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十二月

《月老》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已成追憶的愛情 曉龍

「人死了不能在現世復生」,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月老》的創作人運用佛教輪迴轉世的概念,訴說陰間裡已死的人的命運。《月》內遭雷擊而死的阿綸(柯震東飾)在進入陰間後本來已忘掉了生前的記憶,但擔當月老後再次走進現世,竟然遇上生前的摯愛小咪(宋芸樺飾),這使他對她依依不捨,卻又不可能與她繼續在一起,更需要為她尋找另一位終生伴侶。相愛的兩人不能在一起,彼此陰陽相隔,已是一件十分悲慘的事,加上愛人需要為她覓偶,即使心不甘情不願,仍然因職責所在而須盡力而為,這種內心的矛盾和掙扎,對震東來說,確實是演技的一大考驗。幸好他的演出尚算到位,能演繹悲傷不捨的神情,亦以突出的身體語言表現阿綸願意為小咪付出一切而從不後悔的堅持和拼勁,雖然胡鬧的笑料間歇性的出現可能打擾了深情浪漫的氣氛,但阿綸遭雷擊而使他與她被迫分開的畫面多次出現,可以被解釋為他去世後依舊難以忘掉的回憶,亦可以是全片最能觸動觀眾的心靈的鏡頭。因此,作為一齣商業片,演員及導演皆刻意催淚,觀眾會否被感動可能因人而異,但最低限度演導兩者皆做足本分。

不過,九把刀身為《月》的導演及原著小說作者,實在太刻意把原著的文字直接轉化為影像,這導致電影的結構稍為鬆散,畢竟原著有超過200頁的文字,而電影卻只有約兩小時的片長;如今導演把原著內眾多陰間角色放在電影內,明顯太貪心,導致其對部分角色的個性刻劃流於平面,因為時間不足,那些角色的對白不足,實在難以令觀眾了解他們的個性及生前複雜的經歷。故導演其實可集中描寫阿綸生前與小咪相見、相識及相愛的過程,以及他在死後仍然對她十分掛念的內心世界,無需旁及鬼頭成(馬志翔飾)的復仇行動,因為復仇事件較耐人尋味,已可以開展另一個新故事,在這個愛情故事裡加入奇情動作的情節,的確可豐富影片的內容,亦可增加畫面的刺激感,但卻分散了觀眾對他倆愛情的注意力。事實上,原本用於敘述復仇情節的篇幅可改為描寫她對他的觀感和心態,這不單使芸樺有更廣闊的發揮空間,亦可讓觀眾了解他單方面依戀她之餘,她對他的愛同樣情深意重,令初時數百月老們為她牽紅線,卻因她非常掛念他而逐一斷掉的情節更合情合理。因此,導演兼顧太多枝節而有點顧此失彼,是全片最明顯的缺失。

九把刀把《月》改編成同名的電影,本來十分合適,因為原著的影像感非常強烈。例如:原著內阿綸剛出場時,「滂沱雨聲漸漸凝結在耳邊,我(阿綸)的四周似乎靜了下來。」作者對下大雨的環境的描寫,已可直接轉化成畫面,無需加入太多原著未提及的環境元素。當他初到地獄時,看見「有一塊巨大的石頭聳立在地獄的中心,上面寫著『命運』兩個血紅大字。」,道具組只需根據原著的描述製造道具,無需加入太多其他的道具,因為原著已十分清晰地描寫他在地獄裡看見的景物。由此可見,原著內影像感較強的文字已可讓小說直接轉化為電影,即使影像與文字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媒體,原著仔細的場景描寫仍然可為電影提供不少參考的素材。故《月》的影像豐富,甚而獲得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獎,九把刀運用文字為技術人員提供足夠的靈感進行創作,他實在功不可沒。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十二月 24th, 2021 at 17:39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