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四月

《4×4瘋鎖》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不知所措的「困獸鬥」 曉龍

以電影反映社會問題有很多不同的方法,有直述式、諷刺式、推敲式和想像式,《4×4瘋鎖》屬於直述與諷刺兼備的混合式,讓觀眾反思治安欠佳與阿根廷政府難以解決此問題所帶來的嚴重後果,雖然阿根廷與香港及其他亞洲地區的距離很遠,但其實此故事可以在任何一個大城市內出現,與其是否在南美洲內發生沒有必然的關係,只在四尺X四尺的私家車車廂內拍攝,即使更換了車外的街景及在其附近穿梭的人群,對全片故事情節的發展根本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影片內一個男人欲不費吹灰之力奪走私家車,希望不勞而獲,殊不知他進入車廂後被困,不論用盡任何辦法,都不能逃出車外;整部車處於密封的狀態,在車外經過的所有人都看不見他在車廂內的處境,導致他求救無援,遑論能輕易脫罪。事實上,這輛車屬於一名醫生,本來可以在得悉事件後報警,把他繩之於法,讓他進牢受罰;但偏偏醫生對法律不信任,想用自己的方法處罰他,讓他在車廂的狹小空間內「捱飢抵餓」,間歇性向他透露食物及飲品的位置,使他受苦卻不至於死亡,此殘酷的虐待方法,足以反映上述治安欠佳及政府無能為力所帶來的嚴重後果。

影片的內容極具諷刺性,除了欲奪走私家車的男人不知所措外,當車主帶他離開車廂後脅持他,當地警方持槍戒備時不知所措,談判專家與車主談話後難以阻止其對他行私刑時亦不知所措,群眾在案發現場無奈地看著事件發展更不知所措,彷彿社會問題出現時眾人都拿車主沒辦法,究竟眾多「不知所措」的表現,是百孔千瘡的社會制度所帶來的後果?是執法部門「軟弱無能」所帶來的問題?還是專業人士自滿自傲所帶來的弊病?一宗盜竊案看似簡單,其實當中的來龍去脈牽涉眾多複雜難解的社會問題,即使觀眾對阿根廷毫無認識,都可以對其治安欠佳的源頭作出或多或少的估計。例如:影片內那個男人膽敢在光天化日下偷車,會否是他從小至大的道德教育早已出現一些難以彌補的缺陷?會否是他難以找到足以謀生的工作而「被迫」鋌而走險?會否是警方執法過於寬鬆而引致他貪得無厭的個性得以完全顯露?會否是政府對基層出身的當地人的社會保障嚴重不足?阿根廷街頭看似陽光燦爛,其實背後隱藏著一個又一個大大小小的「炸彈」,當這些「炸彈」被點燃後,便會在同一時間內立刻「爆炸」,甚至一發不可收拾,上述眾人不知所措的表現,其根源正隱藏在筆者以上提出的眾多問題內。

由此可見,表面上「困獸鬥」在四尺X四尺的私家車車廂內發生,實際上這場鬥爭在整個社會內「無聲無息」地出現。影片內那個偷車的男人礙於其屬於基層的出身背景,父親是盜賊,他自己亦理所當然地成為偷車賊,沒有任何悔意,亦沒有任何渴求被原諒的心,因為社會整體的流動性甚低,基層不可能循正途脫貧,利用作奸犯科的手段提升自己的社會階層,似乎是改變自身命運的唯一辦法。沒錯,他的道德和價值觀有嚴重的問題,但這不代表當地政府可以把所有責任全推卸在他身上,在他犯法的行為背後,政府其實難辭其咎,因為它難以為基層提供其在社會內向上流動的機會,亦難以供給他們足夠的專業職位,導致他們對自己的未來缺乏信心,遑論會循規蹈矩地過活。因此,《4×4》的編劇以小看大,其對社會問題的指涉,反映其在故事情節的編排上別出心裁的設計。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四月 3rd, 2020 at 19:32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