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生罪》短評

「盲目」的愛?

《源生罪》從始至終,筆者都覺得很奇怪,三位哥哥對最年輕的妹妹的溺愛,竟可到如此的地步!本來樊雪兒(陳紫萱飾)在年輕時殺害母親姜玉玲(吳家麗飾),三位哥哥替其隱瞞事實真相,意外地使雪兒失憶,並送她到外地讀書,這段情節源於他們對她的愛,不願意看見她「無辜」坐牢,實屬合情合理。這種親人之間的愛容易讓觀眾感動,因為我們很多時候都會感同身受,看見銀幕上的姜玉玲,筆者就像看見自己數年前已去世的母親,同樣患了重病,同樣經常怨天尤人,同樣厭世,家人照顧她,的確需要花不少時間和心力。當時她只有十多歲,年少無知,為了「成全」母親而殺死她,其謀殺的行為,明顯是其對法律不了解所致。因此,《源》本來能牽動我們的情感,源於其寫實的筆觸,讓我們產生共鳴。

不過,後來雪兒長大後有一些關於母親死因的「幻想」,以為當年二哥樊承天(張建聲飾)和大哥樊博權(任達華飾)有份殺死她,遂竭力追尋真兇。在真相差點暴露之際,警方介入調查,二哥及大哥竟相繼認罪,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保護雪兒。最初她還以為自己已找到真兇,殊不知當年的錄音片段已證明她才是真兇,二哥及大哥實屬無辜。他們竟願意避免她入獄而放棄自己的身分、地位和面子,拋棄所有私利,這實在匪夷所思!即使他們已與她不相見十多年,仍然維持著深厚的感情,其「同根情深」的關係勉強說得通,但他們「無私」的舉動實在有一點點違反人性的嫌疑。因此,他們對她「盲目」的愛根本很難稱得上合情合理。

由此可見,《源》的主線情節有明顯的置啄之處,幸好任達華扮演心理學教授,主持學術講座時與觀眾的交流,有別於昔日他扮演警察的強悍形象,可以為我們帶來一點點新鮮感。特別是他介紹應用心理學的課堂,其「專業」的說話方式亦與他平日的說話語調有明顯的差異。他的演出確實引人入勝,但其後樊博權認罪的「反高潮」處理,卻使他對此角色心理世界的捉摸顯得不知所措,因為此角色的感性戰勝了理性,與其之前由理性主導一切的特質有太大的差異。故影片故事對演員演繹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曉龍

《蜂神惡殺》短評

出一口氣

每一種制度都有它的漏洞,法律制度亦不例外。《蜂神惡殺》內亞當·克雷(積遜·史達頓飾)執行「私刑」,懲罰那些電話電腦詐騙案的罪犯,他們長期以來欺騙家財萬貫的退休人士,由於這群人對電腦不太熟悉,容易受騙,致電給陌生人,相信他們的話,使他們有機可乘,令這群人的銀行戶口不幸被「清零」。犯法謀取私利固然不對,但因沒有足夠的證據,當地的警方難以追查,即使能僥倖捕獲罪犯,礙於他們有權有勢,仍能「逃過」法律制度,遑論要為自己犯法的行為付出代價。故亞當對當地的法律制度投不信任票,赤手空拳捉拿罪犯,為受害者出一口氣,不論觀眾身處何地,都會對其做法拍案叫絕,因為我們都會對不公平的事看不過眼,雖然法律不能懲罰他們,但他們仍然需要為自己過往「謀財害命」的可恥行為付出沉重的代價。他燒毀涉嫌詐騙案的公司辦公室,一拳一腳地把他們「置諸死地」,實在大快人心!

不過,即使聯邦調查局探員薇若娜·帕克(艾美·瑞佛-蘭普曼飾)的母親被罪犯欺騙,使其所有銀行戶口「歸零」,薇若娜十分憤怒,她仍然堅持要用合法的途徑解決問題。雖然她同情亞當,覺得他極端的手段情有可原,但她一步一步地進行調查,慢慢尋找證據,其「破案」的效率當然及不上他,最後她得悉總統之前參與選舉所用的開支涉嫌上述的非法騙案時,在尋找騙案的幕後主腦之際,他已可從相關人士的口中得知總統的兒子是該主腦,並打算用暴力解決。沒錯,或許暴力能迅速解決問題,《蜂》內他在她的協助下,得以「逃之夭夭」,並到另一新世界開展新生活,這是非常「超現實」的結局。在現實生活中,他為普羅大眾出了一口氣後,可能需要逃難避世,即使身處外地,依然會擔驚受怕,不可有家人/朋友/任何相識的人,因為他可能擔心自己的身邊人會透露他身處的地點,使他被捕,甚至會有生命危險。可見影片的故事如在現實裡出現,執行「私刑」的英雄需要犧牲的東西其實不少。

電影是「夢」,《蜂》內亞當赤手空拳擊敗罪犯,無人匹敵,的確為觀眾帶來異常暢快的感覺。因為現實生活中這種人不可能存在,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害怕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幸好電影給予我們發洩的空間,讓大家在短短不足兩小時內幻想世界上有一位警惡懲奸的英雄,用暴力解決法律制度不能解決的問題,這就像亞當,只用火和手便可使累積已久的犯罪問題「迎刃而解」。不過,我們生活在現實社會內,不要混淆幻想與現實,在戲院內約兩小時的觀影時段過去後,不論大家願意與否,始終要信賴社會上的法律制度,因為這是最受認可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曉龍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一月 22nd, 2024 at 11:42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