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The Batman

虛幻與現實世界的拼貼

這齣《蝙蝠俠》與以往的同類電影有很大的差異,因為《蝙》由漫畫改編,理應給予觀眾超現實的感覺,但偏偏《蝙》的導演麥特·李維斯刻意拼貼虛幻與現實世界。導演讓貓女(柔伊·克拉維茲飾)、謎語人(保羅·迪諾飾)及企鵝人(柯林·法洛飾)成為「一般人」,沒有穿上標示他們的特殊身分的衣服,只是個性較怪異的邊緣人。即使蝙蝠俠(羅伯·派汀森飾)是富裕的韋恩集團的後代,仍然是平凡人,有血有肉,需要情感的依靠,會愛上貓女,會有性格上的缺陷,亦會在對手眾多時被擊倒。很明顯,角色的造型設計充滿實感。不過,導演常以俯視的廣角鏡展現五光十色的高譚市夜景,加上長期濕滑暗黑的街道,其虛擬的電腦效果暗示此城市是罪惡之城,貪污嚴重,罪犯滿布四周,虛構的案件使警方疲於奔命,與當年導演添布頓拍攝同名電影時採用的黑色風格不惶多讓。虛幻景觀的設計,是《蝙》的同一系列電影的標記。由此可見,此集《蝙》的創作人嘗試創新猷,剝掉超現實的「外殼」,以虛構的城市風貌作包裝,「進入」角色的內心世界,追本溯源地追查蝙蝠俠不為人知的心理缺陷,並探討貓女、謎語人及企鵝人成為邊緣人的源頭,藉此影射現實世界內有類似問題的城市,令一些認識美國紐約那一類大城市的觀眾容易投入其中,並思考這些社會問題出現的根源。

曉龍

將「蝙蝠俠」去漫畫化。

DC漫畫中,《蝙蝠俠》可算是拍得最多的一個了,電影有添布頓系列、有祖舒密查系列、有基斯杜化路蘭系列,有爛有精彩,畢竟後者居多。來到這集《蝙蝠俠》又重新來過,由《猿人爭霸戰》系列導演麥維斯上馬(本來有點期望),蝙蝠俠選來比以往年輕的羅拔柏迪臣來擔綱演出,被選中想也是因為他那股獨有的「屍氣」吧!沒錯,本片的而且確滲透著一股「死氣沉沉」的味道。長達三小時的影片,白天的畫面近乎零,只有一場送殯是較為清楚看到羅拔柏迪臣的五官,其餘的都是昏昏暗暗。

無疑葛咸城的那種惡貫滿盈、污煙瘴氣、淪落沉鬱等壓逼感是營造得相當出色,甚至過之而無不及。由於是黑夜,燈光的安排要勾勒出「黑」的層次並不容易,所以每個畫面必須刻意經營,但三小時都形同 MV,作為觀眾的我實在喊累!

劇情上亦與以往的漫畫有所不同,更貼近現實,與警匪類型片相似,以查案方式進行。主角謎語人令蝙蝠俠墮入迷宮,不斷地解謎追蹤,直至最後水落石出…。遺憾過程拖沓、沉悶;犯罪者背景、心理、動機也只是口述交代,並無細緻描寫,此乃犯罪片一大缺失。至於蝙蝠俠從來就是背負著仇恨活過來,要成為儆惡懲奸的英雄,卻在自我救贖;此集蓄意安排謎語人作對照,可惜牽強片面,硬要蝙蝠俠遺憾難以解脫,理由也看來胡縐亂道,欠說服力。而貓女被安排牽涉案中亦覺得有點硬來。

本片與以往不同的另一特色就是沒有大量電腦特技(最精彩的也只是變出「飛鼠」滑翔,最後一仆一碌…),甚至蝙蝠車都只是如普通的飛車片在公路上追逐(此段頗長),無甚特殊武器,連蝙蝠鏢也好像只出現過一次。其他人物造型也貼近現實,謎語人沒有綠色的問號衣著;貓女也沒有「九命不死」之神秘衣飾;企鵝沒有黑白禮服禮帽…噢,原來是哥連費路(飾),片中形同咖哩啡,簡直浪費卡士浪費演技。若不是蝙蝠俠仍披著斗蓬,我不會以為自己是看著一套 DC漫畫電影。將所有角色凡人化更寫實,當然可以說是另一種突破創新,但看漫畫就是追求那種超現實的感覺…。現在變成三小時的暗黑悶藝警匪片;他是不是蝙蝠俠沒關係;他是不是企鵝沒關係;她是不是貓女沒關係;他是不是謎語人沒關係,是誰也可以完成這個故事。那我為何要看「蝙蝠俠」?

頓時,迷惘了…但我卻真實地身處葛咸城!

陸凌綠

《玩謝天王巨星》短評

對國際娛樂界的嘲諷

導演「虐待」藝人從來不是一件新鮮事,《玩謝天王巨星》的創作人「放大」了剝削性的訓練演技方法,片中的女導演蘿拉(彭妮露古絲飾)把明星玩弄於股掌之中,為了培養菲力斯(安東尼奧班達拉斯飾)及伊凡(奧斯卡馬提涅茲飾)的恐懼感,把他倆置於巨石之下,刻意讓他們在極度害怕之下演繹對白,使他們容易代入角色,並投入在該劇本描述的極端情況裡。為了讓他倆成為「真正」的演員,不再受過往的光環「纏擾」,竟在他們面前銷毀以往曾經獲得的獎項,使他們得以尋回自己,並重新出發。現今國際娛樂界偏重演員的樣貌、身材及所獲得的獎項,大力抬高他們的身價,反而忽略了他們應接受的訓練,亦輕視了他們真正的實力,雖然她施行的訓練方法誇張荒誕可笑,但她有自己的理念和理由,很明顯,她是《玩》的創作者的「發言人」,其鄙視娛樂界虛偽的「臉龐」的心態,諷刺此行業以獎項釐定演員的存在價值的膽識,絕對是影片創作人給主流娛樂圈的當頭一棒。

曉龍

《邊緣行者》:合拍片後時代與現今港片的反思

戲院重開,要支持院線各老闆之際,亦希望院線老闆多反思、對港片多點支持,這是業界之根本,不要再排些早上九、十點場次叫做支持。

去年在監製班向莊老闆表示 貴公司有否考慮VOD平台發展?合拍片在國策之下,創作上已經走到盡頭,只有主旋律片肯定能上映外,其他高投資片在回收不明之下都會消失,港片只會越拍越細;亦是去年經某渠道向創意香港反映,他們不是想資助二部劇情片吧?只因首部劇情片的失敗,莫過於首部之後就完了; 原因當然是利益掛帥而無助新導演,新導演不懂製作、業界副導演升導演位只懂製作而並無創意 (陳可辛曾公開提及),加上各老闆計算後投資資深副導演或攝影師拍攝的電影會比較安全,起碼拍到啲嘢出來。

《邊》正好說明,那怕搵到老闆投資,向著杜琪峰學習沒有錯,在基礎上再創新都叫進步,拍年代戲年代時空錯曬,沒有製作費只可以用現今道具、年代與歷史時間不符,高手沒有所謂低手沒有說法,仲抄杜琪峰而且功力差十倍。如何叫觀眾支持港片? 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很難理解現在還在開拍的其他新港片,門面已經是蝕著養工作人員,為何不多支持新導演新想法新方向?錢花得少但更有效果,到頭來新導演日後會支撐業界,這是硬道理。很想分享台灣電影2000年的經驗,以及同一時間的韓國、泰國電影的經驗。

Kepa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四月 28th, 2022 at 15:57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