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六月

《如果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多元化的流散狀態 曉龍

身處異地,難免會憶起過往在故鄉裡發生的種種事情,「身在曹營心在漢」是流散者常有的心態,《如果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內李小李(謝承澤飾)便是其中一例。他是日本東京的中國內地交換生,不是想體驗國外的生活,亦非酷愛日本的文化,只因家中爸爸患病而需媽媽全時間照顧,自己想逃避家庭的負擔而欲遠走他方而已。即使他身處日本,由於他對當地的文化沒有太大的興趣,仍然維持與自己在國內相似的日常生活,日間上課,夜間到中華料理工作,由於他只懂少量日語,唯有盡量默不作聲,鮮與當地人談話交流。對他來說,日本與中國最大的差異只在於前者的餐廳需用日文餐牌,而後者卻以中文為主,他與日本的社會環境格格不入,在應徵侍應生職位時,向名為南國亭的中華料理店的代理店長管唯(齊溪飾)強調自己的特長是中文,並寫在職位申請表格的行為上表露無遺。很明顯,他不打算在日本久留,只抱著暫時居留的心態,找兼職只為了支撐自己的日常生活,故他只是短期的流散者,與管唯及她的男朋友留在日本長期定居的心態截然不同。因此,謝承澤對角色一臉茫然而萬分無奈的心境的揣摩,正好切合他逃避家人而「不知所措」的心態,亦配合他漫無目標而只管「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的即時和短暫的行為特質。

管唯流散異地,在日本開辦中式餐廳,與其說她幫助當地的中國人尋找工作維持生計,不如說她透過餐廳內的員工平衡自己的個性中剛與柔之間的矛盾。她在餐廳內是最高級的主管,需要指揮下屬,並顧全大局,無時無刻都需要表現自身硬朗的一面,遇上困難時,需要一力承擔,要有積極樂觀的心態,不可有半句怨言。當她回家後,在同居的男朋友面前,卻表現較柔弱的另一面,即使有時候因他不體諒自己而與他稍有爭執,她仍然會放下在外面剛強固執的另一面。到了社區,她只被視為普通女性,在日本重男輕女的根深蒂固的傳統下,她不受尊重,當他在街上不慎與當地酗酒遊民產生少許碰撞時,她主動替他向遊民道歉,但遊民貶視她,堅持他需要親自向自己道歉。可見她的地位低下,在餐廳內,她是老闆娘,但到了外面,她只是被當地人輕視的普通女子。齊溪對角色忽爾事業女性忽爾小鳥依人的「剛柔並存」的個性特質的細膩演繹,以靈活的身體語言表現人物的多面性,即使在餐廳內,平時對員工板著臉的嚴肅態度,於新年期間在下班後進行員工聚餐時,都會顯露柔和慈祥的另一面。因此,影片突顯她多元的個性特質,齊溪豐富及多角度的演繹,能體現人物多面向的個性,這是她的優點,亦是她在異地的「生存之道」。

《如》的導演兼編劇李亙把影片的故事設定在十多年前的日本社會內,當時中國內地學生留學成風,日本算是距離較近而不算昂貴的最佳選擇,可能因影片取材自真人真事,故事情節的發展較平淡,寫實化的處理,使全片只有「漣漪」而沒有「波濤」,只有小風波而沒有大難題。事實上,在異鄉生活不是一般人期待的精彩,除了在當地的地鐵車廂內用手機談話會騷擾別人,而在國內此行為卻隨處可見的文化和生活習慣差異外,平淡的日常生活根本不會有地域的差異。或許只有曾在外地長時間生活的觀眾才可了解異地內平淡過活的可貴,缺乏類似經歷的部分觀眾對異地生活豐富多采的期望可能會因此片平淡的描述而落空,並抱怨中日兩地的生活及文化差異被此片淡化,是全片的美中不足之處。因此,對《如》的評價正面與否,與觀眾本身的個人背景及經歷有密切的關係。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六月 6th, 2022 at 21:19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