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球翻身》Next Goal Wins

熱血勵志惹笑並帶有希望

真人真事改編。又是落難教練與雜牌軍的起死回生故事,雖然公式化,但內容細節有趣,最重要是介紹了一個大家較為陌生的地方:美屬薩摩亞。原來此地有一支全世界最弱的球隊,曾經以輸三十球聞名。

雜牌軍振作的故事通常都不離「魔鬼教練」與「爛泥扶唔上壁成員」,但這次有些意外;沒錯,是「魔鬼教練」,但成員並不是爛泥,只是他們的民族性使然,這也是全套戲最有趣之亮點。薩摩亞是南太平洋島國,人民類近我們認識如夏威夷、紐西蘭土著模樣(導演泰格華替替也是毛利人混血兒)。他們視足球為一種遊戲,不會太認真去拼搏…。而導演也捉緊這點,落重筆墨在他們的日常生活、個性上,在地球另一端的我們看起來就覺得很有趣惹笑。也正因為有教練的著緊與他們的散漫,就產生了很有效的戲劇衝突。而最突破的是一個反客為主的結局:成員讓魔鬼教練「重生」。

在輕鬆明快的調子下還美屬薩摩亞一個奇蹟是眾望所歸。我絕對相信只要堅持不放棄,奇蹟終會出現。誠意推介感到沮喪的你們進場去看這片子!

P. S. 片末有真正的球隊教練與隊員片段。

陸凌綠

《一球翻身》短評

《少林足球》的「外國版」?

《一球翻身》內美屬薩摩亞隊曾經在九十分鐘的2001年世界盃足球外圍賽以大比數31比0輸給澳洲隊,別以為薩摩亞隊球員身體虛弱,其體能遠不及澳洲隊;事實上,薩摩亞隊球員有運動員的身形及體能,他們在球賽中徹底失敗,源於其未學懂踢足球的「正確方法」。教練Thomas Rongen(米高法斯賓達飾)執教薩摩亞隊,初時都以為這群球員「無藥可救」,正準備放棄他們的一剎那,後來卻發覺有些球員做了數份兼職以支付該球隊整體的日常開支,對足球充滿著熱誠,這感動了他,使他撇下放棄教鞭的念頭,繼續帶領整隊在國際賽事內至少獲取一個正式的入球。其實薩摩亞隊球員練球時不算馬虎,部分甚至相當認真,其未能改善球技只因仍未掌握踢足球的「正確方法」。

當Thomas教導薩摩亞隊球員正確的傳球、射球、攔截等方法後,他們立即開竅,大大改善球技,對獲取正式入球的信心大增。可惜他們在正式比賽時因壓力太大而失準,即使有體能,有方法,仍未能戰勝過往經常失敗所造成的心理障礙。他遂一改以前的作風,叫他們不要理會輸贏,盡己所能地享受這場比賽,這反而讓他們得以發揮過去幾個月辛勤練習的成果,在初時被射進一球的惡劣情況下,反敗為勝。很明顯,《一》講述一個類似香港電影《少林足球》的勵志故事,其模仿「輕功水上飄」的故事情節,當然會換來陣陣笑聲,而初時球員毫不專業的踢球態度,亦與《少》初段內師兄弟的情況不相伯仲。故《一》勾起觀眾在超過二十年前觀賞《少》的集體回憶,他們瘋狂大笑的反應不算意料之外。

《一》以真人真事為藍本,這使角色充滿立體感。米高法斯賓達在進行球隊訓練時的嚴肅態度,與其鼓勵球員享受比賽的輕鬆態度形成強烈的對比,這證明他懂得在嚴控與放任兩個極端之間取得適度的平衡,最終球隊取得成功,源於他刻意地讓球員完成自覺/不自覺的心理調節,使他們懂得在求勝心切下,適度放鬆,以自然地發揮自己應有的球技。因此,成為一位足球教練不簡單,讓球員進行正常的體能和球技訓練之餘,還須運用適當的言語和行為以滿足他們的心理需求。

曉龍

《墮下的對證》短評

理想與現實

《墮下的對證》是一次有趣的「實驗」,透過法院審訊的過程,揭示桑德拉(桑德拉·惠勒飾)與丈夫文森特(斯萬·阿勞德飾)在自身家庭內理想與現實的「衝突」。此「普世性」的話題容易引起全球各地觀眾的共鳴,因為他們或多或少面對相似的困境。她的丈夫想成為一位全職的作家,但為了照顧自己的家庭及兒子丹尼爾(米洛·馬查多-格拉內飾),需要成為教師,在家教導兒子,只可在公餘的時間內寫作,碰巧又遇上創作的瓶頸位,這使他異常焦慮,甚至抑鬱,遂促成一宗突如其來的死亡事件的發生。她並非沒有開解他,但為了整個家庭著想,她只好讓他繼續教學,這使她與他不得不面對家庭責任還是個人意願較重要的問題。他從度假屋內墮下死亡,正反映上述問題的嚴重性,這亦使她成為謀殺他最大可能的嫌疑犯,因為只有她與他曾經擁有難以輕易解決的深層次矛盾。

有些觀眾可能認為《墮》內正反雙方的律師唇槍舌劍,討論誰是兇手的過程冗長,內容拖沓。但導演潔絲汀·楚特可能刻意透過這次審判讓作為兒子的丹尼爾了解自己的父母,故鉅細無遺地敘述其審訊的過程,實屬無可避免。平時桑德拉與文森特討論自己的家庭問題時,為了避免給予兒子壓力,可能會避開他的目光,在他不在場時才大膽進行深入的討論,這導致他對他們的了解不算深入,遑論會體諒他們為自己付出的代價及作出的「犧牲」。他在審訊過程中聽見他們彼此之間爆發衝突的錄音,始發覺他們各有自己的難處,遂明白父親可能會自殺的原因。因此,潔絲汀身為女導演,善用自己的長處,以細膩的「筆觸」展示整個家庭因父母溝通不善而逐漸崩壞的境況,其對他得悉父母之間的關係日漸惡劣後,無奈不安的眼神的捕捉,盡顯經營一段關係以至整個家庭的難處,而這種難處是身處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域裡的父母都必須面對的困難。

由此可見,《墮》是一齣法語電影,大部分對白都是法語,整個故事在法國發生,但這無阻其他國家的觀眾理解影片的核心內容。因為「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家庭從來都是世界上具有「普世性」而說不完的主題,處於任何地域內作為父母的觀眾理應感同身受地了解桑德拉與文森特的難處,亦明白他們需承受的龐大壓力。故《墮》的主題在世界上具有容易被理解的優點,這是其在角逐國際性獎項時最大的優勢。

曉龍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一月 8th, 2024 at 12:51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