幕的低頭族,人與人的真實互動溝通才最重要」這中心思想饒有教育意義,而最後表揚的母愛也令人感動。全片其實頗適合家長與小孩觀看。

一讚: 將怪物Larry翻譯成「拉你」十分貼切精警。此外小主角阿茲羅伯森亦表現優秀,不慍不火,完全掌握一個自閉小孩的內與外,實不可多得。

陸凌綠

《怪誕黑巫后》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Kepa

繼《綠簿旅友 Green Book》、《逆權庄家 The Banker》等之後,《怪誕黑巫后 The Witches》是又一以黑人主導的電影,這次發生在白人的高級酒店裡,黑人小孩勇鬥白人巫婆堆。演反派的巫婆頭領安夏菲慧,演繹絕對有驚喜!唯電腦特效造型會否嚇唬較年幼的小孩觀眾?不太了解!只有家長才了解現今心智成熟的「小魔怪」。

巫婆將小孩變成老鼠的主線,例如小時候怕黑,一旦身在黑暗之中,還有什麼好害怕?被變成老鼠的小孩們樂天知命故不憂,心態正面,最後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一招,作為小孩與巫婆之間的長久戰,絕妙無比!

《無聲》(The Silent Forest )

很悲的「恐怖片」。

就是箇中人物令人費解;就是真人真事才令人感到恐怖。如果這是虛構故事,筆者一定大駡編劇亂來,不合理。校內同學之間性侵、強姦,老師、校長可以視而不見,只當是小孩玩遊戲(那是發育健全的高中生啊)!這也算,最離譜是連受害人也寧願被姦、被虐,也不願意「被離群」!校內受害人不是一、兩個,而是百幾個,不論男女,不限年齡。更離譜是,這是嚴重的刑事案,傳媒也報導了,竟然沒有警方介入?莫非全部都是「死黑警」?戲中沒說。

以上疑點,在今天這個「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的社會中,全部都是合理的,只是我「不正常」而已。

導演提出了「可怕」的問題,給出了「恐怖」的答案。

全片張力十足,以人物引伸劇情,令人亦步亦趨,緊張又擔心。鏡頭運動與聲效帶動著觀眾情緒;由於片中是聾人世界,所以聲效的運用更相得益彰,營造出懾人氣氛。演員更是全片靈魂,尤其飾演小光的韓國演員金玄彬,年紀輕輕,演技出眾,層次變化拿揑準繩。喜見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望能奪獎。

陸凌綠

《破處》 多元台灣電影回歸 Kepa

《破》是下月HKAFF電影,有票即買不用多想。

此片勾起太多在台灣生活的青春憶記,這是當地文化的一部分,現今香港人說入門移民台灣、泰國,兩地文化都熟悉,移民前先了解當地文化,最好入手途徑非從觀看當地電影莫屬。

2000年左右,香港電影圈話題是很怕走向台灣電影死亡之路,香港影評人協會已故前輩陳榆先生 (榆林書店老闆), 曾以協會之名與香港大專電影聯會組織台灣電影調研之行確是深刻,台灣電影業萎縮值得香港電影業借鏡,但近年台灣本土電影業復興是眾人皆見,《破》是一例,但背後的功夫才是深思之處,除上千所大學培訓人才外,本人恩師也從香港到台灣當電影教授,當地政府的電影輔助金也一直支持。 《破》主演吳肇軒是香港人,之後上映的台灣電影《親愛的房客》攝影師張宇翰是香港人,早前以荃灣命案為題的台灣電影《失路人》,導演是留學台灣的澳門人,對白寫得比香港電影更地道。

凡此種種,值得香港電影發展局參考,前題是林太批了十個億給香港電影發展基金,背後制度與成效值得反思,如何才能真正幫助香港電影的多元國際化。

28
十月

《整容液》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眾所周知,每到萬聖節的前後都有不少恐怖電影會上映。在這幾個星期中,不少中外恐怖電影也陸續在香港上映,其中一部在網路上已經討論了很久的韓國動畫《整容液》備受大家關注。

電影改編自韓國的一套網路漫畫,在講電影之前可以先講下這幾年興起的韓國漫畫風潮。隨著手機和平板電腦日益普及,韓國興起了一個新的產業,透過短小精幹的連載,在網路上收費,形成了韓國漫畫的特別風格。除了畫功有不少日本漫畫的影子外,更加入了許多韓國特有的直接而且用心鋪排的情節。其中,《整》原本是一部在網路上十分受歡迎的恐怖漫畫,而且在電影上映的時候漫畫的續集也已經面世。

談回電影本身,故事講述了一個其貌不揚的女明星化妝助手經常在現實生活中和網路上受到欺淩,取笑她的容貌和肥胖身材。在一次節目參與中,因被人取笑樣貌,而成為了網路話題,就被一間生產整容液的公司邀請,擔當了代言人。既然是恐怖奇幻的電影,就肯定不是我們平常所想的整容手術,電影描述了一種液體,身體浸泡後就可以割掉皮肉,亦可以將自己的皮肉與其他人進行交換。一聽就知道這些都不是兒童適宜的情節,但是這又正好符合韓國一向充滿血腥的漫畫和電影風格。

而故事的發展就是大家都能想到的整容後果,除了帶來美貌,同時也帶來好多不可想像的後果,使身邊的人受到無情的傷害。而且故事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就是在電影後段仍然能夠有新的發展,運用奇幻的視角,除了帶出諷刺韓國人過度迷信整容的風氣之外,更加帶出另一個嘲諷迷戀韓國女士的現象。我就不在這裡揭穿故事逆轉的地方,等大家入場慢慢欣賞。

女為悅己者容。本來整容的背後是希望用更加吸引人的外貌去換取更好的社交生活,更好的愛情和人生。但是,為了漂亮,人究竟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呢?這個議題本來就是在韓國經常探討的大問題。

名導演金基德在2006年就拍過一部名為《時間》的電影,用最尖銳的方法對整容的問題作出批判。《整》是第一套韓國本土的恐怖動畫,成功地重新引入整容這個話題,讓大眾一起思考。

少翁

25
十月

《玩命直播》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比現實更「真實」的遊戲 曉龍

今時今日,網紅已成為現今年青人夢寐以求的最賺錢職業,與普通打工仔比較,無需付出大量精力和時間,卻能賺取多數十倍的金錢,是其他行業難以媲美的「筍工」。不過,由於現時此行業內的競爭已越趨劇烈,僅僅語不驚人誓不休仍然不足以吸引網民的注意而招攬一大群粉絲,必須別具創意地製作一系列疑似真實的驚險和驚慄畫面,才能牢牢地抓住他們的注意力,繼而博取其歡心。

《玩命直播》內網紅高爾到莫斯科參加「密室逃脫」遊戲,在遊戲開始之前,遊戲主腦已告訴他與一眾好友這只是一場遊戲,其看見的畫面都十分逼真,但所有人都非常安全。初時他真的只視其為一次驚險刺激的遊戲,後來隨著他看見的畫面越趨血腥暴力,在這些畫面內好友逐一被殺害,他開始懷疑自己已從虛假一步一步地走向真實,直至他玩完整個遊戲後再次看見主腦,已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氣,猛烈地虐打以致其面目模糊,而眾人看見此景況時,從恭賀他取得勝利的興奮心情立即轉變為呆滯、無奈和不知所措的不安神情。雖然他的好友曾在策劃遊戲時想過這會否對他太過分,但從遊戲設計者的角度來看,焦點只集中在此遊戲是否驚險刺激,而非其對他的情緒和精神產生的負面影響。因此,影片末段他過於激烈的反應實屬始料不及,此遊戲的「真實性」正在於其對卑劣的原始人性的諷刺,網上直播「走火入魔」後遊戲設計者變得唯利是圖,為了賺錢而對參加者的心理狀態置諸不顧,最後一發不可收拾,比現實生活中網民不顧一切地拍攝高難度鏡頭以博取他人的歡心,其展露的不平衡心理狀態有過之而無不及。

導演韋維力奇認為「我們經常調整我們的行為,符合周遭的所需,包括我們的觀眾。只是,現在的我們,用更新和更普遍的方式去做。」沒錯,現今新一代上載至YouTube的短片大多為了討好經常看短片的網民而拍攝,《玩》內隨著血腥暴力的畫面不斷增加,觀賞的網民人數持續上升,遊戲設計者賺取的金錢當然會相應增多,或許設計者很久不曾隨心所欲地進行拍攝,只利用真實度甚高的短片滿足觀眾的期望,這導致他們拍攝短片已非源於興趣,乃源於符合觀眾的喜好。在高度商業化的資本主義社會內,這種供求關係本來無可厚非,倘若我們的社會內每一種行為都只為了滿足別人,我們便會失去了自我,這就像影片內高爾沉迷於博取更高的點擊率,久而久之,已完全忘掉真正的自己。當此奇怪的現象走至極端,暴力成為一種時尚,每位網民都只愛上影片內貌似真實而實質虛假的暴力鏡頭,其精神層面的暴力傾向可能變得越來越嚴重,後果不堪設想。

由此可見,娛樂與我們現實生活的關係密切相關,當社交媒體滲進我們生活的每一層面時,我們便會很容易被這類媒體牽著鼻子走,這就像《玩》內高爾及「密室逃脫」遊戲設計者都為了討好觀眾而付出了大量精力和時間,期望可藉此賺取大量金錢以換取優質的生活。社交媒體與名和利掛鉤後,其實早已變質,與當初網民擴大社交圈子的單一目的相距「十萬八千里」;可能我們需要等待這類媒體內的競爭已趨白熱化後,網民製作的短片才會有「反璞歸真」的一天。

《老豆死開一陣先》

給業界反思 Kepa

電影一開場的節奏剪接,不禁想起同期的《逃出立法院》,現在國際市場流行這套,這電影能讓香港觀眾看看不一樣的,說不一樣倒不如說近期亞洲電影流行這套。

香港電影不給力是有各方原因,《老》用黑色喜劇包裝,當中包含重搖滾音樂元素,日本音樂創作本身的優勢,一聽能吸引普羅大眾,即時想起近代港片《我的拳王男友》票房慘烈的原因,要說歌手那首歌必須要屌!那首歌垃圾如何吸引人?另外是廣瀨鈴能吸引觀眾,《我》片主角是老闆,是推本人也要找對戲路,團隊也要配合,只求財不多花心思都是白花,看《老》人物安排能推進劇情。

最後說宣發,為何用此名?也許之前有一部《死開啲啦》,食字宣傳是一大通病,用一部爛片來食字,是此進口片死穴,說到《死》,一部幾百預算、一個開錯題的劇本,改了四五年劇本換了幾個編劇,錢沒多花;這是原則上的錯誤,要是給你一個上憶元製作是不是要改一輩子? 《老》的簡單純粹令本土反思,多加支持本地人才。

《夜香・鴛鴦・深水埗》(Memories To Choke On, Drinks To Wash Them Down)

對逝去香港的憑弔。

不能說很好,但作為香港人應該捧場。由四個短片組成,分別是:《出城記》、《玩具故事》、《鴛鴦》、《It’s not gonna be fun》。影片開始時出現了這字句:「當中有部分描述或行為,根據現行法例可能會構成刑事罪行」嘩!於是筆者就很期待了。第一齣《出城記》(開始時響起了兩句熟悉的音樂引子…)講及認知障礙嫲嫲與印傭姐姐的小故事。看著看著,仍未出現「構成刑事罪行」…,莫非嫲嫲說的「naau啫啫」是「刑事罪行」?雖然嫲嫲細說從前及與印傭的相處都是小情小趣,但很貼地,有共鳴。嫲嫲演技一般,反而印傭演得更自然。工工整整,心情也是工工整整…,及至片尾,又再響起那首歌曲,不得了,原來是《浮生六劫》—1980年麗的電視劇主題曲!當時還有哥哥張國榮主演,我還記得他的角色叫「毛頭」(以上海話發音)。加上那幾個空鏡,頓時毛管直豎,無限回憶湧心頭。原來全片最感動在此。

第二齣《玩具故事》,發生在深水埗老舖,借「玩具」道出一段兄弟情與懷緬昔日香港之情;片中提及的玩具相信也牽起了大家不少回憶。演員較專業,為大家所熟悉,攝影與劇本較前者佳。

第三齣《鴛鴦》,「鴛鴦」背後的故事當然又是「老香港」了。到這世代,還有多少人知道甚麼是「咕哩」(苦力)?香港得以發跡,就是多得無數咕哩大佬的汗水。由舊香港到今天的香港,從一位洋妞 (也是總導演)眼中出發。Kate Reilly的自然演出比王宗堯的刻意來得順眼,看來帥哥的演技仍有待磨練。筆者期待已久的「構成刑事罪行」終於出場了,原來數來不到一分鐘。

最後一齣《It’s not gonna be fun》是紀錄片,講述深水埗候選區議員林倩同競選前後的心路歷程,很真,也反映了這一代的追求與堅持。一句It’s not gonna be fun,總結現今香港。也多得電檢處的加持。

陸凌綠

《蟲流感》短評 曉龍

怪蟲蔓延整個社區,人人自危,對病菌的恐懼已不限於電影內,觀眾戴著口罩看此影片更會感同身受地了解病菌的可怕。核突的害蟲是此類電影的「家常便飯」,其令人毛骨悚然的驚嚇感籠罩全片,恐怖氣氛的營造確有一手,唯其整體情節內「追追逐逐」的動作場面,仍然難以遮掩空洞無物的故事內容;而在生死之間難以抉擇的困擾所帶出的親情的可貴,其斧鑿痕跡太深,略欠自然,導致當中的感人程度大幅度下降,女主角對親姊依依不捨之情,即使主角「深情」演繹,依舊於事無補。

21
十月

《奪命守門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新上映的電影《奪命守門人》,光聽這個戲名,你可能會誤會,以為是在講一個殺人不償命的守門人。但故事卻恰好相反,講的是一個守門人如何去保護大廈裡面的住客。

電影由一名前海軍陸戰隊女成員開始講起,描述了她在一次恐怖襲擊裡面任務失敗,後來還有創傷後遺症。幾經轉折,她回到了紐約一棟大廈裡面擔任保安員,而在這棟大廈裡面,還有她那位已經失去妻子的姐夫和一對子女,電影情節看起來似乎十分平淡。

但是電影的波折就在於這棟大廈裡面暗藏的一些寶物,是二次世界大戰時候遺留下來的名畫。同時,整棟大廈的其他住客都已經遷出,準備大裝修,就在復活節假期的前一天,大廈裡面就只剩下了女主角姐夫一家人和一對知道寶藏位置的老夫婦。

電影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有《這個殺手不太冷》的男主角尚連奴擔任的大奸人物,他率領了一群在監獄內認識的歹匪,先是潛入大廈擔任保安員一段時間,從而熟悉大廈裡面的設施和住客的特性,並準備在入侵當天,威脅老夫婦講出名畫收藏的地方。

在誤打誤撞下,女主角就扮演了《虎膽龍威》裡面的角色,電影中有不少情節都向《虎》致敬,機智聰明的小童星加上打鬥了得的女主角,歹匪就是這樣被逐個擊倒。雖然在電影最後壞人還是奪得勝利,但是連場的惡鬥,和一幕幕的追逐也算是彌補了單薄的劇情。

電影的導演北村龍平,以拍攝B級動作片而聞名,最著名的《午夜食人列車》、《無人生還》,還有《靶場》都算是經典之作。但在這次的《奪》中,卻收起了他一貫的血腥作風,而用駁火和拳頭取代,相信可能會更加適合大眾的口味。

少翁

17
十月

《整容液》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天馬行空的動畫創作 曉龍

別以為《整容液》只是一齣嘲諷整容風氣的平凡之作,導演趙慶薰別具創意的畫面設計,使全片成功運用動畫天馬行空的特質另創新猷,令同一系列內真人演出的作品被比下去。從女主角藝知購買整容液「剝皮」減肥開始,一塊又一塊表皮相繼剝落的鏡頭,已非真人特技的畫面可以相比,其後她讓這些液體滲透全身,身體各部分的肥肉像街市內塊狀的豬肉,其柔軟鬆弛的質感使人肉與豬肉的相似度甚高,這極具諷刺性。因為人類是萬物之靈,在這些液體產生的化學作用的影響下,我們的軀體竟與豬沒有太大的差異,這證明美麗的外貌和均衡的身形出現之前必須經過過度醜化的「洗滌」,美麗在醜陋裡孕育成長,這才突顯美背後腐朽敗壞的本質。因此,創作人把漫畫中虛構的畫面搬上銀幕,如要表現原著的精粹,必須用動畫的方式表達;否則,可能只呈現出其別樹一幟的「外殼」而忽略了其具深層意義的「五臟六腑」。故導演如今以動畫形式拍攝《整》,實屬獨具匠心的明智之舉。

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藝知不小心而超時地使用整容液,使這些液體嚴重傷害自己的身體,她的父母不單沒有怪責她不孝,反而為了拯救她,用同一液體讓自己的皮脫落,並把皮張貼在她身上,以求讓她繼續生存下去。但她不但不知恩圖報,反而「走火入魔」,用盡所有辦法恢復昔日美麗的外表和健美的身軀,為求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最終「萬劫不復」。減肥的故事情節不算新穎,但整容液讓人皮脫落的橋段別具獨創性,倘若此畫面用CG特效呈現,可能會變得卡通化,亦過於虛假,如今動畫化的表達,能震撼地表現減肥能使人「上癮」,繼而沉迷,最後滅絕人性。她的「成魔之路」可能有點脫離現實,但動畫畢竟是虛構畫面的重現,故其超現實的鏡頭旨在表達整容整形的諷刺性,用極端誇張的手法表現減肥的禍害,雖然其與觀眾接觸的社會現實有一大段「距離」,但其充滿虛幻色彩的驚嚇性的確令他們感到恐懼,這其實已清晰地傳達整容過度會帶來難以想像的負面效果的明確訊息。因此,《整》作為一齣訊息主導的電影,創作人充分利用動畫天馬行空的特質,把上述訊息鮮明地呈現在他們眼前,並運用難得一見的恐怖畫面令其心靈產生前所未有的震盪。

不要誤會動畫只供小孩觀賞,在《整》出現之前,南韓電影界內拍攝的動畫的確以兒童為主要的目標觀眾群,讓當地觀眾誤以為動畫是小朋友的娛樂;在《整》出現之後,他們始發覺動畫可以有多種不同的類別,除了兒童動畫,還有成人動畫,且此類別不一定賣弄色情暴力,可以運用極端的手法諷刺當今流行的社會現狀。當南韓學生就讀小學時已獲父母安排去整容,南韓選美比賽中多位佳麗因整容以致彼此的樣貌極為相似,便可知道此流行現象已變成一種歪風,如不加以制止,後果不堪設想。由此可見,《整》的創作人用心良苦,透過電影道出單一價值觀所造成的變異人性,或許「一枚硬幣有兩面」,整容能使自己擁有美貌,重拾自信,但過度沉迷於整容卻會造成難以想像的反效果;當人性被歪曲而變得腐化時,一切平時不會出現的犯罪行為都會應運而生,《整》內「警世通言」的核心便在於此。

《花地瑪:玫瑰神蹟降臨》(Fatima)

當信念被衝擊,你會動搖嗎?

「花地瑪聖母三大預言」聞名世界,本片的焦點並非落在聖母或預言,而是落在三名見證牧童之一的十歲路濟亞(飾演的史蒂芬妮吉爾已十三歲,實在大了一點,對角色的發揮是有點妨礙)上。當三名分別七歲、八歲、十歲的小孩被聖母選中為「信差」時,預言未降臨,煩惱已先降臨了。被選中的原因可能是小孩的心沒成年人般蕪雜骯髒,於是,骯髒的成年人便因為「貪、嗔、痴」向他們施加各方壓力甚至暴力。或許你會問,為何聖母要慘害他們呢?這正是影片的主題。

因為觸及宗教,導演皆以虛幻手法表達很多場口,不單拓闊了觀眾的想像與思考,多變的影像亦令神秘感增加,更突顯了人物的複雜心情。

「信仰」是團結的力量,也是邪惡掌權者最害怕的武器。「要你收聲,你要更大聲」,大聲地一起禱告,神蹟會再次顯現。只要信。

陸凌綠

《新聞守護者》

人類的文明進步建基於什麼 ?                                Kepa

聽了編劇恩師的極力推薦之好電影,好在那裡是需要一看才知曉。在這之前是需要一點背景資料來引導,電影故事是說一位英國記者如何揭發1932年烏克蘭大饑荒。 這件史實是值得現今人類的深思。

不談政治,亦無黃藍綠各種顏色之見,只說《新聞守護者》為何正是時候,來得正好!看到一半為何會落淚,如何感同身受!為何歷史會不斷重演無限次?不是不知道歷史過程,而是自覺會比前任做得更好,用寶島話是「自我感覺良好」,曾經造就人類歷史中最大的饑荒、犧牲最多國民的人禍,大家都清楚明白,應該沒有一個正常人會想打破紀錄以遺臭萬年為目的,人類的文明進步是建基於什麼?肯定不是為一己私慾吧!這是電影帶給觀眾的深思。

《驚夢49天》短評 曉龍

結合台式『觀落陰』與西式催眠的跨文化電影,影片內李家豪(Lewis Liu飾)在夢境與現實之間糾纏不清,以為自己在現實世界內,其後發覺自己身在夢境中,於迷濛混亂之下,始發覺自己失憶背後暗藏著鮮為人知而籌備充足的「陰謀」。在「陰謀」被揭發之際,一切真相迎刃而解,有時候解釋得太清晰反而使其故事情節欠缺神秘感,遑論會有延續至影片散場後的驚嚇性。或許故事主線模糊不清,讓觀眾猜猜尋尋,會獲得「尋幽探秘」式的樂趣,而開放式結局是其中一個較佳的選擇。

《天能》 少翁

導演基斯杜化·路蘭的新電影《天能》最近引起大家熱烈討論。與一般特工片不同,路蘭在電影中引入了全新的世界觀—時光穿梭。男主角從一個恐怖襲擊開始,進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世界,透過機器穿梭至時空的不同位置。而導演就在時光倒流中加入了不少魔幻情節,比如事物倒映,或者同一個人在不同時空互相相遇。雖然這種天馬行空的設計令很多觀眾初次觀影的時候完全摸不著頭腦,但其實導演早已在開首就設定了各種線索來提醒大家。

路蘭最拿手的就是將簡單的故事重新切入新的視野。《天》時光倒流的新論述,可能會令它成為最經典的特工片。

14
十月

《麥路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麥路人》落幕前電影範例分析 Kepa

一部電影劇本如何叫做扎實很難講,但一部劇本如何叫做唔扎實可以參考《麥》,最致命的是戲中那有一位角色是逼於無奈要在24小時餐廳露宿?每一位角色的設定都是自討苦吃、都可以選擇過得更好,最簡單是「回家」,無戲攞戲來做!新導演白毛未至於高到這種藝術程度,要用反現實來突顯人活在現代社會的自身選擇,太富有得只可以自己在快餐店不回家吧!

香港變成悲情城市,不悲慘,最悲慘是電影造假!各位可以在晚上十點後,到24小時快餐店便知曉,有二樓的快餐店更能看到眾生相,如深水埗、元朗分店,道友、黑社會、弱勢社群,霸位、打架、黑吃黑都在上映。選題不選實,是喜劇包裝更好,將所有事反過來演,讓觀眾一笑置之更為實在。現在變成中產霸位體驗生活,是非常反感!阿Ron那麼有能力,幾百蚊買bitcoin都可以;萬子咁有貨,醫唔好都食好玩好,最後何必傻完又清醒自爆原因;現在國情,回鄉補地收地補償生活過得更好,深圳水圍曾經有位乞丐本身有樓收租但日日出外乞錢;不一一道出人物問題,在人物設計方面根本無做功課!

標題開得好是事實,以資深副導演當正,眾人羨慕演員落力的演出,亦是群星、演員的功力及人情牌幫了這片;《 麥 》讓人想起多年前杜琪峰導演的示範,一個不扎實的劇本,如何展示導演的功力及鏡頭世界觀,詳情請參閱杜sir《蝴蝶飛》EPK,如果看過《蝴》原劇本,便能比對成片看出功力。 《 麥 》可以作為一個劇本範例,展示演員如何做就了這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