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九月

《邪不壓正》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是正還是邪? 曉龍

很多時候,正與邪只有一線之差,他/她是正還是邪?這真的見仁見智,A說他正,B可能說他邪。這就像《邪不壓正》裡的朱潛龍(廖凡飾),表面上,他已是北平城警察局局長,在普羅大眾心中,他是一位英雄,在日常生活中行俠仗義,但背底裡他窮凶極惡,在十五年前殺害李天然(彭于晏飾)的師父全家,只為了與日本人根本一郎(澤田謙也飾)合作,在中國境內種植鴉片,使中國民眾上癮,以謀取暴利。從現代中國至今時今日,我們經常看見「權傾朝野」的官員突然被捕,被控貪污,我們從表面上看他們,總以為他們為民除害,探訪災民,重視民生,是一等一的大好人,但當他們被捕後,背底裡關於他們的「黑材料」被完全披露,便會發覺他們濫用權力,做盡壞事,一切都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正如片中他連續性而近距離地向著死囚的頭顱開槍,執行死刑,我們不禁會問:「究竟他殺的人較多還是那些殺人犯殺的人較多?」所謂正還是邪,可能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根本不曾有一個「不失圭撮」的量器。

片中李天然從美國返回中國,經常夢見當年他師父一家被朱潛龍和根本一郎殺害的情景,這些景象在他成長的十五年內不單沒有消失殆盡,反而依舊「歷歷在目」,這使他決心報仇雪恨,本來他的養父亨德勒(安地飾)勸他放棄報仇,但他不曾聽從亨氏,反而抓緊所有報仇的黃金機會,待時機成熟時,便立即下手。這段劇情十分典型,是銀幕上武俠片內俠者向敵人反撲的常見劇情,所謂「君子報仇,十年未晚」,雖然他是一位醫生,但行為動態較市井,未稱得上是一位君子;不過,他有一種像君子一樣的堅持,亦具有君子秉持的不屈不撓精神,故他忠於自己的目標,不曾放棄。表面上,他英勇善良,行俠仗義,倘若他以惡報惡,甚至置敵人於死地,他又與朱氏有何差異?或者在中國現代史中,特別在抗日戰爭(1937-45年)快將爆發的關鍵時刻,朱氏作為一位漢奸,實在死有餘辜,而根本一郎參與毒害中國人的龐大事業,更是人人(指中國人)得而誅之。所謂「時勢造英雄」,在當時反日情緒高漲的時勢下,任何人能誅滅漢奸,都會成為大英雄;不過,如果時勢不同,滅奸者能否成為英雄,卻是一個難以預料的未知數。這正如藍青峰(姜文飾)所言,倘若抗日戰爭正式爆發,他便可以向仇敵大開殺戒,因為這時候殺人已變得「合法」,殺人乃犯罪的道德觀念已被徹底扭曲。

《邪》的英文片名是Hidden Man,這位男人應指復仇深切的李天然,他從美國返回中國後,隱藏了原有的身分和中文全名,以婦產科醫生的身分出現,又改名換姓,用另一美國人的名字掩人耳目,這種「隱姓埋名」的做法在俠者復仇的影片中十分常見,今趟再次使用這種橋段,有些觀眾可能覺得其老調重彈,但筆者卻認為這是姜文導演兼編劇向傳統致敬之舉。因為改名換姓而把自己變作另一人,是一種對原有身分的極大侮辱,中國人向來有「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傳統,只在關鍵時刻內才會迫不得已地「隱姓埋名」,這不是弱者的怯懦,反而是強者的忍耐。可見他經常說自己懦弱,是一種反語,他「忍辱負重」地等待復仇的黃金時機,其實是不朽強者的最佳表現。

相片

《北寒諜戰》 (THE SPY GONE NORTH)

是美化?還是真相?

真人真事改編。南韓間諜「黑金星」於北韓進行任務長達十年,千方百計得到官方信任,期間險象橫生,及至後期的轉折更是出乎意料。鐵幕國家往往令人望而生畏,因此你會一步一驚心,擔心主角的安危;導演很能掌握觀眾情緒,全片張力十足。背景人物詳盡清晰,故事有條理,道盡間諜人性化一面,多少也是為「黑金星」平反,唯北韓的「善良」(包括戲中高官),筆者就覺得有美化之嫌。除了一般的間諜片元素外,亦涉獵到當時南北韓的政治角力,國際大形勢;還看今天的金仔與侵侵握手明白了。

片中部份實景真的是北韓平壤(不像電腦加工),不知是如何申請拍攝,抑或偷拍?而金正日的辦公大廳也非常逼真,扮演金正日的更是唯肖唯妙,是影片一大亮點。

陸凌綠

5
九月

《漂流心海》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摯愛的支持 曉龍

有調查結果顯示,有終身伴侶的人比沒有終身伴侶的人更長壽,曾經結婚的人亦比沒有結婚的人更長壽,沒有人詳細考究其箇中原因,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伴侶的人獲得的支持比沒有伴侶的人多。例如:《漂流心海》內塔美(莎蓮活莉飾)和理察(森加芬飾)這對情侶本來有著航海的共同興趣,能夠甘苦與共,能使他們之間的愛情更穩固,但對著難以預測的大海,天氣變幻莫測,際遇顛沛流離,這令他們難以掌控自己的命運。當他們航行時遇上颶風之際,即使不知所措,仍然能互相扶持,在心靈方面彼此依靠,摯愛的支持在艱困的一刻尤其重要,與他們共同欣賞美景的浪漫時刻比較,摯愛在安頓情緒方面產生的作用突顯珍貴。塔美發覺理察失蹤後,徬徨無助,不單失去了自己的男朋友/未婚夫,還失去了一對肩膀(即最重要的依靠),其後她在自己的「幻夢」內找回他,還在缺水缺糧的情況下相依為命,一種心理上的支持支撐著她繼續活下去,當他活在她的心靈內,不論他在真實生活中是生還是死,其實已完全不重要。

全片的故事情節改編自真人真事,使塔美的形象呈現豐富的多元性。她與理察剛出海時,乘風破浪,順利地航行至目的地,充分表現她作為時代女性勇敢堅強的一面,但當她失去他而遍尋不獲時,她便隨即顯露傳統女性懦弱驚慌的另一面。創作人對她的個性的立體化描繪,令她不像創作人刻意塑造出來的虛假角色,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人類有多面向的個性,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當銀幕上的她遇上不同的環境時呈現相異的個性,她的出現便能說服觀眾全片的寫實性甚高,或許這就是影片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的最大優點。另一方面,片中的他嚮往自由,樂於追尋夢想,藉著航海實踐夢想,這種浪漫型的男性別具吸引力,因為他具有尋找自我的勇氣,有一種與別不同的男性魅力,故他成為她的理想對象,兩人一見鍾情,一拍即合,並非偶然。但他不是一個純粹的「浪子」,當她遇上危難時,他必定立即挺身而出,勇救她,表現他對她的愛和關懷。這證明他擁有時代男性喜歡漂泊的不羈個性之餘,還有傳統男性保護女性的責任感和承擔感。由此可見,編劇對兩位主角的多元化描寫,使他們的「真實感」大大提升,亦讓觀眾容易把他倆放進現實世界內,縮短其與觀眾的「距離」,並增加觀眾對他們的親切感。

很多時候,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都會在片末放映一段現實人物現今的生活處境的錄像,《漂》亦不例外。當影片故事完結後,真實生活中的塔美隨之在大銀幕上出現,這一方面令觀眾確信真有其事,另一方面讓此故事在現實中延續下去。或許創作人認為真人的出現可引起觀眾對故事的發展產生更多相關的聯想,亦讓他們繼續在現實生活中「追蹤」角色的人生歷程。從來電影與現實的關係難以分割,電影創作人把現實帶進大銀幕,大銀幕上的故事情節反過來影響現實,這可能是有雞先還是有蛋先的問題,亦可能是一枚硬幣的兩面;觀眾在電影中看見現實,便在直覺上以為現實的事件影響了創作人,但其實可能是創作人受自己的觀影經驗影響,不自覺地混淆了影像與現實,最後不分真假地把自己的「觀察」搬進大銀幕。因此,《漂》內有多少是真實,多少是創作,實在不得而知。

29
八月

《毒戰寒流》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眾裡尋他千百度」 曉龍

《毒戰寒流》改編自杜琪峯執導的《毒戰》,故事同樣以警方追捕毒販的情節為主,但此部韓版的《毒》扭橋扭得更厲害,把一段警匪角力轉化成人性的鬥爭。片中亞洲最大毒品市場的領袖李先生是一個神秘人物,著名卻從不現身,但在背後操縱著毒品的買賣,使毒品調查隊組長趙元昊(趙震雄飾)決心找出李先生,並把他繩之於法。由於李先生能獲取毒品交易的龐大利潤,亦可操控整個交易市場,故不少黑道中人都欲「扮演」他,以謀取最大的利益,這令真正的他異常憤怒,欲除之而後快。因此,片中的他是一個謎,所謂「眾裡尋他千百度」,趙氏不惜身犯險境,差點因擔當毒品拆家而命喪黃泉,但仍然堅持盡快捉拿他,這令趙氏源於正義感,欲在捉拿毒販的過程中直搗黃龍,卻於耗盡所有精力後依舊找不到他,使自己異常苦惱,亦令社會對自己的期望完全落空。故韓版的《毒》反映人性的醜陋,原以為英雄會有眾多模仿者實屬正常,想不到身為大毒梟的「狗雄」都會有同樣的情況,人性墮落至此,真的十分遺憾!

此外,韓版的《毒》內有眾多黑道人物相繼出現,創作人彷彿正在與觀眾玩兩小時的猜謎遊戲。當觀眾以為他是李先生,卻因種種破綻而被揭露其真正身分,他們知道自己猜錯時,便要重新再猜;當另一人自稱是李先生時,亦因多種漏洞而被揭發其「小嘍囉」的真實角色;其後再有第三人訛稱是李先生時,他們已懂得從其行事為人及身邊的蛛絲馬跡判斷他是否其真身。可見此片的突出之處在於其神秘感,警匪片內猜猜「兇手是誰?」的情節十分常見,但心思細密的佈局讓觀眾對真兇摸不著頭腦,陷入極度迷惘的狀態,甚至難以估計真兇下一步的行動。像謎一樣的對手比其他所有饒勇善戰的硬漢更可怕,因為片中的趙氏很多時候會不知就裡地被真兇「插一刀」,或者在無可奈何下讓真兇為所欲為,又或者他對著真兇束手無策,使自己無能為力。這就像片末他對真兇遍尋不獲,只好叫下屬暫時放鬆,洗澡休息可能是不知所措的情況下的「最佳選擇」。由此可見,全片扭橋的趣味,在於引發觀眾的好奇心,讓他們「看見」創作人不斷「轉彎」而使自己陷入「死胡同」內。究竟全片可如何收科?真兇如何會被繩之於法?還是真兇仍然會逃之夭夭?片末的槍聲似乎能引導他們發揮無限的想像空間,使他們運用自己的創造力,填補全片僅餘的「空隙」。開放式的結局亦令他們對片中的案件有無限的「遐想」,可隨意地進行構思創作,最後使自己「心安理得」地離開電影院。

韓版的《毒》在警匪角力之外增添新意,讓觀眾化身為趙氏,決心把真兇追捕至「天腳底」。但只按本子辦事的庸庸碌碌警隊成員卻懶於追尋真相,找到李先生的「代替品」後,便假意地向傳媒說他是真正的李先生,傳媒信以為真後大肆報導,這群庸碌的警員欺騙自己,傳媒亦甘願受騙,從上至下與案件的相關人等為了交差而自詡為成功破案的「典範」,並整天自吹自擂。這種官僚化的辦事手法定必使觀眾嗤之以鼻,他們會像趙氏一樣,以不屈不撓的精神繼續追尋真兇。故此片可激發他們與生俱來的正義感,在找尋李先生的「真身」時,不會因小小問題而停步,亦不會因小小挫折而氣餒,更不會因小小困難而放棄。

相片

《毒戰寒流》 (BELIEVER)

韓國暴烈版,看得心驚肉跳。

改編自杜琪峰《毒戰》,大橋及一兩場跟原版一樣但節奏明快得多,很快入主題;緊湊,無冷場。人性格剛烈,所以動作與打鬥均狠勁火爆,有看頭。全片充滿張力,角色的營造居功不少,戲中幾位演員皆演得狂放搶鏡,是演技大「晒冷」,包括狗演員。而金柱赫飾的毒梟尤為突出;那種令人不寒而慄,蓄勢待發的演繹,使張力倍添。他的離世,實在教人惋惜

除了影像,本片配樂亦十分出色,帶出緊張氣氛;連平時不為人注意的聲效也發揮著煽風點火功效;大家不妨留意一下餐桌上的挑釁戲。

陸凌綠

23
八月

《L風暴》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三種不同的處事手法 曉龍

《L風暴》展示了三種不同的處事手法,第一種是「魯莽式」的獨斷獨行手法,第二種是規條式的按本子辦事手法,第三種是靈活式的目標為本手法。第一種在警匪片內十分常見,此片亦不例外。例如:片中廉政公署首席調查主任陸志廉(古天樂飾) 身為滅貪專員,竟被模特兒 Eva(鄧麗欣飾)陷害,涉嫌知法犯法後被停職,像過往港產警匪片內的英雄,不會坐以待斃,親自查案,以還自己清白之身。他獨斷獨行,運用自己的智慧和精力,查出事件的真相,是典型的個人化幹探。說他「魯莽」,在於他有冒險精神,以一己之力而身犯險境,雖然遇上各種困難後通常都可逢凶化吉,但其克服困難的過程可使觀眾看得津津樂道,他很多時候都是片中最具吸引力的角色,因為他沒有史泰龍或阿諾舒華辛力加的非一般體能,卻有超乎常人的意志和毅力,容易讓觀眾佩服其洗脫罪名的決心和能徹底解決問題的自信。他的堅強,除了使其成為男觀眾的理想形象外,還可成為女觀眾心底裡的男性典範,因為他有堅持,有承擔,有勇氣,可為身邊的異性帶來安全感。

第二種在近年的警匪片內亦不算少見,因為這類人在現實生活中俯拾皆是,特別在政府部門裡講求紀律的執法機構,按本子辦事幾乎成為解決問題的最簡易辦法。例如:片中廉政公署 L組(內部紀律調查組)總調查主任程德明(鄭嘉穎飾)得知前輩陸志廉涉嫌貪污後,撇開師兄弟的私人關係,只按著正常的規矩搜捕他,並向他進行仔細的盤問。這類人通常被視為「冷血的動物」,因為程氏對著陸氏時不會表露任何個人的感情,只「機械式」地根據既定的程序辦事,不懂靈活變通,遑論會對懷疑被冤枉的陸氏網開一面。不過,這類人在現實社會內有一定的存在價值,他們最尊重已確立的制度,亦固守法律的原則,由他們把規條付諸實踐,才使香港成為「有法必依」的法治社會,這令香港可在人治以外,透過客觀的法律條文平衡主觀的人為判斷。因此,雖然這類人顯得冷酷無情,但他們恪守原則,有堅持,有尊嚴,個人立場從不會「東倒西歪」,故值得尊重。

第三種在警匪片內最受讚揚,因為這種人確立了目標,便會用盡所有可行和合法的辦法以達成目標,既不會做犯法的事,亦不會不解決問題。例如:片中聯合財富情報組總督察劉保強(張智霖飾)得知陸志廉被通緝後,源於劉氏對陸氏品格的了解和信任,他相信陸氏被陷害,遂「捷足先登」,刻意在程德明拘捕陸氏之前先逮捕他,把他安置在拘留所內,既可防止他在同一時間內被黑白兩道「夾攻」,亦可避免程氏只依靠表面證據檢控無辜的他,讓自己繼續調查,為他徹底洗脫罪名。劉氏深入了解法律,亦兼顧人命的安全,在合法的範圍內保障被冤枉者的人權和給予其還自己清白的機會。由此可見,這種人站在第一和第二種人的「中間」,不會「魯莽」地犯法,亦不會「硬梆梆」地執法,會因時制宜地根據當時的形勢和環境選擇解決問題的最適切辦法,具「彈性」地遊走於法律規條與個人感情之間,能依靠非一般的智慧,在非常時期內運用非常的方法,故這類人通常在執法部門裡成就最高,貢獻亦最大。很明顯,《L》內三種處事手法,正好象徵三種典型人物與別不同的個性和行為,其存在價值高低有別,值得觀眾細心「咀嚼」和思考。

相片

《行動代號 : 特工eX (The Spy Who Dumped Me)

鬧笑中完成特務片的指定動作。

插科打諢、點點鹽花,總有機會被點中笑穴。周遊列國、連串動作、飛車、打鬥是典型套路,加上靚仔靚女,看得順眼,就輕易過關了。

其實筆者很喜歡米娜古妮絲的,可惜旁邊其貌不揚的姬蒂麥潔諾太想搶鏡,而其角色的嘮叨已達討厭程度,如此這般就直接影響我對本片的觀感。幸虧當中有些神來之筆補救一下:如斯諾登,真的笑爆咀;諷刺前鐵幕國家栽培出來的「非人道」運動員的悲哀,亦令人感觸心酸。而最後扭橋也有點意想不到,總之「搵戲來做」的大龍鳳舞得熱鬧開心就是了。

當然靚女當特務是別有瞄頭,來個續集亦理所當然,但姬蒂麥潔諾的演出真的使我吃不消。

陸凌綠

18
八月

《大師兄》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有教無類」的可貴 曉龍

香港不少中學以至大學皆曾提出「人人可教」的概念,意即每個人都有被教好向善的機會,但此概念在現實生活中能否付諸實踐,則不得而知。《大師兄》的故事情節遵循舊式校園電影的套路,由陳俠(甄子丹飾)到自己的母校德智中學任教,他班中一群屬於最低組別的學生無心向學,在課堂上對新來的陳俠不屑一顧,究竟他會用甚麼方法感化這群學生,讓他們重新對學業產生興趣?他會如何使他們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重回正軌?甄子丹貴為人父,今趟飾演老師,沒有對著頑皮學生板著臉說教,反而運用靈活的教學方法,引導他們深信「知識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的真理,脫離了傳統「搬字過紙」的教學方法,由他們最感興趣的事物入手,然後解釋這些事物背後知識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從而引導學生相信知識的功效。例如:他們知道「吸煙危害健康」,但偏偏愛上吸煙,因為他們覺得吸煙的動作和姿勢有型有款,是身分和地位的象徵,他遂向他們解釋無知的禍害,正由於他們對吸煙如何令自己上癮一無所知,才會愛上抽煙,故煙草商利用了他們的「無知」,每天賺取巨額的金錢;倘若他們不再「無知」,便不會再上煙草商的當。因此,在他眼中,沒有不可教的學生,只有不願意教的老師。

片中陳俠相信學生深受原生家庭影響,才會走歪路,故他欲改善他們的行為,必須先化解他們與家人之間的溝通障礙。例如:男人頭女生得男(李靖筠飾)一直覺得父親重男輕女,認為父親只愛弟弟而不愛自己,亦不懂與父親溝通,遂在家中和學校內皆異常反叛,本來被視為無可救藥,但他為她與父親安排了一場跑車比賽,讓他們之間的誤會獲得化解,冰釋前嫌。專注力不足的啟程(湯君慈飾)和只愛打遊戲機的啟賢(湯君耀飾)從小便在父兼母職的單親家庭內成長,父親經常心情欠佳,在家中醉酒鬧事,兩兄弟對父親恨之入骨,遑論會願意建立彼此溝通的渠道;但他刻意替這位父親安排其參與社區的戒酒計劃,並讓兩兄弟擔任義工,面對面聆聽父親盡訴心聲,當他們重新建立溝通的路徑後,一切誤會都會迎刃而解。至於印巴籍祖發(劉朝健飾),自小被身邊的香港人歧視,欠缺自信心,引致自我形象低下,但喜愛唱歌,他遂鼓勵祖發在尖東海旁對著群眾高歌,以提升自信,改善自我形象。他透過家庭關係改善學生的行為問題,亦從學生的興趣入手提升他們的自尊感,其實解決學生偏差和越軌行為問題的方法不太複雜,「多聆聽,多溝通」正是令他們重回正軌的不二法門。

在香港的現實社會內,不論校長或老師,經常被教育和考評制度牽著鼻子走,很多時候,這些制度從培訓社會精英入手,要實踐「有教無類」的教育理想,實在談何容易!片中德智中學的校長(林嘉華飾)為免除被「殺校」的危機,只好把所有學校資源用於改善學生在中學文憑試內的成績,並提升其大學入學率,對成績差劣而有行為問題的學生,只好置之不顧。陳俠對此做法嗤之以鼻,認為校長室內的校訓寫著「人人可教」,校長理應把這校訓付諸實踐,他與校長的這一段對話,實在發人深省。《大》內陳俠充滿著教學熱誠的老師形象流於理想化,在現實中遇上的障礙和衝擊,可能會把原有的教育理想徹底「清洗」;不過,作為老師的觀眾如能經常保留這份教學熱誠,在可行的範圍內實踐一點點「不切實際」的理想,已能使不少「不是精英」的學生獲得前所未有的裨益。

相片

盲目的愛? 曉龍

一直以來,《鬼靈精怪大酒店》系列的劇情都以幽默諧趣的家庭生活為主,第3集亦不例外。吸血鬼德格拉一家在女兒美絲的鼓勵下,乘坐豪華郵輪度假,他在妻子逝世多年後,一個人照顧整個家庭,美絲都希望他能找到另一伴侶以排解寂寞,當他在郵輪上與女船長Ericka一見鍾情後,美絲陷入兩難的局面,贊成他與Ericka拍拖,他便會分心,不再花時間和精力照顧全家;反對他與Ericka在一起,他便繼續承受寂寞帶來的痛苦,倘若美絲只顧及自己是否獲得他的照顧而犧牲了他餘生的幸福,是非常自私的行為。因此,美絲對他的戀愛持猶豫的態度,但當她發覺Ericka與他在一起會傷害他時,他對Ericka的愛已顯得盲目,她唯有想盡辦法揭發Ericka的惡行,但當愛情來到的時候,Ericka又是否真的會盲目地依從命令,用盡所有辦法殺死他,還是想方設法地拯救他?畢竟人類與吸血鬼皆有情有義,當他愛上Ericka,她被他感動,由殺他變為愛他,這種「跨族」的戀愛使美絲大為感動,由不喜歡她至歡迎她加入成為吸血鬼家族成員,由抗拒她至接納她,正好說明美絲與Ericka都有改變的可能性,不單突顯包容的可貴,還明示愛能改變一切的巨大無比的力量。

現今的電影強調「貼地」,讓觀眾透過電影思考自己的生存和生活狀態,香港與美國電影皆不例外,《鬼3》便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片中吸血鬼德格拉表面上是一隻具有「超強能力」的特異生物,實際上與平凡的人類無異,具有七情六慾,需要伴侶,需要家庭,觀眾能認同他,因為他們與他相似,能簡單容易地了解他的內心世界。至於美絲,身為單親爸爸的女兒,長大後已建立自己的家庭,無需他再花大量精力和時間照顧自己,希望他活得快樂,亦期望他在年老時得到伴侶的照顧,自然期望他找到「第二春」,陪伴他終老。Ericka受父親操控,但她再不是小女孩,有獨立的思想和行為,絕對有權選擇自己的拍拖和結婚對象,故她其後決定擺脫父親的控制,愛上父親最憎恨的吸血鬼,並追尋自己的幸福,這實屬人之常情。由此可見,《鬼3》毫不「離地」,讓觀眾觀影時想起自己的處境,除了小孩會被其諧趣的畫面吸引外,中年和老年觀眾都可找到「自己」,並投入其中。

《鬼3》的創作人主張「包容大於一切」,片末吸血鬼德格拉與人類Ericka的婚姻,被視為「跨族戀愛」的先河,由於此片是一齣動畫喜劇,故創作人刻意以歡樂代替哀愁,以幽默代替悲傷,把殘酷的現實簡化為「年少無知」的童話故事。沒錯,片末的大團圓結局顯得過於天真,這似乎是逗孩童觀眾輕鬆愉快地離開電影院的「小玩意」。不過,若把全片整個故事放進現實世界,我們便會發覺:一切再也不簡單,人類的包容能力十分有限,當種族階級性別等歧視問題多年來仍未徹底解決時,我們真的可幼稚地認為人類會接受創造歷史的「跨族戀愛」?真的會膚淺地認為人類會包容異己,建立一個沒有種族階級性別界限的大同世界?或者創作人只理想化地把自己的願望投射在《鬼3》內,不曾理會片中情節會否在現實世界內出現;又或者他們欲製作一齣「雜種」(hybrid)電影,把「貼地」的現實情景與超現實的幻想空間共冶一爐,讓不同類型的觀眾「各取所需」,開懷愉悅地享受自我情感獲得抒發滿足帶來的快慰和興奮。

10
八月

《極悍巨鯊》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人類真的欲征服大自然? 曉龍

人類需與大自然和平共存,這是人所共知的全球性道德觀念,但當人類進入動物的居住領域後,牠們自覺被滋擾,深怕自己的安全受到嚴重的威脅,遂向人類作出超乎常理的反撲,他們與牠們的「鬥爭」便由此開展。事實上,對人類與動物難以作出誰對誰錯的價值判斷,兩者皆「各為其主」,當他們進入深海從事海洋研究時,牠們以為他們會傷害自己,遂先發制人,讓他們害怕自己,並知難而退,殊不知他們具有「高傲自大」的本性,遇強越強,不單不會輕易放棄,反而用盡所有辦法使所有生物活在自己的控制範圍內,以進行其強而有力的操控,並向牠們表明自己「萬物之靈」的尊貴身分和地位。無可否認,《極悍巨鯊》內國際海底觀測計劃的一艘深海潛水艇裡的工作人員皆愛護動物,亦酷愛海洋,但部分喜歡在海洋生物面前妄自尊大,認為自己在巨鯊面前個子雖小,但自己比牠聰明,故可以控制牠,甚至征服牠。部分喜歡透過征服龐大的海洋生物以表現自己的能力,因為自己在人類社會內被旁人瞧不起,渴望以殺死巨鯊的「成就」取得身邊人的認同,並獲得自尊和自信。因此,這群工作人員表面上聲稱自己為人類安全著想,為人類社會出一分綿力,實際上「各懷鬼胎」,私心作祟。

片中部分工作人員被巨鯊吃掉後,其他生還者源於意氣,或者基於一份同儕之間深厚的感情,冒著生命危險對付巨鯊。由於人類不是百分百理性的動物,故他們有時候被感性完全掩蓋,魯莽行事,實屬情有可原;但全片的創作人似乎向觀眾訴說「魯莽沒有好結果」的道理,幾個人沒有充足的準備,亦沒有優良的裝備,貿然出海對付巨鯊,自然會「九死一生」。且工作人員對海洋生態的了解不足,引致部分隊員無辜犧牲,例如:當一條巨鯊被殺後,他們自以為取得終極的勝利,殊不知「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條巨鯊的屍體竟吸引另一條同類突然而至,他們遂立即成為牠獵殺的目標。倘若他們小心翼翼,認識巨鯊的繁殖情況,知道多條巨鯊會在海洋內相繼出現的可能性,必定會提高警覺,其成為巨鯊的食物的可能性便會大大減少。由此可見,當人類面對一望無際的龐大海洋,絕對不可低估海洋生物的威力和殺傷力;否則,人類只會被牠們魚肉,成為牠們的美食,並「自取滅亡」。

人類真的欲征服大自然?片中人類獵殺鯊魚,只拿取牠們身上有用的資源,不理會其死活,此自私的行為似乎招致難以想像的「報應」。當鯊魚在海灘內「為所欲為」時,泳客拼死地逃命,似乎暗示人類罪有應得。當我們為了獲取更優質的物質享受時,其實已對海洋生態作出極大的破壞,當其失衡時,後果不堪設想,遂對人類生命產生難以估計的威脅。人類與巨鯊本可和平共存,偏偏他們干擾了牠們的生活環境,引發彼此之間的「鬥爭」。說人類欲征服大自然,應有點言過其實,因為人類一直以來都是利益主導的動物,只想在地球上拿取所有有用的資源,大自然只被其視為資源供應的優質場所。當所有資源被耗盡時,人類自然會適時離開,另覓他途,這與《電影多啦A夢:大雄之金銀島》內身為父親的科學家預料地球資源會於不久的將來被耗盡,為了拯救自己的子子孫孫,不惜另行創造「新世界」的做法同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